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豪门哀羞风云录 > 第60章平撅着庇骰
    想想两三年前,你老兄的生意哪有现在这么好!“蔓枫听见他们的对话,心里咯噔一下。登敏这个名字她太熟悉了,这是和zx国接壤的b国数一数二的大毒枭,也是龙坤多年的生意伙伴。

    自从zx国的大麻种植业受到颂韬政府的毁灭性打击之后,登敏控制的b国边境地区就成了龙坤最主要的原料来源。蔓枫落入龙坤之手之前,最主要的工作正是和b国警方协调,扫荡b国南部的大麻种植业。

    现在,龙坤把这个人带到这里来,而且看起来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还看过了那让人无地自容的视频,今天这一顿羞辱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这时,登敏已经了沙发跟前。听到龙坤的话,他眉毛一挑,瞪大了眼睛贪婪地盯着蔓枫光溜溜的身子说:“哦,照你这么说,我得拜拜这个大恩人喽?”说着就转过了身子,朝蔓枫走了回来。

    龙坤见状站起身跟了过来。他站在登敏身后撇着嘴阴笑着对蔓枫说:“蔓枫警官,自我介绍一下吧!”一边说一边还朝她比划了一个姿势。蔓枫心里一哆嗦,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她不敢违抗,战战兢兢地举起了双臂,耷拉下手指,垂下眼帘,颤巍巍地说:“我是枫奴,是主人的奴隶,请主人随便发落。”

    说完忙不迭地吐出舌头。她的话音刚落,刷地一下,从房顶洒下一片雪亮的白光,把蹲在砖摞上的蔓枫白花花的身体照得通明。登敏好像一下被照花了眼,眯起眼睛打量着摆出耻辱姿势的白花花的裸体,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强光。

    他抬手捏住蔓枫的下巴,抬起她惨白的俏脸,一边打量一边啧啧有声道:“真的是大名鼎鼎的蔓枫警官唉,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乖啊”

    说着他转过头朝龙坤伸出大拇指道:“老兄真是调教有方。不简单不简单,蔓枫警官都自称枫奴了耶,还说我们是她的主人呢!在我们那一带,大伙听到她的名字可都是躲得远远的哦。”

    他嘴里调侃着蔓枫,眼睛也没有闲着,色迷迷的目光顺着她颀长的脖子转到了她高耸的胸脯上。目光一触到那两粒绛紫的红樱桃,他立刻忍不住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了她的乳房,情不自禁地揉弄起来,他手上揉的起劲,呼吸也随之粗重起来。

    一边揉一边夸张地感叹:“哇,没想到枫奴的身材这么好哦,要是到我们那里去表演表演,肯定很卖座呢!”龙坤这时在他身后接口说:“蔓枫警官,你怎么不说话啊?登敏先生说的你愿意不愿意啊?”

    蔓枫闻声赶紧抬头低声道:“枫奴愿意,枫奴随时听候主人的发落。”说话间,她隐隐感到一道阴毒的目光射在自己赤条条的身子上,好像针扎一样。

    比胸前那两只肆虐的大手还让人难受。可这目光既不是来自抓住她的乳房揉搓得忘乎所以的登敏。

    也不是来自于他身后的龙坤。她忽然意识到,这道阴森森的目光来自龙坤身边的那个留着小平头的壮硕的男人。这人始终一言不发,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

    他那方正的脸型、粗黑的眉毛突然让她觉得似曾相识,但她一时却找不到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看他刚才和龙坤说话时那亲热的样子,应该不是登敏的保镖,而是贩毒集团中的一个有相当份量的人物,这时,登敏的目光已经转到了她的胯下。他俯身弯腰,伸出手去拨弄她毛烘烘的阴毛和软塌塌的阴唇。

    拨弄了几下,他忍不住蹲下身子,伸长了脖子,硕大的脑袋几乎伸进了她敞开的胯下。龙坤见状笑了,他拍拍登敏的肩膀,拉起他和小平头一起朝沙发走去,同时朝身后挥了挥手。一个打手立刻拉起蔓枫脖子上的铁链。拉着她下了砖摞,四肢着地,朝沙发爬行而来。

    龙坤和登敏还有那个小平头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蔓枫四肢并用,被龙坤的手下牵着爬到他们跟前。

    她爬到他们腿前,微微抬起头,怯生生地看着龙坤,小声道:“请主人吩咐。”龙坤朝着蔓枫,把手指向上勾了勾。蔓枫赶紧跪了起来,同时下意识地将两臂平端到胸乳的高度,两只手耷拉了下来,吐出舌头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龙坤征询地看了登敏一眼。登敏色迷迷地端详着眼前这漂亮女警官赤条条的酮体,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了,竟没看到龙坤的眼色。小平头在旁边见了,轻轻拍拍他的大腿。

    登敏一惊,下意识地转头看着他,诧异地冒出一句:“少校”这短短的两个字像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蔓枫的脑海,让她浑身微微一震,开启了她因饱受淫虐而封闭的记忆。

    少校、小平头、方脸重眉。天啊,原来真的是他!原来,wy警局缉毒组近一年多来发现,虽然zx国的大麻种植面积减少了百分之九十,但wy城里的毒品交易和过境运输案的下降却完全不成比例,经过对抓获的毒贩的审讯和分析,发现b国的毒贩已经成了龙坤集团的主要毒品来源。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bsp; 除了与b国警方联合围剿b国边境的毒贩之外,wy警局的另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追查大批毒品的入境通道,经过一段时间的侦察,缉毒组怀疑军方有人与毒贩暗通款曲,利用自己的特权,帮助或保护他们将毒品偷运入境。

    蔓枫到缉毒组之前,他们就已经查到一些线索,怀疑军中的一些中高级军官与此事有牵连,其中一个就是负责两国界河水域巡逻的一个叫披侬的少校。

    蔓枫虽未见过披侬本人,却见过他的照片,其相貌特征正是小平头、方脸浓眉。缉毒组原已对披侬安排了监视手段,经手的就是那个叫弘的同事。原准备一拿到证据马上就实施抓捕,却因为弘太太的失踪和弘的调离搁置了下来。

    蔓枫接手后重启了对此事的调查,但案情尚未水落石出,她自己却又落入了毒贩的陷阱。不但沦为了毒贩的性奴,而且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碰上了披侬,真是冤家路窄啊。

    难怪他对自己的目光那么阴毒。不待蔓枫多想,披侬朝登敏使了个眼色,不动声色地朝一丝不挂跪在他脚前的蔓枫努努嘴,目光射向了她的下身。

    登敏好像如梦初醒,伸手勾起她的下巴,笑眯眯地说:“好乖的枫奴哦,像你这么又聪明又漂亮又听话的女警官,主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呢。”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咽下一口口水色迷迷地说:“绝色警花,真是秀色可餐啊!枫奴身上哪儿都好看,不过这次嘛,主人想看看枫奴的小屁眼儿,可以不可以啊?”蔓枫的脸白得像张白纸,肩头微微发抖。

    她知道,最屈辱的时刻来了,但她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无论多么丧尽天良的羞辱她都得默默地承受,还要装出欣然接受的样子。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垂下眼帘,慢慢地收回舌头,头一低,小声地说:“是,主人。”说完,就要转身,把屁股朝向沙发。

    坐在一旁的披侬见了,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朝龙坤使了个眼色。龙坤会意,顺手从沙发下面抄起一副手铐,递给了站在蔓枫身边的一个膀大腰圆的手下。

    那汉子接过手铐,伸手抓住蔓枫仍平端在胸前的双手,不由分说扳到她的背后,咔嚓一声上了铐子。蔓枫的心里哆嗦了一下,但也不敢怠慢,反剪双手,垂着头,摇摇晃晃地转过了身子,颤巍巍地弯下腰,头贴在地上,高高地撅起了白花花的屁股。

    趴稳之后,她小心翼翼地往后凑了凑,让自己的屁股尽可能凑近坐在沙发上的登敏,然后,慢慢地岔开了两条白皙的大腿,把自己的下身完全亮给了他。一道白光从天花板上打下来,把蔓枫岔开的下身照得纤毫毕现。

    登敏见了乐得眉开眼笑,忙不迭地伸出长着黑毛的大手,按住她白嫩的屁股,用力扒开。看到那紫褐色的圆圆的肛门,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岔开两根短粗的手指,按住边缘,轻轻地撑开。

    那细密的皱褶一点点展开,他一松手,紧致的肛门马上又恢复了原状,还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两下。登敏深吸一口气,眼睛瞪得大大的,指着蔓枫的肛门叫道:“看,快看,枫奴的屁眼会动唉!”

    说着又伸出手指,再次把圆圆的肛门撑了开来。紫褐色的肛门在雪亮的光线下纤毫毕现,登敏的眼睛瞪得像鸡蛋,目不转睛地盯住不放。

    忽然他把鼻子凑近蔓枫的屁股,像猎狗一样嗅了嗅,大惊小怪地指着被撑开的肛门摇头道:“枫奴,你的屁眼好臭唉,缝缝里都是渣渣,好像屙完屎没有擦干净嘛!”

    蔓枫心里一酸,岂止是没擦干净。每次大便过后,他们要是高兴,就让她自己在砖头上蹭一蹭,要是不高兴,根本连蹭一蹭的机会也不给她,但她只能红着脸回答:“枫奴该死,请主人恕罪。”

    登敏大摇其头:“这么漂亮的女警官,屁眼弄得这么脏,不像话,太不像话啦!枫奴,主人帮你洗洗干净怎么样?”明知道等着自己的是惨无人道的羞辱。

    但她岂敢说个不字。蔓枫哆嗦着嘴唇战战兢兢地答道:“谢谢主人恩典,枫奴遵命。”登敏转头坏笑着问龙坤:“怎么样,老兄,借贵方一块宝地给枫奴洗洗屁眼,老兄不会反对吧?”龙坤呵呵一笑,也不答话,挥手打了个手势。

    立刻有他的手下应声而去,不一会儿就端来了一盆清水和一堆刷子、管子等工具,摆在了蔓枫的脚边。

    蔓枫吓得浑身发抖,却连动也不敢动。登敏踢了踢她的脚,她不情愿地把腿劈开得更大,让他们把水盆放在了她岔开的两腿中间。

    登敏拍拍蔓枫高高撅着的大白屁股,她吓得一哆嗦,慢慢地抬起身,屁股哆哆嗦嗦地半浸在水盆里,但又不敢坐到底。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拼命地忍住马上要流出来的眼泪。

    登敏扒住她圆滚滚的屁股看了看,见看不到肛门,就往上抬了抬。蔓枫弯着腰,把湿漉漉的屁股露出了水面。她的手被铐在背后,头和肩膀都沾不到地,只能靠腰撑着,平撅着屁股,把下身亮给登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