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堕落之王 > 第60章深完美形象
    而且她的钱绝对不是来自她的丈夫。李博谦的工作虽然非常体面,但是绝对不会有太多的收入,而且这个女人的举止、气质,完全是世家中熏陶出来的,她的娘家绝对非富即贵。

    所以,李博谦才不敢离婚。她是我见过最绝顶美丽的第三个女人,另外两个当然是章允和占筱蔓,当然,某些程度上,眼前的这个女人比章允和占筱蔓还要诱人。因为,这是一个成熟透了的女人。

    而章允和占筱蔓,却还处在青春年华。一个成熟透了的女人,面容肌肤却如同少女一般娇嫩,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致命的诱惑,而且,这个到了一定岁数的女人,经历的事情多了,身上的故事多了。

    也自然会流露出一股神秘感,引得人去探究,尤其这个女人的脸,经过高明的修饰之后,竟然透出一股魔幻般的美丽。别人形容这种女人,通常用称作为谜一样的女人。这种女人,也是最危险,最有杀伤力的女人。

    尤其,成熟的不仅仅是她的气质,更是她的身体。很会穿衣服的她,微微紧身的红色连身长裙,将她的娇躯裹得如同山川起伏,凹凸有致。有着成熟女人特有的丰满,又不缺乏少女般的窈窕。微微低胸的连身裙,使得乳沟露出了少许。

    然而已经让人欣喜若狂,做梦都想要顺着那道乳沟探下去,而且,她的乳房并不会如同少女一般,用紧紧的胸罩箍住,好使得乳房用力的坚挺上翘,而是任其自由地舒缓挺立,给人一种诱人的柔软感,充满了想抚摸的欲望。

    然而,她的乳房终究是上翘的,不同于少女有些生硬的上翘,而足充满了颤巍巍感的上翘,让人隔着衣服,也能够感觉到那对乳房的硕大、柔软、沉甸甸,还有弹性。老实说,这种女人甚至让我有些畏惧。难怪李博谦全心全意只想杀死她。

    这样完美的女人,他是绝对不愿意离婚放手的,那样有可能被别的男人得到,只有彻底的摧毁,彻底地让她离开这个世界,才能让他永恒地拥有。

    我失神了好一会儿,一直到她从缝隙里面拿出了一个信封,取出了里面的光碟。她没有立刻听光碟里面的内容,而是用她鼓惑人心的眼睛,在酒吧内四处搜寻。

    我知道她肯定是想要找我,我没有做出任何改变,依旧盯着她看,因为酒吧内绝大多数男人,都在盯着她看。

    只不过,暂时还没有人上前搭讪,可能这里的男人也都在胆怯。先不说这种女人绝大部分招惹不得,因为她的背景多半很可怕,而且,就算成功招惹了。

    那也会如同噩梦一般,拥有这种女人一刻钟,就会如同海洛因一般上瘾,根本无法承受失去的痛苦。完全征服这样的女人,想必这里的男人都还没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很显然,她没有找到我。

    然后,她打开了皮包,拿出了一个cd随身听,正要将光碟放进去。这个时候,三个酒保同时端着满满一拖盘的酒来到她的面前。

    “您好,这些都是酒吧内的朋友送给您的酒。”其中一个酒保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上前说道。她微微一笑道:“谢谢!”然后,这三个酒保将所有的酒都摆在她面前。

    足足几十杯,价格从几百块到几千块不等。她拿出了几张钞票,分别礼貌地放在三个酒保的托盘上,当作他们的小费。

    张经理呆呆地看了她很久,然后用力叹了一口气,充满感慨地收回目光,端起面前的葡萄酒,便要往嘴里送,此时,他旁边的一个小弟赶紧拍了一下他,低声道:“老大,你做什么?这酒你也喝。”

    张经理失魂落魄地看了一眼手里的酒,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酒已经被自己下药了,而此时刘离出现了,顿时张经理脸上的神情更加地火热贪婪,甚至疯狂。

    那个女人,他老张是不敢妄想的,但是眼前这个胸部巨大的女人,他却是可以想办法弄上手的,在床上玩着也肯定销魂。“那位小姐,过来!”老张对刘离招了招手。

    刘离还沉醉在镜子的美貌与气质中,一边自惭形秽一边暗自仰慕中,被那张经理一叫唤,娇躯一抖,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

    顿时,张经理手下的一名小弟脸色立刻变得不快,然后将酒杯狠狠往桌子上一顿。酒吧的经理赶紧跑来,朝刘离低声说了几句话。刘离一咬嘴唇,便走了过来。

    “我对小姐的服务非常满意,所以特意请你喝一杯酒。”张经理将葡萄酒端到了刘离面前。这种事经常在酒吧内发生,而一般情况下,作为卖酒的女招待,都不能违逆顾客的意愿。“我不会喝酒。”刘离道。

    “这是葡萄酒,喝不醉人的,就和果汁一样,”张经理笑道,笑中带着阴冷道:“刘离小姐,不是准备不给我这个面子吧。”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吧。”刘离死死盯着那杯酒,嘴唇几乎咬出血来,而酒吧的老板,此时也远远地盯着她,目光严厉。

    “不喝也无所谓。”张经理微笑道:“我听说刘小姐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家教非常严格,尽管你成绩不好。

    但是依旧花钱让你上了昂贵的私立大学。对你的职业也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一定要做非常体面的工作,就连销售工作,也被他们驳斥为小丑,而刘小姐在这里卖酒,也算是体面的工作,如果让令尊知道了,只怕会非常满意的。”

    顿时,刘离脸色变得煞白,很显然,她非常害怕她的父母,或者说非常在意她的父母。刘离嘴唇几乎咬出血来,然后一手颤抖着,便要伸手去接张经理的酒。“慢着。”我喊道。

    然后站了起来走到那张经理面前笑道:“喝葡萄酒有什么意思,喝贵的酒才够劲不是?我就不信卖酒的小姐,还能不会喝酒。”说罢,我对着张经理挤了挤眼睛,端起那杯起瓦士送到刘离面前,道:“那葡萄酒才几十块钱,而这杯酒要几百块,送出去才有面子嘛。”

    张经理一下子也弄不清楚我的意图,还以为我是在帮他用真酒灌醉刘离,所以一下子也不好发作。刘离显然没有认出我来,不过彷佛赌一口气,便要接过我手里的起瓦士。

    不料张经理眼睛一转,却将那杯葡萄酒倒进了起瓦士里面道:“索性两杯酒调配一下,这样口感更好。否则四十多度的起瓦士,我还真的担心刘小姐喝不下去。”

    这位张经理,还真是狡猾到极点,这样一来就更加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这位小姐不会喝酒,就算了。”忽然,我身后传来一阵性感柔软的声音。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幽兰一般的香味,让人着迷。竟然是镜子,她从我手上慢慢拿走了那杯混酒放在桌子上,淡淡地望了我一眼。

    接着,镜子朝刘离道:“你不会喝酒,这四位先生不逼你,不过却要给足了面子,你去拿四瓶最好的酒给这四位先生。”说罢,她掏出了一张信用卡。

    见到刘离呆在那里,镜子轻轻皱眉道:“还不快去?”刘离顿时接过信用卡,朝镜子鞠了一躬,赶紧朝柜台走去,接着,镜子没有多停留,朝我们四人微微一笑,便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没有给张经理任何开口的机会。

    张经理的小弟一直等到她离去之后,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被女人指使了,不由得一拍桌子,狐假虎威的猛地站起。不料,却被张经理一把拉了下来。

    “干嘛?”那小弟不忿道:“我们难道还怕一个女人不成”“闭嘴!”没有等到他说完,张经理在他脸上拍了一巴掌,低声道:“你活腻了,你惹得起她吗?”

    接着,张经理竟然端起酒,故作风度地朝镜子隔空敬了一杯,露出绅士的笑容,然而等坐下来的时候,却是面色一沉,小眼睛不停地打转,显然在打着什么主意。

    很快刘离就提着四瓶酒跑过来,给我们一人分了一瓶。她当然没有拿最贵的酒,而是拿了几百块钱一瓶的酒,显然不愿意让镜子多花钱,然后,她拿着那张信用卡送还给镜子,不住地道谢。

    镜子只是微微一笑,不再说话,而我提着那瓶酒微微郁闷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心中哭笑不得道:“看来在她眼中,我和张经理那三个王八蛋是一伙的了。”

    坐回到位置后,我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镜子,只见她戴上了耳机,按了cd随身听上的启动键。我顿时有些不忍心看,因为她即将听到的消息,对她绝对会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果然,几秒后她脸蛋便一白。再几分钟后,她本来娇嫩健康的脸蛋肤色,变得彻底的苍白。呼吸变得急促,目光开始混乱,娇躯开始颤抖,最后迷幻一般的眼睛,陷入了绝望。

    她的双眼,开始茫然的盯着一处。很显然,李博谦的录音,刺破了她所有的防线,也出乎了她所有的预料。

    李博谦变心的原因,不再爱她的原因,是因为她在小时候不懂事,曾经和别的男孩玩过性游戏,这样。李博谦就觉得他的妻子已经不贞洁了。

    其实,长大后追求完美的镜子,也将童年的那段记忆当成梦魇,这次被李博谦赤裸裸丑陋地提出来,仿佛将她内心最深处的隐私暴露出来,让她变得脆弱、没有任何安全感,甚至羞愤欲死。

    而接下来,丈夫和张茵茵疠狂丑陋的性游戏,只会让她觉得她理想中的丈夫,她深爱的完美形象,完全破裂、毁灭。

    她和李博谦的爱情,完全不是正常的爱情,是虚幻带有一点点扭曲变态的爱情。就在她的目光显得空洞的时候,许多人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反应。其中包括张经理,死死地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