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软饭 > 第五章彻夜不休全书完
    “嗯”素云应了一声,没有回头。“那个人本事是有的,可他只是对你的身子有兴趣,明天我要是真休你回家,你想过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么?”“我,我不知道。”

    “唉,明天我再送你爹你一笔钱吧,希望他看在钱的份上回家别难为你才好。”说着手就顺势搭在了少女的裸肩上。

    素云的身子一抖,可对方又没有其他动作,说的又是这样的话,便忍了下来。“老爷,你是个好人,素云命苦,哪想到新婚夜却失身于人,您不怪罪我,还为我着想,素云会报答你的。”

    “别叫老爷拉,叫伯父吧,咱们既然没那个缘分,我长你一辈,也不算占你便宜。”“伯,伯父。”素云轻轻叫了一声,少女的心中觉着对方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唉,你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不管你是再嫁人,还是就跟了那个淫贼,都不是你能做主的,他刚才好像对你很好,那是因为你是处女的缘故,他肯定也是玩着新鲜,可要是时间长的话,按我几十年的经验,他一定会离你而去的。”

    “啊?为什么,为什么会离开我?”这下素云躺不住了,雷哥哥为什么会离开我,赵员外前面说了一堆为素云着想的话,所以接下来的一句本能的信了,少女转过了身,乳房到没忘了遮掩,不过下边耻丘,阴毛却顾不上了。

    赵员外扫了一眼,故意没有多看“我现在和你说已经不合适了,你明天就要回娘家,以后在生活中慢慢体会吧。”

    “伯父,伯父你告诉我,我娘走的早,没人教我这些,我不想让雷以后的男人离开我。”素云改口很快,总算没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唉,看你也是个命苦的孩子,”赵员外顿了一下“刚才那淫贼奸淫你的时候,你觉得舒服么?别不好意思,咱们今夜本就是夫妻,我教你这些也是为了你今后好,不许骗我。”

    素云红了脸摇了摇头“很疼,身子像要裂开一样,最后他把什么东西流到我肚子里了,到是暖暖的。”赵员外心里暗骂,嘴上却不露声色“你看那个淫贼,他说舒服了么?”

    雷哥哥只冲动的进来了几十下,就说他不行了,然后身体里的那个大家伙便软了下去,却是没说他舒服,所以素云又摇了摇头。

    “这就是了,夫妻间的房事本应该是双方都及为享受的,可因为你的缘故,让两个人都得不到乐趣,就算你以后不跟他,又嫁了人,时间长了怎么能让男人不嫌烦你呢?男人之所以爱在外面寻花问柳,多是家里的女人不懂这个道理的缘故。”

    这下素云真的怕了,听在她的耳中,赵员外分明就是说的雷哥哥以后慢慢会嫌弃自己不懂闺房之乐,离己而去。慌乱中的少女,根本就忘记了仔细想想聂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眼圈一红,已经哭了出来。

    现在出手再抱就显的自然多了,赵员外伸手把素云揽入怀中,娇小而柔嫩的身子险些让他把持不住“别哭,别哭,你这一哭伯父心里也不好受。”“伯父,你教教我,我不想一个人孤苦一辈子,爹爹不要我,他要是也离开我我就活不下去了。”

    赵员外完全顾不上素云嘴里的那个他是谁,硬挺的gui头已经顶在了少女柔嫩的耻丘上,难怪说老婆都是别人的好,现在赵员外的心里已经把素云当成了别人的老婆,只这一下就差点走火。

    “好,那伯父告诉你该怎么做,不过你可不能和你的男人说,需知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自家的女人从别处学了这些心里定然不喜。”“嗯。”素云红着脸点点头。

    “好,那这个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吧。”赵员外坐起身,挺着ji巴凑到了素云眼前。“啊”素云一下子羞的捂住了脸。

    “这样可不行,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出门是贵妇,在家是贤妇,上床是荡妇,你现在连看都不敢看,又怎能取悦自己的男人,来,仔细看看。”

    素云慢慢拿开了遮掩的衣衫,悄悄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这是素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男人的阳物,又黑又粗的棍状物,顶端还有个浑圆的蘑菇头,下边坠着两个圆圆的卵袋,刚才雷哥哥就是把这个东西

    一想起聂雷,少女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是另一个男人,羞的一扭脸“我,我看过了。”“这个东西就是男人的阳ju,不过男人更喜欢自己的女人叫它‘ji巴’,来,你叫一声。”

    “鸡,鸡我说不出口。”素云憋红了脸也张不开嘴,一害羞,又把自己的脸蒙住了“那好,反正我教给你了,现在你来用手摸摸它。”“啊?不,不要,我不敢。”

    “房事前的气氛很重要,也很愉悦,刚才那淫贼未来时,我弄的你舒不舒服,那个就叫前戏,男人同样喜欢女人对他做这种事,来,摸一摸。”赵员外说的一本正经,素云心下不疑。

    可是洁白的手腕被人握住,指尖才一触碰就缩了一下,好烫!“没关系,来握住它,对,使点劲握紧一点没关系,来会动动,好舒服”

    赵员外的肉枪上,素云柔嫩的小手来回滑动,开始还是男人带着,不知何时男人手松开了,素云觉得手里的东西越来越烫,脸也跟着热了起来,他在干什么,怎么好像躺下了“啊,你怎么又舔,噢”素云露出了小脸,看到赵员外把脸埋到了自己的耻丘上,他的舌头“噢,不要你欺负我那里脏”突然的袭击让少女措手不及,眉头轻皱,杏眼含春,想要推开他,却哪还有半丝力气。

    “我是在教你,你服侍男人的时候多半男人也会对你上下其手,女人的这里可不脏,对男人来说就像美味一样,不过你说我在欺负你,那你怎么欺负回来,好好想想。”说完,赵员外专心的用舌尖挑逗着少女粉嫩的溪缝。男人的舌头像一条冰凉的小蛇游走在阴户周围,那种酥麻酸痒的滋味

    素云的眼神逐渐浑浊,想逃开又舍不得这滋味,想叫又羞于张口,男人肉枪近在眼前,先前厌恶的浓重味道此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味道此时却牢牢吸引着她,欺负回来,欺负回来樱桃般的小嘴微张,终于把赵员外的肉枪含了进去。

    “对,就是这样,素云真聪明,你以后的男人一定喜欢死你了,噢,别咬,用舌头舔,对,来回舔。”婚床上,二人已成交错之势,素云迷乱着吞吐着嘴里的肉枪,却还是先败下阵来“不,不要了,我又要尿了。

    你快躲开,啊”这次赵员外只是微微偏开了头,一股细流从胯下喷出时,他发现少女的肉穴居然蠕动着也流出了爱液。“伯父我不行了,不要再弄,这样羞死了。”二穴齐喷的素云稍稍恢复了一丝神智。

    “那可不行,你要是每次都自己舒服了却不顾你的男人,你的男人会怎么想,所以你要让你的男人出了精,才算合格。”“可是,那不就是要,不,不行,你不能插进来。”“不不,你是那个淫贼的女人了。

    我哪敢碰你,我只是教你怎么让男人出精,才能取悦他,来,我抱你。”素云已是待宰的羔羊,茫然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伯父身上,下身的敏感处紧贴着男人的粗长之物,在花丛中不停的跳动。

    “伯父,不,咱们不能。”素云惊慌的要躲,纤细的腰肢却被赵员外拉住,拉扯间,肥美的阴唇在肉枪上滑动了两下,gui头的边棱更是数次刮过敏感的阴蒂,素云啊哼了两声,就一下抱住了身下的男人,不停的喘息。

    “你这孩子,怎么信不过我,夫妻间的乐趣可没那么简单,你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都要有所了解,咱们现在这样并没有做那事,可是不是比你刚才破身的时候舒服多了?”

    素云红着脸点点头,脑海中一片混乱,稍减的情欲因为阴户间男人的坚挺重又点燃,腰臀不自觉的加了几分力气,贴的更紧密。

    “所以说么,你要学的还很多,来再像刚才那样动动,你以后的男人一定会喜欢的。”赵员外句句不离她以后的男人,听在素云耳里却自动把那个人想成了聂雷,既然雷哥哥会喜欢,少女试探的往前一挺腰,又向后一探臀,呻吟了几声,便再也离不开这种滋味。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舒服?”“舒,舒服可是也好难受真的难受”素云已经直了身子坐在赵员外胯部,双手按在男人的胸膛上,小巧的乳房肆无忌惮的来回跃动,腰肢扭动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分。

    “难受是因为你也想要男人的ji巴了,屄里是不是空落落想要找个东西塞满?按正常来说,这会男人就也满足了,下面就会把ji巴插进你的屄里,你就会体验到那绝美的滋味,可我今天只是教你,咱们不能做的,就到这儿吧,天不早了,早些睡,明天我送你回去。”说完坐了起来。

    双手环住了素云的腰,似要让她停下来。“伯父,别,你再让我磨一会,一小会儿就好,啊好难受我停不下来我好想不,不能”

    差一点,还差一点,赵员外的嘴角泛起了得意的淫笑,当粉红的乳头被男人的嘴唇抿住时,素云彻底崩溃了。

    身体的反应不会说谎,澎湃的情欲烧毁了少女的最后一丝矜持,小穴里麻痒的感觉已经堆积到了极致,素云几乎是哭着恳求“伯父,你,你能不能插,插我一下一下就好我忍不住了里面好难受”

    “看来你是真的想要了,不过不要说插,要说肏,这样男人才会觉得你够淫荡,而且用什么肏?你没说男人怎么知道。”

    “鸡,ji巴用ji巴肏我伯父我要,我要你用ji巴肏我求求你,求求你用你的大ji巴肏我”迷乱中的素云已经探手到身下握住了肉枪,雪臀轻抬,就往自己的小穴送去。

    赵员外却故意伸手抬住了她的两片臀肉,近在咫尺但咫尺天涯,gui头甚至已经触上了粉嫩的穴口,偏偏不能再进一步“素云,咱们不行呀,让那人知道了我会没命的。”

    “我,我不告诉他,求求你,肏我,肏我,啊”男人的突然放手,让圆润的玉股直接落了下去,gui头在少女湿润的肉穴中披荆斩棘,啪的一声脆响,柔软的臀肉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腰上,两个人默契的紧紧相抱,一个是被夹的,一个是被撑的。

    “好,好紧的小屄,不知道以后还要便宜多少男人,姑娘,你疼么?”“不,不疼,好涨,你的鸡,ji巴好大,屄里都塞满了。”

    “这也叫大?我只能勉强够着你的花心,要是真够大,你的花心会被顶开的。好了,咱们也肏一下了,姑娘还是起身吧。”“你,你”素云看了一眼赵员外,把头轻轻放在对放肩膀上“你欺负人”

    少女的身子轻轻抬了抬,又落下,往复不知繁几赵员外心满意足的看着身下还在微微娇喘的少女,粉嫩的穴口浓稠的精液还在不断流出,总算爽了一把,虽然刚才被尿了一身,可也算值了。

    高潮过后的素云觉察出了异样,刚才的疯狂虽然让她体验到了难言的快感,可赵员外后来的花样百出,疯狂肏弄,哪还有一开始处处教导的模样,以雷哥哥的为人又怎么会因为不懂闺房的乐趣就嫌弃自己,一定是被骗了。

    他就是为了得到我的身子,可怜我还傻傻的主动要他素云心中凄苦,刚刚有了两个人可以长相厮守的希望,就被现实无情的搅碎,自己失身于他人,再也没脸去找雷哥哥了。

    想到这儿嘤嘤的哭了起来“小宝贝儿,怎么哭了,别哭,老爷我都心疼了。”这会儿也不自称伯父了。

    “你,你是故意的,你就是为了淫辱我,才故意说那些话来骗我,你骗我,你骗我”素云用力的在男人的胸上捶打,没有丝毫效果,却让自己的乳肉颤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你,你又”素云惊恐的看着赵员外,臀缝里的火热让少女的身子一阵发抖“你还没有学全呢,老爷我的花样可不只这几招,来,我再好好教教你”赵员外满脸淫笑着压住了素云。

    天边已经微亮,赵府的新房中,少女的娇啼彻夜不休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