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妈妈的度假 > 第六章贪婪全书完
    怪不得这么晚才来开门。结合他昨晚的所作所为我的心中不免升起一种强烈的鄙视,这一切自然没能逃过妈妈的媚眼,但daniel却并没有什么尴尬,似笑非笑的瞟了妈妈几眼便转身回房了,他说是要去穿件衣服,但我知道他是要把那已上了堂的弹药发射出去。

    我们只得坐在客厅里等,我无聊的四处看着,daniel住的地方基本和我们那一样,两室一厅一卫的标准度假客房,只是布局更加紧凑一些。倒是daniel放在客厅里的鱼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鱼竿并不长,不到一米,流线的仿锥型。

    但比较粗壮有力,这是典型的海钓用鱼竿。还有一些诸如鱼饵丶鱼钩等钓鱼用具也让我觉得很是新鲜。

    但不经意间我发现妈妈的眼神有点不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跳动着一种别样的兴奋和惊讶,顺着妈妈的目光看去,一面放在客厅和卧室拐弯处的落地镜进入了我的眼帘。

    由于落地镜的位置,通过反射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daniel卧室里面的情景。卧室的门没有全开,但透过半开半闭的空隙,可以将横躺在床上的daniel的腰部以下看得一清二楚。

    daniel果然在打手枪。一根巨大的ji巴垂直地挺立着,他正手拿一团黑布在ji巴上用力地套动着,正如他自己在海边排挡上说得那样,他的ji巴硬起来比妈妈的手腕还要粗。

    今日所见足以证明daniel并没有吹牛,就连他自己的那只大手也只能勉强握住。要是换了妈妈的小手恐怕要用上两只吧,又若是把daniel的ji巴放到妈妈的小穴里那又将是一番怎样的情景,是撕裂般的剧痛还是无限填满的快感?关键是这么大的ji巴能放得进去吗?哦!

    天哪,我怎么会想到这些地方去呢?难道我的潜意识里希望看到daniel用他大ji巴,干自己亲生妈妈的小穴?哦!这太可怕了,我赶紧制止住自己可怕的念头。

    daniel的手继续在大ji巴上撸动着,紫色的gui头犹如小孩的拳头,在那团黑布里时隐时现。

    而那单薄的布料早已被daniel马眼里流出来的分泌物浸湿了,分泌物同样流满了整个大ji巴,潮湿的ji巴在阳光地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泽。客厅里似乎也能听到daniel撸动ji巴所发出的吱吱声和他沉重的喘息声。

    妈妈能听到吗?我想她是听到了:雪白的贝齿轻咬性感的下唇,小手紧紧地握成拳头,那肥硕的大屁股也不安的在沙发上微微地摩擦着,显然妈妈从偷窥中得到了极大的刺激。

    daniel撸动的频率明显加快了,呼吸也变得更加沉重,正当我以为他要爆发了的时候,daniel停住了,他用双手将那揉成一团的黑布打开,那团神秘的黑布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那不正是妈妈昨天穿的丁字裤吗?

    怎么会到了daniel的手里,还成了他手淫的工具?我顿时联想到daniel昨晚走时手里捏着的一团黑色的东西。这可恶的家伙!估计这早已不是他第一次用妈妈的内裤打手枪了。

    鬼知道他昨晚弄了几次!daniel把妈妈的内裤打开,把裆部对准自己gui头,性感的丁字裤包不住妈妈肥大的阴户同样也包不住daniel硕大的gui头。裆部那点布料不仅没有包裹住daniel的gui头,反而让他的gui头更显得棱角分明,面目狰狞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     我注意到妈妈的表情变得很复杂,兴奋,胆怯,吃惊,害羞,刺激各种表情一股脑地出现在妈妈的俏脸上。是啊,当一个女人,尤其像妈妈这种成熟少妇,看到别的男人用自己的内裤手淫,心里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呢?

    这本来紧贴自己私处的遮羞之物,此时正包裹着一个硕大的gui头。充血的ji巴,宽大的马眼,分明的棱角这些女人快乐的源泉此时都包裹自己的内裤里,而daniel的脑子里此时会在幻想着些什么呢?哦!

    天啊,这是一幕多么喷血的镜头。妈妈的臀部和沙发之间的摩擦开始剧烈起来,傲人的双峰也兴奋的挺起,两条修长的美腿不断的交换着位置。在高频率的撸动下,daniel终于爆发了。

    一股有力的精液从马眼中喷涌出来,而那薄如蝉翼的丁字裤又岂能阻挡如此的冲击,滚烫的精液从布料的缝隙中四溅开来。转而又落回到黑色的丁字裤上。妈妈黑色的内裤上沾满了daniel浓稠的乳白色精液。

    daniel大口的喘着粗气,巨大的快感让他全然不顾坐在客厅里的妈妈和我。一股浓烈的精液的气味从卧室飘来,让我觉得一阵恶心。

    但身边的妈妈竟不自觉地做了个深呼吸,难道妈妈喜欢daniel的精液,喜欢精液散发出来的另人恶心的气味吗?

    正当我吃惊于妈妈的举动时,daniel穿上一套休闲装从里面出来了,一次手淫仿佛没有消耗掉他多少体力,依旧精力充沛的样子。“年青就是好啊!”这句话是从妈妈嘴里传出来的,虽然声音很轻。daniel说今天除了野炊可能还要露营,peter叫他带几顶帐篷去。他要回卧室稍微整理一下帐篷,叫我们再在客厅等一会儿。怎么这么麻烦!

    我显得很不耐烦。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我说:“小宏别急啊!整理帐篷用不了多少时间的。要不我们去帮daniel一下,这样也快一点,”

    我无奈只得跟妈妈走进daniel的卧室。一走进daniel的卧室,一股浓烈的精丑就迎面扑来,突然妈妈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快走几步站到了床边,我知道她想挡住我的视线。

    但为时已晚,那气味的源头沾满乳白色精液的内裤,显眼地放在床上,被我看地一清二楚。是daniel没料到我们会进卧室帮他整理帐篷,还是故意不拿走?

    daniel本人正蹲在地上整理着露营帐篷,原本可以容纳两三人睡觉的帐篷折叠起来竟只有一本普通字典那么大小,我对此倒是蛮好奇,因为我以前从来没露营过也未曾接触过帐篷。

    正当我全神贯注地看daniel折帐篷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妈妈的手迅速的一动,似乎把什么东西放到了她的包里。再仔细一看床上那条沾满精液的内裤不见!哦,天呐!

    妈妈竟然将daniel刚用来打手枪的的内裤放进了自己的包包里。那上面可是沾满daniel刚射出来还带着体温的精液呢!

    随便一碰都会弄得满手精液,内裤虽然是妈妈的,但妈妈难道就不觉得恶心吗?但让我惊讶的远不仅此,妈妈竟然还将沾满daniel那散发着恶臭的精液的右手,放到鼻下闻了闻了。

    脸上则表现出我从小到大从没有在妈妈那张美丽的脸盘上发现过的表情贪婪。(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