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历史 > 极品小太监 > 第1088章 给我爆!
    青玄子其实对赵无极所说的第三件事情,内心里是持怀疑态度的。

    因为他了解师傅风凌云的性格,是不可能会留下这样的遗嘱。

    但是宁可信其有吧。

    赵爷也没有必要撒这样的谎,师傅临死前可能也有这种想法,遗嘱必须得遵。

    在把赵无极赶出房间之后,青玄子把屋门关上,开始畅快淋漓地大哭起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哭起来,让人听着也会跟着难受。

    但是他还是称呼风凌云为师傅,并没有叫爹。bigétν

    估计是把心里的这种难受劲,都发泄在哭声里头。

    “师傅啊”

    反反复复就这一句,他这“啊”声中带着一种很心酸的伤感。

    赵无极在屋外头站了会儿,也感觉到酸酸的,很不好受。

    呼吸都感觉有点不顺畅。

    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在帝都西门家的牧场那里,风凌云出手帮忙夯实内力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独自伤感了一会儿之后。

    赵无极想了想就朝风凌云停尸房方向,很标准地鞠躬了三下。

    身边的吉安安提醒了句:“赵爷,等设灵堂的时候,你再行礼吧!”

    赵无极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淡然:“一样的。”

    接下来处理风凌云后事的一切事务,都由青玄子一手来主持。

    赵无极对这种事情他也一窍不通。

    交代赵本善从中协助,青玄子需要什么就给什么,不要在意花多少银子。

    因为风凌云死得比较突然,墓穴之类的也没有提前准备。

    青玄子的决定是停灵七天再下葬。

    在这停灵的七天,他这一脉的几百人道门弟子,差不多也就赶到景光城了。

    这七天的时间对赵无极来讲,太长了,等不了。

    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今天晚上陪陪青玄子,明早就出发。

    并且让吉安安将百通客栈的那些青楼女子解散。

    当天下午,赵无极在自己的发鬓了缠上了一条宽大的白布,为风凌云带孝。

    不说私人的感情和真元内力灌顶的事情。

    单单道门那渡人为善、济世为安的宗旨,就值得人敬重。

    而且道门的门徒弟子们是正儿八经在做事情。

    他们分散到各处,救济、救治战乱中的穷苦老百姓,并不是只用嘴巴讲一讲。

    当天傍晚时分,风凌云的灵堂布置妥当,地点就放在赵府的院子里。

    当天晚上,青玄子以弟子的身份,接受不同来人的吊唁。

    赵无极惊讶地发现,有很多普通老百姓知得消息,都纷纷前来吊唁。

    人数还不少。

    看他们向风凌云棺材下跪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很悲伤,还有很多人掉下了眼泪。

    而青玄子的回礼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只要有人来跪拜,他都会还礼。

    这期间三公主院里的甲五和甲九也过来吊唁了一下,直接离开。

    西门二十七单独来吊唁,然后和赵无极聊了几句之后再离开。

    在接近现代晚间十一点的时候,赵无极和黑岩山的两位师兄、徐太浪夫妇、铁英雄夫妇;

    还有赵本善、赵庆之、吉安安,沈碧莲、王天放等一些内部人员在前院开了几张桌子坐着。

    陪着青玄子守灵。

    铁英雄这个憨憨,他自己作主把会客室里的三箱酒搬了出来。

    然后找黑岩山的欧哩哩兄弟俩一起喝酒。

    理由是:风老前辈是高寿过世,属于喜丧,可以喝酒,而且这么干坐着很无聊。

    见赵本善这个懂行的人没有反对,赵无极也就任由他们喝着。

    让人感觉有点有点不理解的是,怡花楼的焦佩腾也带着十几个乐师前来吊唁,而且他们还带着乐器。

    他们吊唁完了之后,开始演奏起一首哀乐。

    凄厉的唢呐声一起,整个院子的气氛立马就不一样了。biqμgètν

    这种混合着各种乐器的哀乐,让人听了心里头有点起毛。

    全是以高音忽然间转成低音,再转成高音。

    特别是铙钹声,冷不防地“晃当”互击一下,一惊一乍的,很刺耳。

    焦佩腾带着乐师们连着演奏了三遍才停了下来。

    在带人离开的时候,赵无极让他把胡琴留下一把,内心里想到的是:拉几首二胡提前为风凌云送行吧!

    焦佩腾很聪明地连人带胡琴留了下来。

    接下来赵无极的二胡演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脸露惊讶之色。

    他拉的第一首曲子,是华仔的,一起走过的日子。

    这首歌的起调就是二胡,而且曲调并不是欢快奔腾的那种,也带着有一点伤感,可以在这种场合拉。

    第二首二胡曲子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这首曲子的曲调本来就偏向悲伤,赵无极把情感带入进去,拉得很投入。

    音乐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赵无极在演奏的时候顺便哼唱了起来,声音低沉:无言到面前,与君分杯水

    他这连拉带唱的,直接就把众人给听呆了。

    铁英雄听得嘴巴都张得大大的,焦佩腾则是表情陶醉,看向赵无极目光中带着一种极度的崇拜。

    沈碧莲的眼神则是像花痴一样,闪着一种“可怕”的凶光。

    而欧哩哩、欧啦啦兄弟两人的心里对赵无极的认可度,又上升了一个档次:赵爷是真正的文武双全。

    第三首二胡曲子是:长相思。

    赵无极没有跟着哼唱,只是很用心地拉着,但是拉着拉着,内心里有所伤感。

    自穿越以来,虽然一直是顺风顺水的,但是心底总有一种落寞的感觉。

    银子,多的是。

    女人,也多的是。

    但是成功与开心找谁来一起分享呢?

    最后一首二胡演奏完之后,赵无极随手将胡琴还给了焦佩腾。

    起身将吉安安手里的寒铁剑拿了过来,然后把目光看向景光城的城墙那里。ъitv

    他深呼吸了一口之后,缓缓抽出寒铁剑,将剑鞘甩给吉安安,双手持剑。

    催动起拂尘境巅峰所具备的“神识”。

    将捕捉到八百多条粗细不一的元气气机,以精神力强行凝聚到寒铁剑上。

    接着他双手轻轻晃了晃,猛地朝前方劈了过去,嘴里轻喝了一声:“给我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