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四百六十五章 228章 龙洲大陆
    第四百六十五章?228章?龙洲大陆

    无声无息,没有爆炎、烈风、流火、崩裂一般的景象,亦没有威压、恐吓般的异象。

    墓只是感觉背后一凉,仿若一道裂隙在背后浮现,有什么东西在从中侵蚀,有什么东西在从中泄露。

    然而这须臾的转瞬,却并非如此简单。

    当诅咒激发时,时间仿佛在变慢,百倍,千倍……

    伴随着灰色的雾气侵蚀穿透了空间,厄运之神降临。

    镶着暗金色花纹的漆黑斗篷牢牢地守住了祂的神秘,漆黑无光,样式简洁到简陋的巨镰高高举起。

    一声嘶哑的轻笑在这缓慢的时流中响起,显然厄运的神明对此次的猎物显然是十分的满意。

    高起黑镰随意挥下,命运的裂口在墓的背后浮现。

    命运之河悄然的从支流的裂口中流淌而出。

    厄运的神明便借由此处侵入了墓的命运长河。

    “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令祂惊疑的是一片从未见过的命河的模样映入了眼帘。

    灰蒙蒙的一片……

    好似是被伟大的力量遮蔽,又好似只是命运过于坎坷的晦暗而已。

    “时间不多了……”

    然而,毕竟是随意放出的厄运种子开启的诅咒时空而已,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允许祂拖拖拉拉了。

    黑镰执起,对着被灰雾掩藏的长河斩下,就要强行收割命运之光。

    而一旦命运之光被强行取走,坎坷的一生将永随墓左右,无光的未来将是终点。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命河之上的灰蒙陡然消失,刺目的光辉展现,照亮诸天万界,一抹血光从长河中刺穿,照向了厄运的神明。

    “这是,什么啊……”厄运的神明看着那隐隐约约浮现的紫色眼瞳,看着那眼瞳中央的血色瞳孔,低声感叹。

    下一刻,崩碎……

    厄运之神被伟大的凝视硬生生消亡的了一切。

    好在这也只是厄运之神的一丝意念而已,虽然真身还是免不了被血色的视线波及。

    但这却也已经是万幸之中的万幸了,只是损失“些许”就能保住性命已经是极大的恩赐。

    崩碎的神灵被不屑的扔出墓的命河,华为灰烟消散一空,

    命河的裂口“渐渐”愈合,时间再次恢复了正常的流动。

    墓向前踉跄了两步,面色凝重的左右环视,虽然平静,可心中的警惕却烈烈燃起。

    毕竟,“厄运”已经缭绕在身边。

    “恩人,你没事吧?”蝶珆忍着暴动的心跳问道。

    “主人?”面色发白的疾风与瑟瑟发抖的晶蓝光团关心道。

    “哇呀,主人,发生什么了哒?”就连薰儿也被异样惊醒,从墓的长发中爬了出来,满脸惊惶的说道。

    “我被厄运诅咒了,最近离我远点!”墓面色难看,有些疑神疑鬼的看着四周,深怕诅咒的爆发、降临。

    “那则么可以呀!”薰儿带头反对,丝毫不怕所谓的厄运缠身。

    “是啊主人,放心,我们会陪着你的!”疾风也拉着光团跟着表态。

    “恩人,我的生命是您拯救的,请不必在意我的安危,尽情的使用我吧。”蝶珆一脸凛然得说道。

    “别闹,你们不懂,厄运缠身最让人恶心了。”墓叹了口气,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主人,你以前也被诅咒过吗?”薰儿心中好奇,不顾墓阴沉的脸色,问道。

    “……梦对这个倒是挺拿手的。”嘴角微微抽动,墓有些无奈。

    这也是墓对梦忌惮不已的原因,曾经被诅咒时,各种意外,各种倒霉不停地围绕着自己身边。

    喝水塞牙、屋漏逢雨、雪上加霜都不再是想象,而是始终围绕在身边的日常。

    而且与梦开玩笑般的诅咒不同,这次的诅咒可是洛尔罗泽科守护秘库的陷阱……

    “放心吧,主人,我会陪着你的。?”薰儿趴在墓的头顶,拍拍墓的脑袋,安慰道。

    “……疾风,你们先回去。”

    “主人,我也要陪着你!”疾风一听,顿时急躁的说道。

    “听话!”墓眉头紧皱,严肃喝令:“还有蝶珆,你……也跟疾风一起吧。”

    “恩,恩人……”蝶珆还想“挣扎”一下,可是看着墓“凶恶”的眼神瞬间认怂。

    “唉~主人,那我呢?”薰儿挠了挠头,感觉有些不对。

    “你不是要陪着我吗?”墓轻轻“冷笑”。

    “啊,对哒~”薰儿依旧感觉不对,却也不继续探究下去。

    “你们先回去吧。”小心翼翼的拉开了小世界的门扉,墓再次喝令让蝶珆、疾风和光团回去。

    几“人”无奈只得走进了门扉,从中传来蝶珆的几声惊叹后门扉合拢。

    “主人,现在干嘛呀?”薰儿站在墓的头顶,小心翼翼的警戒着四周,心不在焉的问道。

    “先把秘库收起了吧……希望别出差错……”墓无奈,他也想静静的呆着,尽量不去触动厄运的产生。

    可这散发坤舆之力的空间孔洞竟然开始了愈合,虽然速度不快,却也令人担忧。

    若是一直不敢动作,灵晶就肯定是无法得到的了。

    墓抬手一挥,成千上万片碧绿的树叶在他的身边悄然浮现。

    闭上双眼,通过小世界感知曾经的“足迹”,身边的树叶成百成百的消失不见……

    好半天,不敢大肆波动空间的墓终于把所有秘库都布满了建木的树叶。

    在这一刻,碧绿如罗网般的树叶崩碎成细腻的粉末充斥在一片片秘库碎片的空间中。

    “灵根·建木·通天接地·合!”墓张开了眼睛,血色的光辉一闪而逝。

    所有的秘库碎片齐齐的开始了颤动,每一个碎片空间内都浮现了遮天蔽日的建木之影。

    墓看着身前那剧烈抖动,发出了好似咔嚓崩裂之声的空间孔洞,面色百变。

    “走!”

    一声轻喝,墓不再犹豫身边再次浮现了万余片建木树叶,树叶化作尘粉向着孔洞涌去。

    原本即将崩碎稳定,开始愈合的孔洞被爆涌而来的空间之力撑得爆裂。

    在一阵阵轰爆声中撕裂空间,露出了充满了流淌着空间碎片形成的洪流风暴的虚无缓冲带。

    “七璇·宇空崩灭·定!”

    一道闪耀的圆环在墓的胸口隐隐浮现,上面镶嵌着的银色宝石乍然闪耀,恐怖的宇空之力恍如洪流逸散而出,冲向了前方的空洞。

    孔洞扩张的空洞瞬间便被稳定了下来,墓不在纠结等待,大步的踏过了空洞,走入了破败不堪的空间甬道之中。

    这即是陷阱亦是藏宝库前最后的守卫。

    只要沿着这甬道前行,灵晶之前便不存在阻碍。

    当然……

    前提是沿着甬道前行。

    ……

    三千荒海、十万大山、九元沙漠、万仞剑山……

    一座座险恶的禁地遍布大陆,当然这些所谓“禁地”也仅仅只是针对普通生灵而言。

    作为这片隐蔽在界海上的大陆的主人,禁地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花园而已。

    这便是……

    龙洲大陆……

    然而,自从纪元更迭后已经平静了数千年的龙洲大陆却被一道魔力波动惊起了恍若波及了整座大陆的地震般的惶恐。

    这座铭刻在了血脉之中的恐慌使得幼龙惊呆、哭泣。

    它们不懂得这是什么原因,只是感觉到了天敌般的气息。

    然而这又是不可能的事情,作为万界龙族根源的冥界龙族,他们没有所谓的天敌。

    甚至能被他们称之为敌人的种族都没有几个。

    可如今,这魔力的波动却是唤醒了深埋在血脉中已经数个无量量劫的恐惧。

    淡淡的深埋在血脉的恐惧让龙发出了怒吼,如今……

    万龙咆哮!

    ……

    龙皇血峰……

    血色的山峰并非如利剑般刺向苍穹,虽然有着千万米的高度,可是却宛如从山腰被斩断。

    就算对于各种“禁地”而言这里也不算是小山包了。

    这就是所有龙族共同的皇帝的居所。

    在血峰的顶端,那片平整的广阔平原上,一尊十万米高的巨大“山脉”动荡了几份。

    而后一对刺目的光辉骤然闪耀,“山脉”张开了双眼,露出了血色的龙瞳,一口血色气息吐露……

    “洛尔罗泽科……”

    “你,又回来了!”

    龙皇抬起了上半身,虽然对血峰而言不算高大,可那无匹的气势却好似高耸刺天的山尖。

    “等你,很久了……”

    血色的双目看向了龙洲大陆的边缘地带,那里,一个渺小的身影狼狈的破开了被隐蔽的空间,从中跌落了出来。

    “吼!”一声婉转的龙吼,龙皇再用龙族的语言召集守卫。

    很快,一尊万米高的巨龙飞到了平原之上。

    “吾皇!”金色的三首狱龙族,恭敬的垂下来三颗狰狞的龙首。

    “去,去把他请过来!”龙皇透过无尽空间,望着那人影沉默半晌后,下大了命令。

    “遵从您的意志,吾皇!”

    三首的黄金龙没有迟疑,亦没有质疑龙皇的语气,张开了遮天的双翼,向着伟大的尊贵给出的坐标破开了空间飞去。

    ……

    “终于,等到了……”龙皇望着黄金龙的离去,好半天后才莫名的感慨道。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