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穿越 > 我不是野人 > 第三十五章不杀云川的五个理由
    om,最快更新我不是野人 !    第三十五章不杀云川的五个理由

    云川部的人都有一个很好的习惯,那就是不怎么相信传说跟眼睛。

    部族文化里传说占据了九成以上,另一些是眼睛断章取义看到的,所以,如果一个云川部的人心头有了疑惑,他就会用自己的法子亲手去证实。

    狱滑就是这么干的,昨天白天的时候他的话说的太满,导致他现在有些气急败坏。

    所以呢,他现在就想用手里的刀子再重新检验一下,如果他一刀斩断广成子的脖子,如果这个人还能把头捡起来安上去,他就相信这个广成子是真正的神仙。

    上一次有一个神仙也是这样来到云川部的,最后被夸父用小火烤了很多天给烤熟,烤干了,大家一起等待这个神仙活过来,结果,一场雨过后,这具干尸被泡软了,然后生虫,最后成了一具白骨。

    狱滑,想要重新试验一下,至少,不能让这个人的起死回生改变自己的信仰。

    神——是可以杀死的!这是族长说的话,在狱滑看来,自家族长才是最接近神的存在,而不是眼前的这个广成子,既然族长说神是可以杀死的,那么,自己就一定能杀死广成子。

    “请容我斩下你的头颅!”狱滑大叫一声,手中的长刀就狠狠地砍了下来。

    眼看着长刀就要靠近广成子的脖子,一只手突兀的出现在刀前,五指死死地捏住刀刃,无论狱滑如何用力,都不能让他的长刀再进一步。

    捏住刀刃的人就是广成子。

    广成子捏着刀刃挥手向外丢去,一股大力从长刀上传来,狱滑被这股大力带的翻滚了出去。

    与此同时,七八根短矛呼啸而至,在狱滑刚刚被丢出去的那一瞬间,他的部下就发动了袭击。

    广成子在远地旋转一圈,挥动手中沉重的灰白袍子竟然牢牢地将七八根飞来的短矛缠绕在袍子里,然后再抖动一下袍子,那些短矛从哪里来又回到了那里去。

    早就抽出长刀的云川部族人挥刀斩开短矛,呐喊着向广成子围杀了过去。

    广成子冷哼一声,手中竟然还留着一根短矛,短矛直刺,后发而先至的将要洞穿第一个武士的咽喉,就在这个时候,广成子竟然在轩辕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窃喜的模样,虽然仅仅是一瞬间,广成子手中的短矛却改刺为抽,重重的抽在武士的脸上,将他抽翻在地。

    武士的身体才落地,广成子的身体就已经迎着武士们冲了过去……等狱滑从石头后边站起来,他的部下已经躺了一地。

    狱滑吃了一惊,连忙跳过来检查,发现部下只是被广成子打的起不来了,这才松了口气。

    站起身对站在中间的广成子道:“既然你是杀不死的,为何就不能吃我一刀呢?”

    广成子看着轩辕道:“你把我逼迫出来,难道还要让这些污浊之人来为难我吗?”

    轩辕坐在虎皮上摇摇头道:“他们不是我的人,是云川部的人,想杀你应该也是云川的意思。”

    广成子来到狱滑丢弃废油桶的地方,拿起一个油桶看了看,闻了闻,就对狱滑道:“这不是天地间的东西。”

    狱滑道:“这是从石头里压榨出来的膏腴。”

    广成子随手丢掉手里的短矛,慢慢的道:“怎么就总想着法子的弄出这么些个恶毒的杀人法门呢?”

    狱滑笑道:“我们一般不会动用这个东西,除非遇到了一些让我们无法理解,无法明白的人跟事情,才会动用它。

    就像我家族长说的那样,不理解,不明白的事情,那就说明还不到理解,明白的时候,也不是我们能驾驭的时候,不能为人所用,不能为人所驾驭得东西,毁掉就好了,等到我们能明白,能驾驭的时候,再让它出现也不迟。”

    广成子朝玄女招招手,那个女人就乖乖的走过去,习惯性的俯身跪下,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一个柔软的凳子。

    广成子在凳子上坐下,这才对狱滑道:“那么说,这个不能理解,不能驾驭,指的是谁不能理解,不能驾驭呢?”

    狱滑见自己的部下灰头土脸的一个个站起来了,这才道:“自然是我家族长,我的王!”

    广成子哈哈大笑道:“也就是说,凡是你们族长不能理解,不能驾驭的事物,你们就要除掉是吗?”

    狱滑躬身道:“您说的再正确不过了。”

    广成子对轩辕道:“为何不擒杀此獠?”

    轩辕摇头道:“我以前尝试过很多次,发现都杀不了云川,就只好听之任之了。”

    广成子又道:“你如果现在想要杀这个人,我可以帮助你。”

    轩辕摇摇头道:“有你帮助,我还是杀不了他,他如今有坚城保护,身边又有巨人围绕,智者保护于前,不好杀!

    如果你杀不了他,他就会迁怒于我,不划算!

    云川在,各个部族就兴盛起来了,虽然云川部永远都是最富裕的那个,可是,有他在旁边,我轩辕部也能日新月异,不想杀!

    云川部不断施恩于大河上游三部落,在三部落中名声很好,如果我杀掉云川,一旦遇到灾难,族人受苦的时候就会想起是我杀了云川,会怨恨我,因此,不能杀!”

    广成子笑道:“你杀不了云川,所以,就想杀死我?那么,我好杀吗?”

    轩辕缓缓站起身拿起自己的青铜剑指向广成子道:“我想试试!”

    广成子也慢慢的从玄女的背上起来,指着轩辕道:“我很希望你是前来求道的人。

    为了等你,我放弃了去东海沐足,放弃了去苍梧酣睡,守在崆峒山等了你整整十个寒暑。

    我以为你已经是人间之灵秀的巅峰,以为可用通过你将我的大道传遍人间,现如今,十个寒暑的岁月白白的浪费了。

    轩辕,你让我何其的失望啊——”

    轩辕一剑斩下了素女的人头,单手提着血淋淋的人头让素女的面容朝向广成子,然后嘿嘿冷笑道:“平日里,这些话都是我在跟别人说,何时轮到别人对我说。

    就算是云川,在我睥睨天下的时候也只会说我的形象很糟糕,绝对不会用一通狗屁不通的道理来教训我。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自大!”

    广成子嗬嗬笑道:“大道之下,皆为蝼蚁,你不过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蝼蚁罢了。

    哈哈哈,算了,我的大道无价,竖子不配享用。”

    说完话,就纵身跳进了旁边的悬崖,转瞬间就消失在了茫茫云海之中,只听悬崖下传来一阵虎啸龙吟之声,转瞬间就远去了数十里。

    广成子这一跳,把一直在等待轩辕跟广成子大战一场的狱滑弄了一个措手不及,想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广成子已经消失在了苍茫云海中。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手持青铜剑的轩辕,叹口气道:“如此,狱滑请辞,这就火速回常羊山城,将这里的事情禀报我族族长得知。”

    轩辕大笑道:“让云川小心些,千万,千万别被广成子给杀了。”

    狱滑道:“广成子去常羊山城,无非就是一个死,活不下来的,等到我家族长捉住了广成子,必定会邀请轩辕族长前往一观。”

    轩辕心中似乎另有所想,并没有听狱滑说的那些废话,而是若有所思的瞅着依旧趴跪在地上充作软凳的玄女。

    玄女已经死了,她的眼中,口中,鼻中,耳中,眼中都在流血,而原本红色的血已经变成了诡异的紫色。

    狱滑匆匆的离开了,常先从那些废弃的油桶中还是收集到了一碗猛火油,送到轩辕身边。

    轩辕嗅嗅猛火油,这股子味道他非常的熟悉,忍不住点点头。

    常先立刻就把火油灌进了一个葫芦里,塞上盖子,小心的拴在腰上。

    隶首走过来道:“石头果真能榨出油来吗?”

    轩辕摇摇头道:“不知道!”

    隶首又道:“广成子果真可以不死不灭?”

    轩辕再次摇头道:“我不知道,狱滑放的这一场大火,没有耍心眼,他是在实实在在的放火,他们是真心想要杀死广成子……可惜,广成子还活着……

    或许云川能够解开这个谜团吧。”

    “所以,族长刻意的放走了广成子,还把咱们不能杀云川的理由说了出来,就是希望广成子去杀云川?”

    轩辕点点头道:“如果论起神迹,云川比广成子更像是神仙,这一次我想看看神仙打架是一个什么模样。

    不管他们谁杀死了谁,对我们轩辕部来说都是好事情。”

    隶首瞅瞅素女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就皱眉道:“族长为何要杀了素女?”

    轩辕丢开手里的人头淡淡的道:“她在毒死了玄女之后,还想给我下毒,所以,我杀了她。”

    隶首看着地上的两具艳尸摇着头道:“刚才竟然如此凶险吗?”

    轩辕皱皱眉对隶首道:“我们的敌人变得越来越阴险,从今天起我们要打起足够的精神,瞪大眼睛随时随地的盯着四方,千万,千万莫要被敌人偷袭了。”

    隶首指指眼前的山洞道:“还有必要搜查这座山洞吗?”

    轩辕哼了一声道:“当然要搜查,还要仔细地搜查,我不信这个广成子可以不死不灭,他在山洞中没有被烧死,一定有其它的缘故,隶首,仔细些,帮我找出这个原因。”<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621/"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621/</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