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武林绿帽篆 > 第60章扑向裑前
    “小兄弟,真不好意思,老夫亦不想要破你好梦,可是爱妾她唉!唯有可以说兄弟你与二娘有缘无份,现今只好把一切暂搁。”一言未闭,洪老爷又灵光一转,继续说下去。

    “不过兄弟你也不妨从旁临摹老夫的一招半式,然后手淫助兴,若然能够摸清暗中的诀窍,想不定可能会对兄弟带来帮助的。”此言犹止,洪老爷似乎对我眨了眨眼睛,好像对我打了个眼色。

    “洪大爷你言重了!”我吃惊了一下,浑身赤裸的我虽有半点不甘心,不舍得一只煮熟了的天鹅就此活生生的从怀抱里溜走,怪只怪襄王有梦,神女无心,既然要勉强得来的事情,得到手亦不痛快,只得暗叹可惜,独自握着体下的硬阳ju。

    并且忍耐咬牙,准备要手淫了“老爷,”倪凤好像一只扯线公仔似的,一股脑儿只得单纯的思考,她一副楚楚可怜般的神情,挥了挥手往脸上拭着泪,泣道:“可否答应我,待会可不许再对人家出力动粗的,人家要求的只不过是温柔。”

    “好!好!为夫最疼爱的人就是你一人,为夫当然会温柔侍你,亦不会威逼爱妾你做出你本身不喜欢的事情。待会儿爱妾可要好好的听话,好么?”洪老爷一身亲密地紧搂着她,登时笑着伸出他的手,目光一转,好像带点邪恶的口吻回答说。

    “老爷说真的?真的不会在爱妾身上练那些阳ju神功所谓的最深一层?”倪凤眼眶里的泪光在闪烁,居然一股脑儿相信了她夫君的甜言蜜语。洪老爷骨面稍微变了些,续而轻柔地抠搓着她的阴唇之处,淡淡笑道:“为夫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爷老爷真坏呜嗯”倪凤好像被那轻柔的动作抠得舒服极了,酸麻之下,旋即浑身触动,沉吟连连。洪老爷察言观色,边抠边笑,眼睛刹时一亮,道:“这样可以了吗?为夫如此疼爱,爱妾你是否还觉得难受?”

    “噢就就这样,别太用力人家好好需要哦!老爷”倪凤脸蛋悱红,轻声叫嚷着:“快些替人家止痒再快一些,人家就不会难受”

    “此言当真?为夫倒弄不清这到底是否爱妾的内心话,要不然为夫暂且停下来,让爱妾你缓缓气好了。”洪老爷好像特地作弄她一样,微笑着说。

    “不,不要”倪凤忽闻,登时伸手紧紧抓着身上的雄体,催促道:“噢嗯爱妾要老爷继续不要停停下”话未说完,洪老爷彷佛迟疑了一下,眨眼间。

    只见他不作犹豫,全身倒压了下去,并且往她菊花洞内插入了另一根粗手指,此刻他终于显出了真面目,两根手指亦全速在那阴唇菊花的两洞深处轻轻的搓揉起来!此情此景,她舒服得蒙上眸子,神情娇羞,嗓音娇弱,嘴边只得不停发出一些悦耳的欢嚷声。

    悄然间,她的浪音便弥漫着整间寝室四下,波音不绝于耳,很显然,她已经不自子觉的卸下了内心的枷锁,全情陷入了她夫君的玩弄之中。以一名情场浪子身份的洪老爷,即使在言语以及举动上都具有一种无人所及的风流真情。

    当然令性格窝囊的我看得浑身发呆,满脑羞愧。依我双眼所见,相信眼前这位洪老爷在沙场上打滚了不少的少年光阴,以致与异性xg交和调情的经验技术甚为丰富。

    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再加古时男人又能三妻四妾,接纳填房妾侍凑满金屋,所以他能有如此一手丰富的交合经验也不足为奇。

    过了半刻,洪老爷仍然慢慢悠悠的,轻轻的搓、细细的揉、缓缓的捏,真把沉吟绵绵的倪凤搓得灵魂上了天,忽然之间,只见他的举动未了,一阵嘹亮的鸣叫登时传来我耳边!“啊那那儿不能啊”洪老爷的眼睛渐渐发出了光,手上动作更显得激烈击落,直至他展颜笑道:“呵呵呵,要泄身了吗?这儿里面还真柔暖,让你爽得翻天覆地!”

    此时候,我转目乍眼一看,原来这位洪老爷他的拇指整根竟已插到最深处,连同他的中指同时在她的菊花洞以及阴唇之间抠搓!而身下的尤物就此顺势依偎进入了他的怀抱之中,任凭玩弄。

    “滋噗滋噗滋噗滋噗”过了良久,整间寝室四周因此弥漫着一阵淫液和呻吟的浪叫声,淫液喷洒,声息更显得悠悠不觉,波音传满天。

    倪凤做梦似地自言呻吟着,果真不到半晌,她的神色全然不同,忽见她随即疯狂地摇了一下螓首,接着玉体一颤,娥眉紧皱,最后便伸出玉手拼命地紧搂着身上的夫君,媚音软语道:“唔啊老爷别停下来人家好像要要到了到了啊“呀呀要来了”此刻,将羞辱之痛暂时忘却的倪凤,满脑子只充满了零零碎碎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零碎碎的思忖,一时想要她的夫君停住手上的冲击,另一方面却想要他继续搓弄下去,直至她达到一个高潮顶耸的境界。

    洪老爷也不是省油的家伙,他一见身下的妾侍的一举一动,便已知道她其实早已动了真性情,而且还是她内心底下最真实的一面。转念之际,他的动作更变得越来越激烈,抑扬顿挫,铿铿响起。

    而宛如束缚在他怀中的倪凤更是发出阵阵的呻吟鸣叫,一直在我耳边翻转的淫叫声更显得销魂蚀骨,声线撩人。

    “爷老爷的技术很了得,弄得我欲仙欲死贱妾不能忍耐了请老爷别别停下来人家真要来了就要泄体了呀噢”倪凤就在她夫君的猛击之下,全身雪肌竟已泛红,满足得面露笑容。

    “呵呵!小兄弟呀,小兄弟,”洪老爷登时转眼看着我,但他仍然一边猛烈地摇着手部,一边吃吃笑道:“一会儿切莫眨眼睛,若果错过了她潮吹的样子,便会遗憾终生了!”蓦地,我听了洪老爷的话,不由得张口结舌,怔在那里。

    洪老爷似乎不再理我,转瞬间已转向床上,并笑声说道:“爱妾呀,为夫为你打气,尽管泄出来给那位兄弟见识见识吧!”在一旁静观奇景的我,双眼也不由得转向了床上,床上那具晶莹剔透的玉体也深深的把我的目光给吸引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朝向高潮边缘的倪凤竟然侧了侧面,并与我互相对望了一下,瞧见她竟已一副媚眼如丝,呻吟连连的神情,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反应才好。我顿时怔了怔,双眼依然瞧着她那张红晕似烫的娇脸,纵使我俩面面相觑。

    但从她那双迷蒙的眼神来看也是激情无比,无法自拔。“老爷!”她玉腿尽张,眉头紧蹙,耸然大叫了起来,叫道:“你的手真令我要死了!要死了要要来了呀!”“哈哈!尽管放心泄出来吧!”

    洪老爷一眼见状,似乎更出力地抠搓她的秘洞及菊花洞,并且向我眨着眼睛,大笑说道:“兄弟记住要目睹这一切,切莫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景像呀!”“人家不行了要喷了了!哦呀啊呀”倪凤边喊边抓着身前的夫君,玉体早已弓起,十根玉指俱已张开,犹如章鱼般的蠕动起落。

    突然间,就在这个电光石火的瞬间,忽见她胯下那湿漉漉的阴户居然喷出如同温泉般的莫名液体,高至两尺!暗看一下,那些快速飞溅出来的液体仿佛就像喷泉一般,转念之下俱都沾上了我的胸膛之上,腥味十足,热暖至极!

    “噢嗯我要死去了真的爽死爽死人家了呀!”这位洪夫人几乎喷洒了许久,直至她不再喷出体液,便稍微停顿作息。

    眼见她喘息屏气了半晌,在那眼潭底下,她面腴嘴脸俱已发红,彷佛是初次登上无极高潮的娇娃,眼神因高潮余震而朦胧迷离,玉骨更像是紧锁松软,喘呼连连。

    洪老爷蓦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不住地笑道:“是否看傻眼了?未知方才贱妾那潮吹的样子,对于这位小兄弟到底有何看法?是否觉得天大地大,世间无奇不有?”

    我惊闻,旋即回了回了神,并抬眸紧盯着他,忍不住道:“洪洪大爷功夫了得,实在令小弟甘拜下风,无地自容!”“小兄弟如此一言,实在是跟洪某说笑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众所周知,咱们汉子一出世便能杀尽红尘,天下无敌实属罕有,初生牛犊不怕虎,问世间如此等辈亦是不多,所以对于洪某的雕虫小技,兄弟你又何必挂齿呢?”

    话刚说完,洪老爷突又抓着我的手,笑道:“见爱妾她存于高潮之余,似乎还未苏醒,况且潮吹之后,淫液甚多,操弄起来方便多了,所以兄弟何不趁早上阵,操她一个措手不及呢?”

    突然间,我听得呆了,几乎以为这是在梦中。续而,那位瘫痪乏力的洪夫人也似乎缓慢地咬了咬红唇,面上带着惊恐之色。

    自知劫数难逃,这才是噩梦的开始,戏肉全在后头!“洪大爷,”我身子一震,颤抖了半晌,也终于伸出了魔手,并在她白皙如雪般的肌肤轻轻摩挲,支吾的说道:“那小弟就不再客气了。”

    “噢”只听她霍然惊呼了一声,亦不由得抬起头来,眸子湿透,徐徐叫道:“老爷!他的手真坏!”洪老爷登时睥睨一眼,随即扑向她身前,一身平卧在床头。

    并且伸手镇压着她一双玉手彷佛不让她胡乱挣扎起落,蓦地忽听他笑容满脸,吃吃地笑道:“哈哈!是坏还是好,试过方能知晓!况且那是另一双陌生人的手,并非你那位黄大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