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老婆雪儿的换凄经历 > 第41章恩人全书完
    一会儿又转过身来,用两只手勾住我的脖子把胸放在我胸前蹭。我忍不住一手搂住了小姐的腰,一手捏她的屁股。跟着她的节奏一起摇摆,而这一切也被雪儿看到眼里,我回头去看她时,与她目光相对,酒精的麻木让我读不懂她想要告诉我什么。

    我只看到他身边的少爷也开始搂着雪儿的腰开始带着雪儿摇晃。等我这边的小姐再次将我的手主动放到她乳房上的时候,我看到雪儿刚才面前的一瓶啤酒已经被她喝完了。

    而她也用手勾住了那个少爷的脖子,少爷一手搂雪儿腰,一手摸着雪儿屁股,跟着音乐的节奏摇晃着雪儿的身体。看到雪儿的媚态我突然特别兴奋,仿佛是要故意做给雪儿看一样。

    我特别明显地将胳膊从小姐深厚搂过去,从她领口深入到了她的胸前,用力揉捏,下身故意一顶一顶地撞击小姐的屁股。小姐很配合地笑着发出“噢好棒”

    之类的叫床声。那边少爷也想模仿我的动作将手伸进雪儿的乳房,雪儿阻挡了几次,直到听到我这边小姐叫床的声音,也才放那个少爷的手进到了自己胸前。

    我微醉的状态中都感觉得到,专业就是不一样,少爷的手进去没几下,雪儿脸上的表情就由刚才的不情愿变成我最熟悉的她那种羞愧和欲罢不能的矛盾了。

    而这之后再给雪儿递过的啤酒,她也没再拒绝过。很长的一个舞曲结束,5个人在房间里跳累了,酒精地刺激下都呵呵地乐着坐回沙发上。小斌点了一支烟,还是坐在中间。

    我这边小姐已经倒我怀里,雪儿那边也晕乎乎地把脑袋靠到少爷身上。刚才我和雪儿还危襟正坐的样子全没了,雪儿刚才喝地稍微有点多,3瓶多啤酒下肚对她来说已经有点失态了,小斌和那个少爷说点啥笑话都逗地她开心地乐。我也没好多少,和小姐玩筛子总是输酒。

    雪儿看我们这边玩得高兴,就让少爷教她也玩。可她输了耍赖,拉小斌过去躲他身后怎么也不肯喝。

    那个少爷追这雪儿不放,顺便在雪儿没躲起来的地方摸来摸去,推着推着,玻璃杯里的酒不小心洒了出来,打湿雪儿的衣服。小斌顿时就很生气,一把给那少爷推开来了,拿过来一叠面巾纸给雪儿擦。雪儿不知道想什么了。

    斜靠在沙发上,双手搂过了正在给她擦酒的小斌的胳膊。小斌顺势坐到了雪儿身边,手已经不是在擦雪儿的衣服了,正顺着雪儿大腿根处抚摸呢。

    身边抚摸着一个美女的乳房,眼睛又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小斌挑逗,加上酒精的作用,我给小斌说,雪儿反正也湿了让她脱,给她换小姐穿的黑色的衣服。

    小斌停了停,赶走了少爷和我身边的小姐,叫来领班吩咐了几句。每一会,领班就给送来了一套黑色的小姐穿的那种旗袍加上一双水晶鞋。小斌拿着黑色的旗袍就像雪儿身上比划,我脱掉了雪儿的鞋,给她的小脚套上水晶鞋。

    雪儿想躲但很快就被我们制服了,我们俩给她抱进了房间里单带的卫生间,把门一关,我说:“老婆快换好了出来,不然不给你开门。”一会卫生间里轻轻地敲了下门。

    我打开门的一刹那就呆住了,雪儿一身黑色丝质透视装旗袍亮相。仔细观察这件旗袍,它从后领口开到腰线的大开背,两侧腿部开到了胯骨,黑色轻纱和雪儿细白的皮肤交错相应。因为是透视装,雪儿两个饱满的乳房和两颗红嫩翘起的小乳头清晰可见,柔软的细腰和平顺的小腹性感迷人。

    而再向下看到的那一抹黑森林更加诱惑着男人去探寻里面的秘密。整个衣服剪裁得体,把雪儿完美的身材体现地淋漓尽致。小斌也看呆了,我们俩站那里盯了雪儿得有10秒钟,还是这小子反应快,上前一步从屁股处抱起了雪儿,抗着走到沙发边:“姐,你太美了。

    你就是咱这儿头牌。”说着饿虎扑食一般从雪儿旗袍开背的那个位置把衣服自后扯到雪儿胸前,露出了雪儿一个乳房,开始吸吮。

    雪儿眼神还在半迷离的状态,小嘴咬着自己的手指,感受着小斌对她身体的袭击。我也受不了如此漂亮而诱人的雪儿,向雪儿的嘴吻过去,雪儿热情地用她的香舌回报我的深吻。

    我吻一口就含一口酒喂给雪儿,很快一瓶多啤酒就灌到了雪儿的口中,直到她头晕乎乎地搭在沙发上。小斌专注于玩弄雪儿的乳房,悉悉索索地吮吸声不时传来。

    雪儿闭着眼睛一手搂着小斌的头,一手搭住我的肩,看来是又进入到了发情的状态。我刚才被挑逗的欲火也正盛,在加上酒精的作用,不知哪来的胆量,就掏出自己的y茎向插到雪儿嘴里,还对小斌说让他在房间里把雪儿操了。

    小斌也带着点酒劲呵呵直乐,他把雪儿抱过去,让我穿上裤子:“这块儿就是玩玩,不能干那个,咱回房间。”“这我自己老婆。”我想把雪儿抢抱过来。

    “自己老婆也不行,这地方不能干那个。走喽嫂子,回房间伺候你。”说着小斌就扶着半依在他手臂上的雪儿向外走。

    我也只得怏怏地穿上裤子,跟出去。出房间没两步,在走廊转弯的位置迎面碰上了几个正搂着小姐的客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  “小斌,呦,这是谁啊?”其中一个略微有点秃顶的中年男人上下扫了眼雪儿,一把伸向雪儿的胸部,隔着那层透视的黑旗袍抓住她的左乳房。雪儿被抓地轻叫一声,虽然已经是晕乎乎了,但还是本能地用手去挡抓在他胸上的手。

    而那个秃顶顺势抓住雪儿的手,向自己怀里扯。小斌则抱住了雪儿的腰,没让雪儿被扯过去。雪儿惯性地晃了一下,抬起头。对面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一起注视着雪儿。

    “操,这么好货色,还他妈是黑水晶,以前没过阿,小斌,新弄来的?今晚陪我们。”说着就拉扯雪儿。

    我这时才意识到,雪儿现在穿的是黑色透视旗袍,自己的衣服还在房间里呢,按小斌的说法,雪儿穿这身衣服就等于是这里的小姐了,小斌挡了挡连忙给那个人解释:“哥,点了,点了的。”

    “放他妈屁,点了的让你搂着?滚。”对面的那个人色迷迷的眼神贪婪地上下欣赏着侧身抱着小斌胳膊的雪儿,推了小斌一把,有点火气。

    小斌一脸堆笑的回头看着我说:“就是这位哥,先点了,喝多了走错地方,我给他们扶回去。”然后赶忙把雪儿推我怀里。

    雪儿稍微有点明白了是什么状态,有些害怕的躲我身后。那个带头的秃顶打量我一眼,看我确实有些酒气,回身给了小斌一脚,不重不轻,骂骂咧咧地说:“你他妈的有这货色不先给我说?下次给我安排,哥几个就点她。”

    小斌连忙陪笑道是,等他们恋恋不舍地从雪儿身边走过,小斌赶忙脱下自己的西服上装,披在雪儿肩上,快步带我们回刚才房间。

    从独立的那间卫生间里拿出了雪儿的来时的衣物,让她换上。我们都酒醒大半,雪儿刚才在模特走台那边没听见我和小斌低声聊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看刚才的情况知道有点害怕。

    小斌把刚才告诉我的给雪儿简单讲了一遍,说她穿小姐的衣服出去,客人点了不能不给,让她快换下来先回房间。雪儿听说了衣服的事,尤其是黑色衣服的意义,脸涨红涨红,有点后怕的赶快脱了她身上的黑旗袍穿上自己的衣服,甚至都不及躲避我们的目光。

    把我们送回房间后,我和雪儿都能察觉到小斌有点担心和焦虑,我对雪儿说可能是咱给他惹了不小的麻烦。雪儿虽然不清楚具体事怎么了,但也有些内疚。我让雪儿和小斌聊聊。自己去了浴室想冲个澡醒醒酒。

    等我冲完出来看见雪儿和小斌在皮沙发扶手上已经赤裸相抱。雪儿跨坐在小斌的双腿上,小斌用嘴含着雪儿的乳头,鸡吧直插在雪儿的蜜洞里。

    雪儿身体缓缓地上下起伏着,用自己的肉穴掏弄着小斌黝黑的鸡吧,脸色绯红,仍旧在酒精和情欲的余晕中。

    雪儿和我在一起做ài的时候,如果采用了类似这样她占主动的姿势,肯定会特别用心的用淫动力的肉芽服务插入的y茎。曾经只让我坚持了仅6、7下就射出来,这次果然也是如此。

    雪儿小心而缓慢的上下移动着,没有几分钟,她好像感受到了一点什么,有意地加快了一点上下掏弄的速度和幅度,然后一坐到底,有些颤动地抱在小斌的肩膀上。小斌努力地顶起自己的下半身,闭着眼撑了10几秒,射精了。

    射后的小斌冲了下,还是有点心不在焉地离开了我们的房间,这时我看看表已经半夜2点多了,我把雪儿抱进了浴缸,借着刚才雪儿被小斌奸淫的那股劲,我打开花洒冲击着雪儿红肿膨胀的阴蒂。

    很快,雪儿就高喊着迎来了一次阴蒂高潮。我再将鸡吧从她骚痒难耐的蜜穴里插入,让雪儿趴在洗手台前,在一正面墙的镜子中看自己让我插入时的样子。

    一会我交了枪,雪儿自然也没有再来高潮,但是因为太晚和太累了,躺在床上,我和雪儿很快睡着。第二天醒来,酒是彻底醒了,我和雪儿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都觉得多亏了小斌,要不然事情发生到什么地步还很难说,这里也不想再来了。

    临走的时候,小斌特别舍不得我们,很想让我们多留一天。我说好意心领,更是特别感谢他昨天保护了雪儿,我答应他如果我们再有想法的话,肯定还会通知他。

    但是希望他去找我们或者去正规一点的酒店。雪儿也在旁边听着没有拒绝,小斌顿时高兴起来,我又问小斌昨晚的事。他告诉我那几个人是不小的老板,在这里是熟客,和他老大的关系也很好。

    后来他从我们这里离开后又去找了他们赔罪。小斌说怕他们真惦记嫂子再和他老大提起这事他没法解释。

    后来他用了自己的关系还自掏腰包,从市里找了个很有名的小姐过来补上他们,才算把这件事圆了,我和雪儿更感觉有点对不起小斌。年后的几周里我们又约了小斌3次,不知道当时是我们自身的需求多一些还是报答小斌的意思多一些。

    而在那之后,我们也和小斌保持着联系,后来,我还顺手帮小斌的妹妹找了一份工作,自那厚小斌就拿我当恩人般,而5月份,在我和雪儿最矛盾的时候,小斌告诉了我一些我当时不知道的事。

    最后和雪儿分别也是在小斌的见证下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