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悬疑 > 大哥的硬糖 > 分卷阅读33
    谁活到最后还不是个死字。

    叶可够过头去,吻许掣的唇。

    她闭着眼睛,齐的刘海厚嘟嘟的,睫毛长而黑,天生的娇憨和宝气。许掣没办法的,抱她躲到密密的灌木中,接受自家糖果大胆的献吻。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

    许掣手心有点汗,眉毛和睫毛也湿了。

    小姑娘吻了又咬,把舌头探进去,让许掣裹住发狠吮吸。

    黏腻的口水声从唇齿间溢出,银丝涎在嘴角。

    交换和掠夺。

    侵略的气息好浓重。

    新发的嫩绿叶子下。

    两人落了一身的碎枝叶,小丫头红着脸,吻狠了就伸腿盘他腰,怼屁股撞他。许掣没想弄她的,但是生理反应来得太凶猛,硬邦邦的鸡儿隔着裤子戳在叶可屁股沟里。

    想肏她。

    “唔——”

    女孩离开高壮的男生,嘴唇沾着带沫的唾液,眼睛弱弱垂着,脸好红。

    狗腿子顺势倒在许掣怀里,猫叫似的,说“要”。

    “要什么?”

    他气息也不大稳,低头看怀中的人。

    用手指戳她腮帮。

    叶可闭着眼睛不说话。

    羞红脸的样子看着好乖。许掣等不来回应,抱住小人揉屁股,恨不得把手里的两瓣劲肉捏碎,发着狠地想把那销魂的缝隙扳开,好让他进去,捣她,让她叫。

    “就是要嘛。”她赌气捶他,缩着屁股躲。

    男生掐住小屁孩下巴,一字一顿道,“要什么,说清楚。”

    “要……要要大哥弄我。”

    说完,叶可拉拉脸皮,心道还好脸皮厚,一般人说这么丢脸的话可不得分分钟羞愤欲绝。

    “弄你哪?”

    “啊!”她尖叫一声,掐他手臂,“你怎么这么坏的,你再坏,我就……我就不……”

    “你就不要我了?”许掣反问。

    那双锋芒内敛的眼睛,逼视人的时候真的很可怕。

    被逼视的人,还会觉得自己是垃圾。

    而且是垃圾中的不可回收垃圾!

    叶可乖乖缩成一团。

    小手在男生胸膛摩挲,大约按到乳头的位置,就来来回回抚,“你再坏,我也喜欢你的……宝宝最喜欢你了。”

    许掣捉住她手,笑着问,“那在这弄,你不怕的?”

    河埂上时不时就能听到人声。

    水边还有早春的蚊虫瓢虫猪儿虫……叶可帮他扒掉发间的碎枝,哼道,“就是要嘛!”

    天知道女孩子兴致来的时候多可怕。

    现在把她裤子脱了。

    小姑娘能直接把许掣榨干!

    不留一滴的那种榨干!

    57、狗日的,就该变态【2600珠加更章】 < 大哥的硬糖(年代h,1v1)(消灭糖果)|PO18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 /books/684815/articles/7882215

    57、狗日的,就该变态【2600珠加更章】

    许掣笑起来,胸腔的震动传到她身上,酥麻麻的。还没开始那啥呢,小姑娘就泡在酸水里似的,浑身有股劲,想在许掣身上浪出来。

    他身子热。

    这会儿发情了,出汗不说,身体还散出阳刚的男性气味。叶可爱惨了这股味道,抓着大哥的衣服嗅啊嗅的,不过瘾还张嘴舔。

    男生推她脑袋,“别舔,先把裤子脱了。”

    叶可的裤子是孙萍做的。

    除了松紧皮筋,还有股暗绳。有段时间学校男生集体发情,到处脱小姑娘裤子,惨一点的连内裤都下来。许掣方才动手扯了,死活弄不下来。

    就有点气。

    想给自家dy做开裆裤。

    她猛地放开大哥,捞起衣服,就在那猴急猴急解绳子。

    活脱脱一个小色鬼。

    许掣一怔。

    搞不清是自己要弄她,还是她要弄他。

    浅蓝色的棉布裤子松松垮垮往下一拉,细丢丢的小白腿露出来,腿间的蚌肉有点红,很艳。天气还没热,就算热起来,学校里的女孩子也不会穿短裤。

    许掣其实没见过同龄女孩的腿。

    但就算见过,也没这双青蛙腿好看。

    一个冬天。

    叶可的腿捂得过分白了。

    特别是在草木鲜明的绿和阳光刺眼的黄映照下,美艳得赤裸,像妖精。

    他摸她腿。

    手指流连细腻有劲的皮肉,眸里是单纯的欣赏和沉醉。叶可咬咬指头,揪他头发,“大哥,快别看了,快把你的东西给宝宝放进来呀。”

    宝宝已经饥渴难耐了,你这个坏家伙!

    “痒?”

    他笑一下,食指扣到女孩的无毛小缝。

    果然都不用怎么挖,就是包亮晶晶的水。

    淅淅沥沥顺着手指往下流。

    是个水宝宝。

    浪得没脸没皮,就想找日。

    叶可哼唧一声,扑他肩膀。

    “宝宝要嘛,要嘛,要嘛……”

    男生给她念得烦了。

    狠拍小姑娘屁股,“要要要要,要个屁,以后敢对别的男人这么发骚,把你头拧掉。”

    “啊……”叶可给打得脸红起来,想让许掣多打两下,又怕这奇怪的癖好从此落地生根,一天屁股不被吧唧都难受。

    那她成什么人了?

    屁股精?

    小姑娘嘤嘤嘤,双手握拳擦眼泪。

    许掣捏她嘴皮,手指放进去搅,两指抵住小丫头喉咙,从根部掐着呜嚷呜嚷不断制造噪音的小舌头。叶可只管往外流口水,发不出声来。

    哼都没法哼。

    眼看小丫头憋得快咽气,他才扯开裤头耸进去。

    一瞬,毛孔都爽得张开。

    小丫头的缝。

    就很滑。

    还特别能夹。

    小路本来就窄,现在还泥泞。他硬着头皮入到一半,手上松了劲,叶可啊——地嚎出来。她憋惨了,人吊在半空中就等肉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