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昭仪秘史 > 第22章深明大义全书完
    妩儿吩咐下面粗使的宫女烧了水,注到铜盆里盖着,放些花瓣,在托盘里摆上几块白锦绸,用车装好,便带着灵儿往回走,搬了两个绣墩在门口守着。

    这样皇上吩咐的时候,就能及时送进去。妩儿还教导灵儿,说:“你看这车下面这层架子上,要放一个炭盆,是保持水温的,但端进去的时候,要记得拿下来,皇上不爱闻炭火味,可记好了。”

    灵儿点点头,忽听得里面合德一声娇呼,那一声又绵又软又酥又难耐的叫声,说不出道不明的,可就是叫得她脸红心跳、浑身发热,妩儿见了。

    嗤笑一声,心道:土包子,量你也是没见过世面的。“妩儿姐姐,这是?合德啊不,是赵美人似乎在呼救呢!”“皇上临幸,那是怎么舒服怎么折腾,宫妃只能顺从,叫几声怕什么!”灵儿的脸更红了。

    这皇上,指不定怎么折腾女人呢,合德的哀叫,时不时的传出来,让人的心都跟着揪起来,好害羞。刘骜加大了撞击力度,龙根快速的进出着,在合德内体穿刺,合德闭着眼,咬着唇,隐忍着那又麻又痛,又快活又酸软的滋味,下面的花谷被他强势的塞满,胀胀的,花心被一下一下的杵捣着,她低咽着求饶“刘骜哥哥,快好了吧,合德受不住了。

    呜”“朕顶得你疼了吗?啊?”刘骜的汗珠落下来,落到她发里,又低了头来衔她胸口的奶头,把那红梅一样娇艳的粉珠含到嘴里,婴儿一样吸吮,胯下不停,狠狠的撞击着“啪啪”的响动,大床一摇一颤的,把合德的身子撞得弓起来,躲避着他的勇猛。

    “合德,腿分开些,朕要戳到里面去,戳晕了你”“哥哥,哥哥,饶了合德吧,合德要死了”

    “小妖精,怎么会死,朕的龙根大不大?弄得你舒服不舒服?嗯?”“别哥哥,轻些吧合德要死了真要死了”刘骜拉起她两条腿,折到胸前,身下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每次都是顶到头,gui头在花心里磨一下才出来。

    出来的时候把花唇掀的翻起来,插入的时候又带进去,戳到里面,戳的合德眉毛都团起来,这一下,刺穿了花心,直插到宫颈里“好深太深了疼”“哪里疼?”

    “肚子疼”“没事,忍忍就好了,合德,你太美了,朕收不住了,要把龙种洒给你”刘骜低吼一声,gui头捣进花心,深深的插入,在花壶里释放了精液,全数流进合德的肚子。两人抱在一起喘息,半晌,合德的声音响起“哥哥?”

    “嗯?”“合德会怀上龙子吗?”“当然。”刘骜点点她的小鼻子,在樱唇上咬一口“朕最爱你,勤于播种,合德当然会怀上龙子的。”“那姐姐呢?”刘骜知道合德又要劝他多去飞燕那里,心里叹口气,准备支吾过去,道:“也会吧。”

    赵合德偎在皇帝怀里,搂着他的腰身,两人的私密处还没有分开,仍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低声求道:“皇上,我们姐妹无依无靠,只有皇上的宠爱才能在宫里立足,还请哥哥多为姐姐打算,切莫忘了她。”

    刘骜捏捏她丰满的胸乳,深深的嗅着她的发香,问道:“合德就不担心自己吗?”“哥哥答应过合德,只爱合德一人,怎么,才起的誓,就不算数了?”合德在他胸口咬一下,又疼又痒又酥,咬得刘骜心尖儿直颤,抓住她的小手,说:“算数,当然算数。”赵合德眼珠一转,试探道:“那皇上让姐姐做皇后吧?”

    “胡闹!她怎么行?”要选也要选班婕妤啊,赵飞燕才进宫,没家世,又没有子嗣,说不过去。合德在黑夜里眨眨眼睛,以退为进道:“那合德也想不出来,谁做这个皇后合适了。”

    刘骜不吭声,他心里是倾向于合德,但她只是一个美人,级别差的太远,而且情理上,确实是班氏更合适,她家世过人,又是人尽皆知的才女,在太后面前也挺讨好。

    不过封不封她,他还没有想好。赵合德知道这个时候再说也没有意思,她自有手段,让班氏知难而退。中秋是大节,在皇宫里也不例外,礼部将各省进贡来的奇珍异宝、绫罗绸缎送进宫来,皇上大笔一挥,各宫的妃子娘娘都是有份的。

    但是拿多少,拿什么,就得按照级别来办,不过正当宠的又是例外,比如那独一份的白狐大裘,刘骜就留给了赵合德,早早的拿到远条馆来,就是太后,也没能看上一眼。“哎呀哥哥,这可真好看,雪一样白呢。”说起这件衣服。

    可是颇费绸缪,要选刚刚长成的白狐,毛色纯白的,小心缝制,拼接处处理的很仔细,一点也不能看不出来,好似浑然天成一般。

    “合德披上给朕看看。”灵儿和妩一左一右,帮赵合德穿在身上,那雍容华贵的极品狐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品狐裘,即清且艳,更称得美人面似桃花含露,肤如白雪团成,眉似春山,眼横秋波,直把个阅人无数的汉成帝,都看成了痴儿。

    妩儿和灵儿对视一眼,匆匆弓身退下,挑了门帘出来,灵儿拍拍胸口,道:“我的天啊,赵美人可真美,皇上都看呆了。”妩儿道:“可不是嘛,算你机灵,出来的到快。”

    “你说皇上会不会”“嗯。”妩儿笑的暧昧,道:“皇上的事情,还是不要议论,我们快去准备汤水伺候吧。”

    “皇上,你要干嘛?”合德惊呼一声,刘骜把她的狐裘扯下来,辅到地上,把她推在上面,人就压下来“合德,这样真美,以后,朕要在为你修的宫殿里,铺上这样一张裘毯,你就光着身子躺在这上面,朕想什么时候临幸你,就什么时候临幸你!”

    “别皇上,妩儿和灵儿还在外面呢。”“她们不敢进来,怕什么!”“皇上,不要!”合德扭着脸躲避着皇上的进攻,刘骜一把撕了她的外衫,露出里面的中衣和一抹紫红色的兜衣,那凝如琼脂一般的玉乳若隐若现,看得他眸色一黯,胯下阳物举起,刚硬如铁。

    刘骜撩起龙袍,往赵合德下身一盖,衣服也不脱,就把合德翻了个身,解了裤带,龙根分了臀肉,gui头顶住花唇,塞入穴缝“啊─!”合德叫一声,她还没有润滑,刘骜就捅进来,痛得她直吸气。

    “合德,你放松些,哦太紧!”“哥哥,啊皇上,轻些”李平帮班婕妤添香,一个小宫女拉了拉她的袖子,她回头道:“什么事啊?”

    宫女递来一张拜帖,李平打开一看,疑道:“怎么是她?”班婕妤正在给画作题诗,听到声音,问:“李平,怎么了?”

    李平让小宫女等着,自己拿了贴子,转过屏风,双手呈上,道:“婕妤娘娘,赵合德赵美人求见娘娘。”班婕妤一顿,把毛笔搁在架子上,想了想道:“那你去请她进来吧。”

    赵合德让灵儿拿了礼物,跟着李平进了班婕妤的寝宫,她边看边点头,心道班婕妤确是才女,这宫里布置的到像是文人墨客的居所,不但不奢华,还有几人分古朴雅致的意味,各类古籍书藏更是摆满了一整面墙,心里对她多了几分敬重。

    “赵合德给娘娘请安。”“妹妹快别多礼。”班婕妤起身相迎,双手搀起合德。合德抬起头,看班氏不施粉黛,只把一把乌黑如墨的头发盘了个云髻,就有绝代的风华,好似空谷芳兰,怪不得皇上曾经那样喜爱她。”

    娘娘,合德来讨杯茶水,不会见怪吧?““怎么会,盼还盼不来呢!”班婕妤吩咐李平看坐,拉着合德的手问:“妹妹怎么有空来?”“皇上一直夸婕妤娘娘是女中君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合德心向往之,只怕娘娘嫌弃,所以不敢登门。”

    她说的卑微,可班婕妤看她哪有半分扭捏,分明是有些示威的意思,也不道破。赵合德又道:“灵儿,快把我的礼物呈上来。”“是。”

    灵儿托着一个锦布托盘上来,上面是一枝凤首步摇,百宝镶嵌,口含珠翠,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恐怕也是这次中秋进贡的东西。谁都知道那独一无二的白狐裘到了赵合德手里,各宫都在议论,虽然不见她穿。

    但也足以引起轩然大波了,班婕妤心里一跳,眼睛移向合德,看她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心下不由得一沉。

    “赵美人,这礼太重了,班氏怎么受得起。”赵合德抿嘴一笑,道:“娘娘怎会受之不起?到是皇上把这枝步摇赐给合德,合德才是受之不起,所以才借花献佛,把它送给有缘人。”

    合德说的委婉,实则是试探,步摇是正三品娘娘才能佩戴的首饰,而凤首,那代表着皇后才能有的尊贵,这样的首饰,插在头上揽镜自照一下到是可以,拿出来戴可是不行的,是犯宫里忌讳的,要是让皇太后看到,就不能善了了。

    班婕妤目光一闪,道:“赵美人,皇上御赐的物件,可不要轻易送人,再说,这凤首步摇何等尊贵,班氏怕是非但压不住它,反到被它压制,那就不美了,也非我意。”

    赵合德点到为止,笑道:“娘娘既然不肯收,合德也不为难,娘娘如此深明大义,合德佩服,以后有事,还要多多请教娘娘。”

    “请教则不敢当。”两人东拉西扯了一番,赵合德带着灵儿告辞出来,李平悠心忡忡,觉得赵合德此来,无异于黄鼠狼给鸡拜年,不会有好事。

    “娘娘,您说赵美人,她是什么意思?”班婕妤苦笑,道:“也没什么,她是怕我想做皇后,特别来提醒我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