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 美女县长要潜我:官戒 > 00成17 手指成了老公
    0017手指成了老公

    自己身下的女人都已经发出爱的呼唤了,程长健感受着自己膨胀的已经发红发紫的小头哪里还忍得住。《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cxs.org》

    心里面暴强的压抑着,也不过是过个一两分钟,看着蔺玉凤潮水涌动,双手捧着蔺玉凤的屁股,捅了上去。

    “啊……”程长健这个家伙没有慢吞吞的,长痛不如短痛,一下到底,蔺玉凤瞬间的疼痛让她上半身挺起来,直接被程长健一手搂住,亲了上去……缓解着她的痛苦。

    刹那间在这个房间里面响起了世界上最动人的乐曲。

    外面门口偷听的凌然,已经不管地上的冷,瘫软的坐在了地上,脸上红晕弥漫,如果不是隔着门,如果不是里面的人声音更大,全身心的投入,也能够听到她小嘴里面轻微的哼着。

    这个丫头岁数也比程长健大那么一点,身心发展都成熟了,都和程长健玩过那么多次亲亲,甚至整个身上都被程长健吻过来了,可惜每一次在蔺玉凤家里面时间都短,让她很惋惜。

    一只手伸到了裙子里面抚摸着,屁股下面已经有不少水了。

    这段时间以来,被程长健搞得温吞水,不上不下,好多次夜里面一个人在床上都差点用自己的手指捅破,如果不是坚守着第一次要交给程长健,早就让自己的手指成了老公!

    里面酣战不停,外面也没有离开。

    可能是第一次大战过头,蔺玉凤累了,第二天没有及时起床,让凌然早起来了,看到蔺玉凤门前地上的湿痕,脸色通红的要紧找拖把拖干净,毁灭证据,不被发现!

    现在三海县发展顺利,蔺玉凤又是这个样子,程长健不得不让她休息一天,帮他请假。

    还让凌然请假在家陪她,外面厨房里面是红枣人参顿草鸡,香味直飘。

    不过程长健却还需要去县里面,不是报道一下,而是必须要有什么事情去看一下,交代一下,还有些要拿回来给蔺玉凤处理。

    这走到门口,凌然嘟着小嘴,非要程长健亲一下。

    程长健自然是知道她的意思,昨天夜里面被自己两个人的声音折磨了,这需要补偿。

    马上就拉着凌然把她压在大门上面痛吻着。

    分开的时候凌然是喘着气,红着脸,眼神迷离,程长健终于知道了几个女人之中,凌然其实最为粘人,现在看起来更是有些顽皮,古灵精怪。

    柳月大妇风范,事事设想周到,蔺玉凤显得有些平淡,这个丫头却是转在其中到处占便宜。

    当然实际上占便宜的是程长健。

    奋斗了这么久,不单单是真的得到了蔺玉凤还连她表妹都要陷进来了。

    柳月基本上每天一早一晚两个电话会打过来,双方联系很频繁,除了说肚子里面的孩子之外,还有鲁长生的情况,越来越让人担忧。

    可是现在鲁家和柳家都没有注意太过于变得瘦的鲁长生,因为柳月怀了孩子,让他们全都极为高兴。

    两个人已经拍了婚纱照,直接看了最近的黄道吉日决定结婚。

    一切都是双方父母操办,谁也不能够反驳,更何况这两家实力雄厚,家里别墅不知道有多少,随便找出一个环境好的,直接布置起来,那么强大的财力布置新房还不是太难。

    至于要邀请的人,请柬都分分钟的印刷好,酒店都是自己的,一个电话过去全都照办。

    两个人也没有让人看出一丝不妥。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就如同三海县的建设,有种势不可挡的味道。

    可是每一次柳月在电话里面提到鲁长生,程长健总有种不安,鲁长生自己很了解,宿舍四个人,尽管他们三个都有些纨绔子弟的味道,可是出去逢场作戏也最多是拍拍女人的屁股,摸两把,从来没有和女人真的搞上。

    换句话说,程长健很肯定像方承渊和鲁长生还是处男,至于宗任飞,现在和李清清的妹妹李清丽还打得火热,似乎真的谈恋爱,很可能不是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鲁长生是怎么样会有那种病的。

    当然这只是程长健对于艾滋的猜测,还有可能是白血病,不过这种病遗传的几率并不大。

    而鲁长生都不碰柳月,就是深怕有了孩子也会有这种病,所以程长健想来想去只有这两种,可是前一种能够吃药拖时间,难道他连时间都拖不下去了吗?免疫力难道已经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如果是艾滋,那么他是怎么得病的是一个问题。

    另外严重的问题就是到时候孩子出生,鲁长生没有了,那么那个时候两家人肯定会知道他是什么病,那么他们肯定会查孩子有没有问题,甚至柳月有没有问题,如果孩子确定没问题,双方很可能会怀疑,回去鉴定孩子的dna,而自己能够想到的,鲁长生也能够想到。

    他会用什么方式来来掩藏这一点?

    程长健越想越觉得害怕,鲁长生很可能会用一种对自己极为残忍的方式结束生命,为了他的计划不被人知道……不被双方父母知道!

    程长健咽着口水,十分艰难。

    柳月是个极为聪慧的女人,她心里面应该有数,可是怎么劝解,到时候具体怎么办……可能柳月也很痛苦!

    程长健突然间发现,这事情比在官场那些阴谋诡计难对付多了,因为要面临太多的感情!你不忍心伤害的感情!

    这事情程长健没有和蔺玉凤说,因为这段时间蔺玉凤心情很不错,夜夜笙歌,良宵苦短!

    “21号我要去趟明珠市……”

    程长健看着还剩下几天时间,不得不和蔺玉凤先说一声。

    蔺玉凤愣了下:“明珠市,怎么又要去同学聚会?”

    程长健苦笑了下,蔺玉凤反应过来了:“他们要结婚了?”

    “是!”程长健苦着脸,双手抱着头,蔺玉凤看得出来他很痛苦,坐到了他身边去:“你怎么啦?这事情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何况他们确实是要结婚的,不然怎么像家里交代,又是突然间有了宝宝!”

    程长健摇摇头:“不是这个……我是怕老大最后要做傻事!”

    “做傻事,为什么,他好好的能够活着得日子不多了,应该珍惜才是,怎么会做傻事?”蔺玉凤安慰着。

    “你不懂,就是因为他活的日子不多了,才要做傻事,他不能够被人发现他身上的病……”

    “你想多了,往好的方面想想好不好……”

    蔺玉凤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自己也从程长健和柳月嘴里面听说过鲁长生还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甚至可能会很快!

    “人都要没有了,还怎么往好的方面想,想他会失踪吗……”程长健苦笑着,突然间感觉到这倒是很有可能,却不知道鲁长生会是怎么样计划的!

    “好了,你的任务是好好照顾柳月和那个孩子,完成鲁长生的嘱托,这才是你要做的事情。”蔺玉凤抱着程长健的头轻轻地抚摸着。

    蔺玉凤心里面对鲁长生是抱有很大感激的,因为三海县去年第一个大的投资就是嘉茂集团的,如果不是鲁长生,三海县不会打开局面,这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却要面临这种事情,只能够说是天妒英才。

    他能够在自己走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好,事无巨细,足够说明这个人的才能非凡,如果他能够活下去,蔺玉凤相信嘉茂集团会发展的更加迅猛。

    只是世界上不幸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从古到今陨落的年轻的天才多不胜数,有些事情要来,谁也挡不住。

    接下来几天看起来程长健都很平静,但是蔺玉凤知道他根本没有放下。

    程长健相处四年的老大,有深厚的感情,然后是要了他的未婚妻,这无论如何对于程长健来说在心里面都是一块石头。

    眨眼间就到了二十号,这天程长健就早早的赶往明珠市去了。

    蔺玉凤自然是不方便同行,不管是用哪种身份都不方便。

    程长健就一个人乘了前往明珠市的长途汽车,尽管早就回来的何晨光要和他一起去,不过程长健还是让他留下来做蔺玉凤的司机。

    上午出发,等到到明珠市的的时候,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方承渊早就在汽车站外面等着,车子里面还坐着宗任飞和李清丽,这两个人坐在后面,亲亲我我,让方承渊大是恼怒。

    “哈哈,老三,来得晚了啊,我们为了等你已经快要饿死了,这顿饭你要请!”

    一顿饭而已,谁也不差那点钱。

    不过瞥了一眼后座上面两个人手握着手,互相靠着,程长健都有些受不了:“这我们两个人还坐着呢,你们能不能够不要这么亲密!”

    “怎么受不了啊,受不了你怎么不带个美女来,你身边不是美女很多吗……”宗任飞完全不放在心上。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程长健鄙视着:“吃完饭呢,我们去哪里?”

    “当然是去看看老大的新房,那里可是三千平米的别墅,娘的,他们能够光明正大得住,你说我和老四怎么这么悲惨,明明不差那点钱,只能够住住小别墅算是不错了!”宗任飞那个感叹啊,很不爽,很遗憾。

    “嘿嘿,你让你们家几位退出来不就能够住了吗。”程长健笑着,自己可是很清楚,方家和宗家两位老爷子在首都住的地方可是以前的四合院,宽敞着呢,环境也极好,哪里比不上别墅了,再说他们会在乎别墅吗?

    不过是因为这一年多的时间,不能够让他放肆的做他纨绔子弟应该做的事情,让他郁闷而已,因为做了可能就被人抓到把柄,那宗省长的大好前途可能就毁在在他的手里面。

    牢骚归牢骚,宗任飞还是知道轻重的。

    下午快一点了四个人才到了鲁长生别墅,这仅仅是鲁家的而其中一套房子而已,和宗任飞说的一样,三千多个平方,这是什么概念,在明珠市买的话需要多少钱?

    李清丽被宗任飞牵着手,很好奇的看着周围,有些羡慕,但是和她姐姐那种虚荣是不同,这个女孩子并没有那种非要找个有钱人,富二代的打算,可是却偏偏被她遇到了真正的官三代,富二代。

    相比于她姐姐勾搭上的有老婆的,肚满肠肥的大了几十岁的小官,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你们来了,里面坐吧……”

    鲁长生走到门口迎接着,宗任飞看的大惊:“老大,你在减肥吗?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有没有什么秘方,我们合作开个美容公司!”

    “去你的。”鲁长生笑着。

    程长健脸色一黯,鲁长生朝他笑了笑摇摇头,让他不要说。

    “走吧进去看看……”

    鲁长生作为主人,把人带了进去,三千多平米的地方自然是不小,外面现在的小别墅,也不过是三百个平方左右,这里就是他的十倍,而且这仅仅是房子的面积,还不算上别墅前后的花园,游泳池,还有一小块菜地。

    在内地而言,这种面积的别墅自然是算得上奢侈,在这个名为皇朝御都的别墅小区,这样大的别墅有九幢,其余的都要小一点。

    名为皇朝御都,听起来就知道是皇朝集团名下的房产公司开发的,不过这里却是被鲁长生父母买下来。

    按照自己这个国家男方骨子里面的想法,婚房还是男方准备的好,尽管两家谁也不差那点钱。

    “叔叔阿姨好……”

    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鲁长生的父母自然是在这里准备着东西。

    尽管大场面见得多了,大人物见得多了,可是这一对父母还是忍不住的激动着,就一个儿子,一生一次,终于养了这么大,要结婚了,怎么能够不激动,让子女成家立业,这是父母心里面一种最基本的愿望,和健康平安没有差别!

    “好好好,你们自己玩吧,我和你们阿姨还有些事情要做,就不招呼了!”鲁新良这个时候也是笑容满面。

    堂堂嘉茂集团的董事长,等明天自己儿子结婚了,自己就准备在家里面养老了,集团的事情彻底不去管了,老夫妻两个人出去旅游一趟,然后就回来准备抱孙子,这也是老年人的乐趣。

    “那我们就打扰了!”

    面对着这两个人,程长健心里面更是难受,有种要把事情告诉两个人的冲动。

    不过鲁长生笑着一把拉住了他,拉着几个人在里面转着。

    “其实这么大的地方,我也挺讨厌的。”鲁长生哈哈笑着:“你说打扫起来也麻烦,请人吧总是不太放心,按照我说两上两下的有个小院子的小楼房最好,像以前的四合院一家老小都住着,或者三室两厅一厨两卫的也舒服,但是这个地方,两个人住着,心里面都有些空荡荡的,夜里面躺在床上都有些害怕,太空了……”

    “老大,你这是炫耀吗?”宗任飞笑着:“要不……我和老四把你旁边两幢买下来,和你做邻居……”

    “那敢情好,如果你们不怕惹麻烦的话!”

    “开玩笑,开玩笑的!”宗任飞笑着,自己真要买这个别墅,恐怕就算是家里面允许也会被骂一顿,又不是钱多,家里面仨个人需要这么大的别墅吗?

    这三千多平米的地方转下来,几个人终于在大厅里面泡了杯茶,吃着东西感叹着。

    鲁长生笑道:“我说你们两个人好好地,我个人觉得还是子承父业的好!”

    “怎么,我们老头子买通你,让你来劝说?”方承渊难得揶揄起来。

    “我是说真的,这样一来你们想啊,娶个老婆可以帮你们管家里面的公司,自己在官场上面,和老三三个人,三剑合璧,三个火枪手嘛,那还不所向无敌?以后也能够帮我照顾照顾嘉茂集团和皇朝集团!”鲁长生笑着,程长健却听出来鲁长生有种嘱咐的意思,不过实在是太委婉,几个人没有听出来。

    “真的假的,你们两家巨无霸还要我们照顾……”两个人瞪大眼睛:“我们两家的公司都比你们家小一半好不好,不要这么刺激我们!”

    “我是说真的,在我们国家你们也了解,官商结合才能够做强做大,除非你能够有别人模仿不了的技术,但是那样子恐怕有些掌权的人又要为了私欲找你谈谈,我是怕老三一个人势力孤单,要是你们三个人,那就进可攻退可守,形成品字形攻守阵型,无往而不利。”鲁长生叹着气:“你们只看到了官场的勾心斗角,那里的阴暗计谋,可是官场其实也差不多,你去招标现场如果你们有些关系也是寸步难行,你们两家只有你们这两个独子,这是劣势,你们老爷子,老头子还能够成一段时间,可是能够撑到什么时候呢,不是我说不好听的话,但是人有旦夕祸福,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下一分钟会怎么样,天灾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你们要未雨绸缪!你们两个人这么做,只是考虑到了自己的感受,可是考虑过父母的感受吗……他们不逼你们,也是爱你们,可是你们两家站的这么高,政敌不少,一旦上面两位不在了,你们的集团会受到什么样的攻击,想过没有……”

    鲁长生是语重心长,可是无形之中还是在感叹自己一样。

    程长健越听越担心。

    宗任飞和方承渊两个人好奇的看着鲁长生,虽然这家伙是老大,但是从来没有这样子语重心长的说话,教训人一样。

    宗任飞撇了撇嘴:“你是准备去部队里面当政委的吧!”

    “我这是作为老大,和你们具体的说一下,这是关心你们,这种话我只说一遍,以后你们想听也听不见了!”鲁长生脸上笑着,却皱了下眉头,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把身体靠到了沙发上面,翘起了二郎腿,调整了下姿势:“老三一个人以后能够爬多高我们不知道,就算你们两家帮忙,可是日后他始终是一个人,到时候只剩下你们三个人的时候,他一个人能够挡得住那么多攻击你们的人吗?”

    “老三是超人!”宗任飞还在强硬着。

    “在地球上,奥特曼是有时间的,超人是怕氪星球那个什么氪的,话梅超人变身需要话梅和电话亭的……”

    李清丽听了噗嗤笑出来,太搞笑了!

    “老大,你带坏小朋友,看那么多动画片!”宗任飞笑着。

    “行了,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们,好在你们现在岁数也不大,三十岁之前尽早决定,我想你们家里面还是有办法把你们安排在一个合适的位置的,或者你们现在不听我的话,有一天你们会静下来好好地想想的。”鲁长生喝了口茶:“现在国家在尽力整顿,那些世家大族把持着不少官场的都会被上面想办法剔除,因为这些人如同古时候科举制度之前的那些士族,高高在上,把持了各种力量,国家需要良性发展,这是不允许的,一代传一代岂不是成了皇帝,下面的人分封诸侯,群雄割据一般,但是你们两家到了你们这里却是单传,这反而是一件好事情!”

    鲁长生的话很中肯,点名了事情的重要,优点和弱点。

    如果是程长健早就一口答应了,可是宗任飞和方承渊两位大少从小见识了各种手段,尽管知道自己从小熏陶,要比手段,不会比别人差,但是心里面就是有个疙瘩,那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和真正的战场一样残酷!

    如果可以选择,两个人宁愿选择一辈子不要长大,或者生活在普通人家里面,最后退一步也愿意一辈子当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可是显然,现实是残酷的。

    之前的三海县酒会上面两个人出现是以家里面集团的代表出现的,可是现在鲁长生的话,却不得不让两个人沉默下来。

    一只脚跨向了商海,是不是要收回来,转向仕途!

    “老大的话很有道理,你们想想清楚……”程长健也插了句话:“三十岁之前一定要做个决定,你们还有好几年可以潇洒,应该值得庆贺……”

    两个人听了笑起来。

    “不过在没进官场之前,这几年在商海里面打滚,或者也有好处。”程长健继续说着:“商场上面交到的朋友,或者日后也会成为你们仕途上面的助力,也正好见识一下,商海和官场有什么不同,阴谋,黑暗是不是一样,或者你们会了解一点!”

    程长健尽管没有从商,但是单单自己手握森达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让他搞来一桩破婚姻,还和陶世义他们有了一份协议,里面各种中争权夺利极为敏感,甚至……程长健还想过自己父母飞机出事情是不是也是这些人搞的鬼!

    不过这只是猜想,似乎还不至于这个样子!

    鲁长生点了点头:“老三说的不错,不过这是你们自己的路,但是你们选择的路会影响到自己家人,孩子,甚至于往大了说你们家里公司的员工都可能受到波及,要小心!”

    “好了,知道了!”方承渊听了嘟囔了一句:“这事情我们会考虑,你们放心好了,大喜之日,想点好的事情,不要扯这些……”

    鲁长生无奈的摇着头,这事情还要他们自己想通。

    “我说老大,你让我们今天就来,但是我怎么没听说你找什么人做伴郎啊!”宗任飞问着。

    鲁长生道:“不需要伴郎伴娘,简单点就行,搞得那么隆重,我又不是明星,不过明天要去迎亲,你们和我一起去……”

    程长健和两个人一起点着头,心里面却不是滋味。

    “老三,你跟我来,我有些话和你说!你们两个不要来偷听!”

    “擦,明天就要结婚了,你今天还想要搞基啊!”宗任飞声音很大叫着,身边李清丽咯咯笑起来。

    “你才搞基呢!”程长健瞪了他一眼。

    两个人没有去任何一个房间,而是到了二楼的阳台上面,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除了他们两个人,谁也不知道他们具体说了什么。

    只是程长健明显的稍微沉默了点,尽管装的若无其事,可是却多了份沉重的心事。

    按照这里的习俗,第二天早就扎好的彩车浩浩荡荡的出发,程长健做了第一辆接新娘彩车的司机,里面只有他和鲁长生。

    在鞭炮和炮仗声之中出发。

    其实不管是鲁家还是柳家,本来集团总部和家都不在明珠市,不过却选择在这里办,自然是看中了很多事情,这些程长健能够推断到一些,但是具体的却不知道。

    柳家的别墅就显得比较温馨,因为相对于三千平米别墅的而言,这里是六百多平米,只是五分之一。

    到处贴着喜字,红色的喜庆事物映入眼帘,别墅周围不少人,停着不少车,自然是都来头不小。

    哄哄闹闹的鲁长生捧着玫瑰花进去。

    柳月今天很美,白色的头纱是束在了头发后面,低胸的白色婚纱,白嫩的脖子上面挂着闪耀着钻石和水晶的项链落在她雪白的胸前,**的手臂完**在外面,一脸娇笑,看着进入房间的鲁长生。

    当然后面还有几个人。

    “新郎官,新郎官,不要这么着急……怎么已经到了这里来呢,下面先吃东西……”

    楼下跑上来的人叫着,各地有各地的习俗,这个地方新郎官来接新娘子,需要吃五样东西,荷包蛋,团圆等等……

    鲁长生几个人很快被拉了下去。

    等到下午的时候,柳月才被接走,汽车里面三个人并不尴尬,只是有些沉默。

    “有什么事情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程长健转动着方向盘,轻轻地说着:“柳月我会好好照顾,鲁家、柳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可以放心,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够动他们!”

    当着两个人,程长健又说了一遍。

    三个人这种复杂的关系,在这个车子里面,后面车子跟着,可是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纠缠。

    “交给你我放心,柳月有你在我很放心,唯一的就是我的父母,所有一切我都计算好了,准备好了,我能够预见到的事情我都做了准备。”鲁长生笑着:“不要苦着脸,柳月这一生我可能只能够做到这样子了,能够娶你,但是照顾不了你,不过就像那个歌里面唱的,我能够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以后我父母……就拜托你们了!”

    鲁长生越是表现的平淡无奇,脸带笑容,两个人越是心里面感觉到难受!

    婚礼很顺利,来的人物很多,除了亲朋之外,都没有收礼金,甚至酒水都显得简单,因为来的人之中有不少当官的,你要是弄得太隆重,这些人就不敢来了。

    没有闹洞房的习俗,因为接下来也没有人知道新郎、新娘到了哪里去。

    婚礼结束之后,柳月就换了衣服和鲁长生失踪了。

    不过没有人去寻找他们,在他们看来,这年头小年轻需要自己的空间,需要自己疯狂,长辈的多管了就不好了。

    当然同时失踪的还有程长健他们几个人。

    只是方承渊和宗任飞带着李清丽是很快告辞了回家了,这婚宴上面那么多人觥筹交错,他们喜欢热闹,但是并不喜欢这么多人的场合。

    在新房里面,柳月是慢慢的睡着了,程长健把她抱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坐着,鲁长生只有一句话:“不用担心,人生自古谁无死!”

    两个人对月当空,喝的却是茶。

    不过鲁长生很显然是身体不支,精神和体力都跟不上了,大半个小时过去,摇摇晃晃的就在沙发上面睡着了,空荡荡的别墅,就剩下程长健一个清醒的人。

    生命何其脆弱!

    大半夜的时候柳月可能是休息了之后起来上卫生间的,毕竟婚宴之上喝的饮料不少,看到鲁长生和程长健不知道在哪里,下得楼来,看到鲁长生睡在沙发上面,程长健已经帮他盖着被子,程长健一个人在黑暗之中抽烟。

    “怎么还不睡……”柳月在他身边坐下来问着。

    程长健摇着头:“睡不着!”

    柳月靠在程长健怀里面,贴着他的胸口:“不用多想了,有些事情我们只能够顺着他的计划发展,人定胜天也要看什么事情,生老病死,我们最多只能够有手段拖延,但是时间有限,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如果有来生,你可不可以让我好好爱他,就他一个人,不要遇见你!”

    程长健点着头,他可以出手狠辣,对那些敌人残忍,可是自己也是人,面对兄弟,面对爱人,怎么能够狠得下心!

    两个人相互偎依着,并没有睡,可是也没有什么亲热的举动。

    谁都想不到这个大喜的日子这新房之中会是这样子的景象。

    喜悦完全被这种愁苦,悲痛的心情塞满了。

    “你上去睡一会吧……”程长健身上的烟全都没有了,深深地呼了口气,搂着柳月的腰说着。

    “你也找个房间睡一会?”柳月却是怕第二天早上会不会大早有人来,看到了自己要是和程长健睡在一起就不好了。

    “不用了,我马上走了!”程长健说着。

    “走?现在?”柳月惊讶的问着:“你乘着长途汽车来的,现在哪来的车子回去,别傻了……”

    程长健摇着头:“不了,要是早上再走或者还会有不必要的麻烦,记得有事情打电话通知我,我也会每天打电话给你的!”

    “好!”柳月点着头,把程长健从到门口,程长健亲了口柳月:“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相信你!”

    黑夜之中程长健走了,步伐显得有些沉重。

    一个人出了小区,打的到了汽车站,坐在车站里面,等待着早上最早一班五点多钟的前往三海县的长途汽车。

    朝阳初升,极为浓烈的光芒。

    程长健的心却始终没有再活跃起来。

    蔺玉凤和凌然每天变着法的逗着程长健高兴,程长健表面上是恢复了可是两个人都能够感受出来他和以前的不同。

    蔺玉凤每天和程长健在一起,这个男人心思沉重,心里面有他的痛苦,可是做起事情来却更加稳重。

    相比之前的急躁,现在更加冷静。

    好像鲁长生的事情给了他不同的感悟,让他成熟。

    蔺玉凤也经常接到柳月的电话,两个女人聊些什么事情程长健都不知道,因为蔺玉凤接到柳月电话总是偷偷的躲起来接听。

    “蔺书记……”

    这一天大清早的,何晨光开着车,带着程长健和蔺玉凤前往县政府,却在县政府大门口被人把车子拦了下来。

    一群人,穿的一看就是民工,身上的衣服很脏,灰尘,水泥,戴着安全帽,脚上的是黄布胶鞋,脸上到手上都能够看得出来风吹日山的痕迹,老茧,黑兮兮的洗不干净的手,十来个人却是直接挡在了汽车面前。

    程长健愣了下:“我下车问问……”

    程长健走下车,看着这么多人问道:“你们好,不知道你们……”

    “我们找蔺书记,我们有大事情要报告!”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人根本不理睬程长健:“你让开……”

    说着就要冲到车门口。

    程长健连忙拦住道:“诸位,我是蔺书记秘书,我叫程长健……”

    “你就是程秘书……”几个人本来要拉开程长健了,一听停了下来。

    “程秘书,你要告诉蔺书记,工地上不能够施工了,再做下去要出大事情了!”那个中年人叫着。

    程长健一听眯着眼睛:“出大事,什么工地?”

    “中学,三海县中学,新校区,现在不是在建吗?那办公楼,教学楼,都不能够在造下去了,会塌的!”

    “什么……”程长健大皱眉头,脑袋里面马上冒出来:豆腐渣工程几个字!

    “我们走,里面大厅里面说话……”程长健当下招呼着,趴到窗口道:“蔺书记,三海县中学可能有问题,这些民工有事情要反映,我让他们在楼下大厅说话……”

    “好……”蔺玉凤点着头。

    程长健招呼着人一起走进去,何晨光开着车子先和蔺玉凤进去。

    十来个人很是激动,走起路来都显得不自然,手脚有些颤动。

    大楼楼下本来就有用来接待人的地方,如同小会议室一样,楼下的人看到程长健带着一群民工进来愣了下。

    “小陆,帮每个人泡杯茶进来!”程长健看到人叫着。

    “好,马上就来!”

    “程秘书,我们不喝茶,我们说完就走,你们也要快点,时间不等人!”这些人哪有空来喝茶啊,人命关天啊!

    “好……里面请……”

    “大家坐吧,我是蔺玉凤,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和我说!”蔺玉凤在里面等着,招呼人坐下来。

    一群人也不客气,那个中年人显然是个头:“那……那我就先说了……”

    “您说!”

    “蔺书记,我们是三海县中学新园区的民工,这中学现在不能够在造下去了呀,会出大事情的……”中年人激动:“教学楼最高三楼,办公楼也一样,现在造到了二楼顶上,今天顺利的话就要到三楼平面了,可是这里面有问题啊,别说以后学生不敢上课,就是再造下去,我们这些民工都感觉到危险,不敢去工地……”

    “具体的能说说吗,到底怎么回事,偷工减料?”

    “哪里是偷工减料,那样子倒好了,他们是偷换了建筑材料,好的水泥换成了劣质水泥,钢筋换成了竹条,那能用吗……别说一个班级五十个左右的学生上课,就是我们在工地上面做工都感觉到危险害怕啊……他们是造好了之后拍拍屁股走了,可是我们都是三海县人,我们的孩子在这里念书,我们不能够坑了自己的孩子啊!”

    这些人是没有多么高尚,但是却有一颗无私的保护自己孩子的心,你去毁灭世界,但是不能够伤了我的孩子!

    最朴实的普通人就是这样的子自私,但是他们的父爱、母爱是无私的!

    “会有这样的事情?”

    蔺玉凤皱着眉头,现在那个黑心商人敢这么做?

    “是真的……蔺书记,我们这些人是劳务输出,一个月前才去的工地,他下面确实是钢筋混凝土,但是这上面我们三天前才发现了大量的竹条,感觉到不对劲,可是我们不知道他们这么多竹条是要做什么的,其他的人也不说,我们只能够看他们怎么做,最后才发现这些是绑在了下面的钢筋上面,上面依然浇筑上去,可是竹条有韧性,却承受不了太大的重量啊。你说孩子们这么能闹,要是跳两下楼塌了可怎么办?您可一定要查清楚啊!”

    “你们全都看到了,这件事情确实是这样子……”程长健问了下。

    “是,蔺书记,程秘书,我们保证不会有错,我们害谁也不能够害自己这里的孩子!”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叫着。

    “三海中学是什么公司承建的?”

    程长健道:“我记得不错的话是明珠市一家明辉建筑公司承建的,这家公司据说之前拿过不少建筑方面的奖项,资质也高,而且招标的时候他们的价钱……”

    蔺玉凤冷笑了下:“叫上该叫的人,我们上工地去,通知人今天上午的会议取消,还有大家先不要离开这里,就坐在这里喝茶吧,如果吃午饭我们还没有回来,会有人帮你们送午饭的……”

    “蔺书记,你这是……”一群民工可就不爽了,你这算是软禁我们?

    程长健笑道:“大家不要误会,你们不能够去工地,这是为了你们安全考虑,这些人这么丧心病狂的用竹条代替钢筋,难道他们会对你们告密的人手软吗?你们在这里是保护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所以你们不要出去,上厕所的话出了门走到尽头就是,我会让外面小路帮你们送茶来……”

    一群人恍然大悟:“蔺书记想得周到,不像我们没文化,所以孩子们一定要念书,那种学校不能够再建了……”

    “好,你们安心在这里等着,实在无聊的话,让小陆搬台电脑过来看看电视……最晚到下午下班之前,我们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谢谢程秘书,我们不出去,为了孩子我们也不出去,您放心!”

    程长健点着头,这些人出现,这事情显然不会是假的,因为只要去一看就能够知道了,没想到各地出那么多豆腐渣工程,负责人全都绳之以法了,而且自己这里招标的时候再三交代,质量,质量!可是想要找死还是出现了。

    人的贪念,真的是强大,可以让他们不顾被人的性命,不顾自己的往后日子会在哪里过。

    这些蒙蔽了他们的眼睛,心智,实在是可怕。

    官家九戒,戒贪!

    这是有必要的,有些事情能做,但是要见好就收,可是有些事情是万万不能够做得!做了之后不单单是别人万劫不复,自己也会万劫不复!

    程长健一边跟在蔺玉凤后面往外面走着,一边一个个号码拨出去,通知会议取消,通知一些人前往三海县新中学的工地上面。

    “别忘了,给张校长和罗主任挂个电话,让他们也一起去……”坐在车子里面蔺玉凤看到程长健打完电话,又说了两个人出来。

    程长健点着头,拨响了三海县张校长的电话:“张校长,我程长健……”

    “程秘书,大清早的有什么指示?”

    “您就别逗了,我有什么指示,不过是蔺书记今天要视察新中学的工地,看看进展,您和罗主任有空的话现在也就出发吧……”

    “好好好,没问题,我们正好有空!”

    那不是笑话吗?县委书记都去了,一个校长怎么敢不去?三海中学是整个三海县所有中学升学率最高的中学,尽管三海县不富有,但是方堂镜这个人就是老师出生,在人多年唯一有建树的就是教育方面,硬是把三海县中学弄成了全国重点。

    当然,他的偏向性也说明了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县委书记,他的经历注定了他只能够当老师,所以在做了县委书记最后只能够含恨收场。

    没有三两三就不要上梁山!

    新的校区并没有放在县中心,而是显得稍微偏了点,这里更幽静,自然是是和建设学校,念书的环境如果在吵闹的县中心,那会影响学生的学习。

    不过快要到大门口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并没有直接过去,因为需要等齐了人才行。让所有人看看,一切都要准备好。

    蔺玉凤冷着脸,读书育人,这是以人为本的开始,除了教授孩子知识之外,最重要的是教授人做人的道理,可以说学校是承接这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希望,人类进化最重要的一个枢纽,一个环节。

    多少家长宁愿自己吃糠咽菜,宁愿自己住破砖房,但是也希望学校能够建设的好。

    没想到今天自己治下的中学还出问题了。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不知道这些承建商是什么人教出来的!

    “我们需要一个鉴定各种建筑工程的团队!”蔺玉凤小嘴张开说着。

    “那我们可以招这方面的人,或者直接去建筑学院招人。”程长健说着:“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硬性规定,三海县的建筑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各种工程材料的质量要达到什么程度,我们三海县并不需要高楼大厦,但是十几二十层的楼还是会出现,如果这种小区高层,或者写字楼出现问题,那里面的人可就真的逃都没地方逃了,质量一定要过关!”

    “如果一会查到证据,三海县就完全**这家公司,以后三海县之内的建筑拒绝这家公司的参与,另外……要把他们公司公之于众,这么不负责任,把人命当儿戏的公司,以前获得奖项到底是怎么来的都是问题,他造房子祸害他自己家人我不管,但是在我三海县,我蔺玉凤不会让他得到一丝便宜!”

    程长健和何晨光都感受到了蔺玉凤冰冷的气息。

    “程秘书,我们快到了,在哪里等你们?”薛庆的电话到了。

    “我们在新校区西侧大概五百米的路边,车子停在那里,你们先过来……”程长健说着,做事情就要仔细专注,不打无把握的仗,薛庆过来做什么,自然是很明显了。

    没几分钟的时间,从薛庆到来之后,一辆辆车子也全都到了。

    等到张校长和罗主任到的时候看的一排的车子愣了下:这是做什么,这么多领导都来视察新校区……

    两个人眼中还有些惊喜,能够得到领导的看重自然是好事情。

    看看这些车子,里面的领导,从国土,到住建工程,市政工程,招标投标办公室,反正只要是和这里有丝丝牵连的部门全都到了,不由的让人看得心惊。

    程长健下车看了下,那边的领导全都下车了:“程秘书,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程长健冷笑了下:“当然是好事情……”

    “让他们都上车,我们进去吧!”蔺玉凤淡淡的说着。

    程长健点着头:“诸位领导全部上车吧,我们去工地上参观参观!”

    程长健的表现,让所有人胆战心惊,这些人尽管有几个和程长健关系不错,但是看冷淡的样子,知道是出事情了,程长健做事情可狠啊,一个个人心理面思考着自己和这个中学工地上面的丝丝缕缕,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

    这大清早的,虽然工地上面已经不少人到了,可是还没有真正的开工,突然间看到县委一号车突然间进来,门口的人看的愣了下:县委书记来了吗?

    但是后面跟着的车子让他们全都看傻了眼,怎么会有这么多领导的车子过来……

    “蔺……蔺书记。”工地上有人认了出来,马上有人一边简易房的指挥部里面叫出负责人过来。

    蹬蹬蹬的里面几个人很快跑了出来:“蔺书记,诸位领导……你们这是怎么突然间到来,我们都没有准备迎接……真是不好意思!”

    程长健站出来笑道:“不用客气,蔺书记是心血来潮,想着大冷的天,大家坚守在工地上面,蔺书记特意过来慰问慰问,要不……让所有人过来集合一下……”

    “这个……人没有到齐呢,让诸位领导见笑了,我们工地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这家伙笑着。

    “没关系,蔺书记一会还要回去,你这里要是人太多,一个个抡过去,岂不是还要很长时间,人少就人少!”

    这个负责人明白了:领导就是装装样子!

    \

    ( 美女县长要潜我:官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