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山的孩子 > 第九章相会的曰子全书完
    昨天,由于在冬梅母女身上消耗了大量体力,华子一直睡到中午该吃中午饭时,被母亲唤醒,吃完饭,他回到自己屋内,想起爷爷对自己说过的话,都一一应验,不由得得意的一笑。连忙按照爷爷教自己的办法盘腿在床上练习吐纳

    翻身下了床,觉得自己身子轻多了,四肢不再感到疲惫,色心又起来了,因为经过昨天一战,冬梅母女都高挂免战牌,于是他想到了狗剩子媳妇。狗剩子媳妇正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可能是因为刚给孩子喂过奶,迷迷糊糊的嗜睡着。

    华子一见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而女人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上身的背心撩了上去露出一只大乳,就脱了短裤,爬上床移开几经睡熟的孩子,自己占了孩子的位置,一口含住乳头吸起奶来。女人在梦中发出愉快的轻吟。华子手也不闲着,伸到女人宽大的内裤里抚摸女人的阴核。

    女人在睡梦中,以为是自己丈夫在挑逗自己,渐渐的发出呻吟,后来梦中的丈夫一直不上身压自己,她梦呓着伸手摸到华子的阳ju就往自己身上拉,华子扯掉女人的内裤,就插了进去。

    抽chā中只见女人醒了,一见是华子,就抱怨道:“是你呀!这么多天不见人影,一来就趁人家睡着了强奸人家,不需你干,快放开我。”

    “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爷爷刚死,哪有时间见你,哎!姐姐不愿意那我就走了。”边说边拔出阳ju,只是将gui头顶在y道口。女人正在兴头上,如何受得了。

    就用腿环住华子的要使劲将阳ju重新插入到自己阴内,嗔道:“坏蛋!走什么走,竟吊姐姐胃口,快动呀!这几天姐姐想死你了。”两个老熟人,一边条笑一边交合,女人放荡地呻吟着说着淫话。

    女人泄了三次身,华子却毫无射精的意思。狗剩子媳妇软着身子哀求道:“哎呀!你怎么还不射呀,都快干死我了。”

    正在这时院子里有了动静,狗剩子媳妇很警觉,立刻悄声对华子说:“狗剩子娘回来了,你快去躲一躲。”华子赶紧穿上衣服,躲在门后。

    这时脚步声已经快到屋门外了,但是,躲在门后的华子却听到狗剩子媳妇不悦地说:“爹,怎么是你,你出去我还没穿好衣服呢!”“嘻嘻!又不是没见过,怕个啥。我来看看我的小孙孙,你给他喂奶了吧,要不要我再帮你咂两口。”

    “哎呀!爹一会儿娘就回来了,让她看见”“怕什么!看就看见。哎不对我怎么闻到这味道,好呀!你不会招来野男人到家里来了,我得看看”

    “哎呀!爹!什么野男人不野男人的,那是奶味人家奶又涨了,哎呀!怪难受的““是吗!来爹给你咂咂。”华子这时才知道狗剩子媳妇和她公公有一腿,心中暗骂:怪不得自己在公共汽车上就可以轻易得手,哼!

    这个骚货。于是,也不管他们是否看见,就走了出去。身后传来狗剩子他爹的声音:“媳妇我好象见一个人刚出去。”

    “什么人呀!自己心里有鬼净瞎想”华子这几天一直没有到狗剩子媳妇那里去。去找冬梅母女他们身子来了红,也无法让他出火。

    他就象没头苍蝇一样在村子里瞎转。这天他在村后的小溪里游了一会泳,仰在大石上望着天空胡思乱想。一个女人的声音把他拉回到现实。

    “华子你真的不想理我了。”仰头一看是狗剩子媳妇,其实这几天华子心里已经不再抱怨狗剩子媳妇了,但是,一时也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面无表情地说:“我没有不理你呀!”

    “哎!都怨我,那几天一直盼你来,也不见你,我每次来过哪个以后,就特别想才让他占了便宜,那天我是怕他发现你,才让他挨我的身子,其实我没让他上我的身体。

    除了狗剩子我只让你玩过我身子,以后我决不会让他近我的身子”华子知道女人喜欢自己,心中一喜就对她说:“别唠叨了,还不过来亲亲我下边。”

    狗剩子媳妇见他不生气,就妩媚地说:“不生气了!这里就想要呀?不会有人看见吧,哎呀!都硬了,人家没亲过,怎么亲呀。是这么亲吗?”

    见狗剩子媳妇这般听话,华子就脱她的衣服,露出狗剩子媳妇雪白的身子,他一面指导狗剩子媳妇吮吸阳ju,一面抚摸她的一对大乳。

    不一会狗剩子媳妇泛红的脸颊上一对媚眼就像是要流出水来。华子让狗剩子媳妇盘膝坐在自己的下身上,将阳ju插入到她温暖、湿润的身体里,抚摸着她那光滑柔嫩的如丝一般背后肌肤,摇动着身体让自己在她体内进出。

    狗剩子媳妇将一对巨乳紧挨在他的胸膛上,将自己发烫的脸依偎在他,搂着他努力挫动身体迎合着阳ju的进出。华子调笑道:“姐,我操你舒服还是狗剩子和他爹操你舒服?”“哎呀!怎么问怎么下流的话。”

    “我想知道。”“哎!啊!你人不大,家伙大嗯!被你操过的女人呀!一一辈子也忘不了你。”

    “我问你谁更舒服?”“哎呀!人家不是说了吗!当然是和你舒服,别问了呀!我不行了啊!“华子和狗剩子媳妇一直玩到太阳偏西,天色有些暗了。

    最后因为狗剩子媳妇不行了,华子才把一股浓精射进狗剩子媳妇嘴里。狗剩子媳妇喃喃地抱怨道:“呀!怎么射到人家嘴里了。”

    “我不是吃了你的奶,你也吃我的精,一样的大补。”狗剩子媳妇讨好地吞下嘴里的精液,嗔道:“就是你花样多,让人家吃你的精。”“好吃吗?”“有点咸味。”“那以后每次我都让你吃,好不好?”

    “只要你常来找我,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第二天,是华子和冬梅母女约好相会的日子,但是早上华子在村里遇到了冬梅的丈夫,心中一颤,不由担心下午冬梅是否可以按时赴约了。

    果然,冬梅娘家里只有冬梅娘在。见华子不高兴,冬梅娘就一边伺候他脱衣一边解释道:“冬梅是他媳妇,她男人回来一定会缠着她,过阵子他走了,她回来陪你的。”虽然华子不高兴也是无奈,就和冬梅娘在床上玩了起来。

    也许他已经习惯了和冬梅母女一起玩,他直到将冬梅娘操的一个劲求饶,也出不了精。万般无奈,冬梅娘对他说:“小祖宗,我实在是不行了,下边都被你干肿了要不然你干干后边。”

    “干后边,怎么干?”“还不是一样吗,不过你的太大了,你沾点水再慢慢进去。嗯!慢一点,哎呀!胀死我了,你停一停。奥!插到我心口了”

    初次体会肛交的快感,令华子兴奋异常,他抽送动作越来越快,冬梅娘拼命呼喊着,不停地扭动着水蛇般的纤腰迎合着他的冲击,直到华子将阳精注入到她的直肠里。华子拔出阳ju来,只见冬梅娘的肛门并没有立刻合拢。

    而是一张一合的抽动着,合拢着,一股浓浓的精液被挤了出来,顺着股沟流到她有些红肿的外阴上。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