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朱颜血·百合 > 第60章塞満満下体
    “真美妙的合体呢,嘻嘻嘻哈哈”“既然是我妹妹,没有理由让你当条没有自我的尸怪,那太便宜你了”就在茉莉子眼里出现一丝狡狯表情,嘴里继续默念着某种至邪诡异的神秘咒语。

    “波波”经过脖子上魔钥,开启出一道樱红射线注入魔怪体内后,原本应该已死之躯,却突然间又站立起来。

    散发桃红异光的肉体上,苍白的脸皮受被吸盘拉扯之下,剥去了薄薄一层油脂般的皮膜,浑身湿油黏腻的樱子肉体,无意识地爬起身来,脸上备受摧残的伤口、皱纹、缺陷,竟然一一消失了。

    留下的,是接收少女奶油般的细嫩肌肤。混合成的肉体,除了一张清晰雪白的樱子脸皮外,竟似完全吸收朱雀身上一切,从一名二十六岁熟女,彻底被折腾不成人形的悲惨模样,再一次蜕变成年轻、娇艳、又充满着光泽与弹性的少女模样。

    “拉唔沙拿仵干达哈睁开你的眼睛樱子”当茉莉子念完咒语之时,双眼无瞳的黑峻眼珠却突然张开,女体的发色渐渐由黑赤化成樱花般粉红鲜艳。

    身上的变化不只于此,深色的乳晕、肉唇,也在这股异光的感应之下,竟然逐渐变得如蜜桃般的鲜嫩性感。

    “睁开眼我命令你。”突然,当樱子眼珠蜕变回正常瞳孔时,四肢开始能够活动的女人,却是立刻瘫软在地,僵硬的表情似乎正逐渐地苏醒过来。“喝喝茉茉莉子”蜕变完成的樱子,在看见姐姐的第一眼,仍然无法释怀地想要挣扎与哀叫。

    但湿滑的纤细肉体却软跪地站不起来,主动翘高的双臀,竟然还不停挺高地微微摇晃。“嘻嘻看来当了好一段时间的母狗,一时间还改不过来呢。”

    “我是怎么回事?”发觉自己正像头母狗一样频频猛摇屁股的樱子,此时双手也没闲着,拉下胸前内衣,一面开始搓揉着两团像奶油般嫩白的性感玉乳。

    “樱子醒来后该怎么做?我的小宠物”茉莉子挑逗般的淫邪眼神让血亲的妹妹浑身不自觉冷颤起来,不知受到什么力量影响,这副年轻的肉体扯下残破的衣物,就这样一丝不挂地走到姐姐面前。

    “不我啊!恶啊!”接着,樱子却是发出尖锐地可怕哀号,因为火辣辣的屁股后方,好像有什么力量将脊椎狠狠抽出,就在自己看不见的背膀上方,好像还有液体正滴落在自己湿黏黏的屁股上。

    “嘿嘿”阴森的声音在樱子身上格格地怪笑着。雪白的背肌上面,很快地还各自钻出一条像剪刀般的血骨手臂,张牙舞爪的模样,好不可怕!“不唔呜我不要!”浑身剧变成一条蝎形姿态的樱子,满脸痛苦不堪地发出嘶哑呐喊。

    “嘿嘿,又进化了,变成淫兽之后,就不用担心尸肉日渐腐败的问题,只要补充点人的血肉,要维持生理机能不是问题。”

    “嘿嘿亲爱的”在樱子看不见的头顶上方,似乎有个恐怖的印象正在她内心里凝结,不明白那是什么的女人,只能隐约听见背后沙哑可怕的叫唤声。

    “不我死也不要变成淫兽”樱子试图做出最后的挣扎,但手上依然很有规律地爱抚双峰,两截像蝎螯的巨夹撑起前身,颤抖的屁股挺着一条高耸却看不见的长尾巴,整副身躯就好像被人操纵一样,内心充满慌乱、无助与畏惧。

    “可惜你现在已经是了,我的妹妹,嘻嘻嘻”“唔啊恶”当茉莉子话刚说完,樱子苍白的脸颊上,竟立刻涨红地开始呕吐,没多久时间,两条紫青粗大的蛇状淫物,似乎又开始从她嘴里往外抽递钻出。

    “唔噜噗吱噗吱”双眼紧闭的樱子,似乎无法阻挡这肉体异变下的种种刺激,嘶喊的脸蛋再度睁开时,眼睛,竟然又是一对漆黑无瞳的可怕神情。

    “啊杀杀了我唔恶”“别傻了,你是我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合成淫兽,怎能让你这么简单地死去?”

    茉莉子缓缓坐在樱子魔化后的躯体上,手里不知对那条“尾巴”的东西做了什么,腹中的淫物似乎开始兴奋地肿大许多,并且将累积的大量精液,一次又一次从女人嘴唇里断续、断续地,不停射出黏稠腐败的混浊汁液。

    “以后,可不许再说出这种任性话,听见了吗?”茉莉子似乎并非在对樱子交谈,反而像似对屁股后的那条“东西”命令般地指示着。

    “是的亲爱的嘶嘶”阴森的尾巴发出不像人地古怪声响,彻底陷入绝望与恐惧里的樱子,只能从火辣辣地快感抽搐中,一次又一次地颤抖承受着,根本无法终止发自于娇躯内的这场淫邪肉奸。

    “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sp;“唔噗吱!恶死了噗吱!噗!”停不了的黏精早已模糊掉女人的视线,湿黏的脸蛋上,堕落的表情开始抽搐地痴呆傻笑,看着自己一手主导的可怕戏码,茉莉子似乎十分得意,妹妹最终非但不得好死。

    而且,还要连死都没办法解脱,成为一条怎么也离不开被淫兽强奸的淫邪宠物。滂渤的雨滴,像在洗刷罪恶,一晚骤雨,玉露,窸窣地拍打着道场四周。床上的少年,彷佛噩梦初醒,一夜狂欢,琼浆,稀落地洒满在女人身上。

    眼睛直视着天花板上,发泄后的少年,脑海中像纸一样的空白。道场上的床舒服地让人想不起一切,不明白这样的事从何时开始,又是为什么会发生。

    “嗯”肚子里刚吞下精液的女人,嘴巴依旧兴奋不已地舔着肉棒,另一名女子趴在床边,像头找寻猎物的母狗,她的舌尖,从男人下体一路舔到嘴唇,贪婪地吸嘴着舌头,浓郁的淫媚,一边呻吟,一面用力排挤,好让屁眼内的白精,缓缓地再滑出体外。

    “阿姨”幸男伸出的手掌,很自然地放在茉莉子胸口上,银环下的玉乳左右摇晃着,很舒服地享受着侄儿亲密的挑逗爱抚。“啊哈!”

    “咕唔嗯”下体的女人,将肉棒完全套入自己嘴里,身为母亲的百合子,嘴巴还来不及将残留的精液吞下,肉棒内却再一次直接将黏黏热液从喉咙滑到胃里面。

    “妈妈”幸男将肉棒抽出母亲体外,勃起中的淫茎,竟似每射完一次,就会变得越加精壮雄伟。

    “换换我了哈”贪婪的淫妇将自己雪白的和服扯开,红润的骚穴,早已被自己手淫地十分湿润,拾起男人的阳物,噗滋一声,就像喷汁的水果般,无比滑润地将肉棒完全吸住。

    “哈啊!好对用力插插死我!求你啊哈!”幸男很自然地抓住阿姨身体用力抽chā,捣入子宫的硬物,竟似根肉棍在肚皮上来回起伏一样,激烈的抽搐模样,彷佛能带给茉莉子无比酥爽而放声浪叫。

    “我这是怎么了?”打从醒来之后,幸男身体就被这两头饥渴的母狼紧紧纠缠,一次又一次的射精,却让少年对自己身体越来越感到陌生。

    肉体很自然地清楚女人需要,每满足对方一次,体内就多了一股莫名的欲望,即使不停地xg交过一天一夜,发泄不尽的无穷淫欲,依旧让他流连在这两名至亲血缘的淫妇身上。

    “啊!要死了啊!顶深一点!啊哈!”一波又一波的浪叫中,穴里的大肉棒却长出一颗颗骨碌碌地圆肉珠,彷佛呼应着女人而改变,不停摩擦之下的y道肉壁,让饥渴的欲女终于一饱期待许久的性爱解放。

    “这是怎么回事?”内心充满着无法解释的疑惑,幸男的身体,却很老实地执行着自己不明白的邪恶欲望,不停将爆发的精液,注入茉莉子发烫的阴唇内。

    “别害怕孩子哈”百合子将儿子手指塞入肉唇里,嘴唇贴在他的耳旁,彷佛明白他此刻心中的所有疑虑。

    “是别怕你是我们的啊哈”柔媚无力的茉莉子,似乎获得了巨大满足,淫乱的蛛蛇魔女,几乎是头一次露出完全虚脱的模样,柔软地伏在侄儿胸膛用力喘息。舍不得放开的淫妇们各抓着幸男的一只手,用力将湿唇内的精液给抠出。

    然后放入自己嘴里嘴嚼一阵,再把遗精送入对方口中,就像在把玩最珍贵的琼浆一般,开心地用精液舌舔在姐妹白皙的脸颊上,热吻的丰唇还轻咬着彼此舌尖。

    “唔”眼前的这一幕,让幸男的y茎又再度起了反应,当肉棒挺高之时,睾丸的下方却伸出一条同样粗长的大阳ju,形成一对摇晃凶猛的淫猥模样。

    “恢复的好快嘻嘻真有精神”百合子兴奋地称赞着儿子,手中与茉莉子各抓住一条肉棒,小心地让勃起的硬物,能继续填饱她们的饥渴。

    “好奇怪我会变成什么样?”“好孩子别怕,我们会好好教你的在成为真正魔主之前,还要更用力地喂饱妈妈!啊哈!”

    这一次,百合子是独自地享受这两根肉棒,塞满满的下体,让母子两人同时发出酥麻的淫叫声,多次射精后的大淫物,又再度突变成更凶猛的肉锥,火辣辣地顶到子宫里面。

    “哈哈啊呼啊哈哈”嘴里吻着茉莉子,手里抓着母亲的细腰,着魔般的少年肉体,好像不把女人所有孔洞塞满以前是不会罢休。

    “这里哈该填饱这里还要啊哈!”淫邪魔女死命地将幸男手指塞入肉穴内,彷佛已等不及百合子结束,湿淋淋的淫唇就连一刻都忍受不了,必须要更滚烫的精液才能抚平饥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