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具现的花朵
    第三百八十四章 147章 具现的花朵

    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藤蔓晶兽暴怒的抓狂,无奈的嘶吼,那些纠缠在一起相互增幅的根根藤蔓根本就是废物一般,毕竟再坚硬的肢体再犀利的攻击打不到对手又有什么用。

    若是藤蔓晶兽足够理智也许会退避开来寻找破敌之策,然而被堕落气息影响的她的理智比起其他晶兽,甚至是比起低等堕落生物都要显得更加薄弱,更加易怒。

    只见藤蔓晶兽延伸出更多的好似触手般的藤蔓,不忌消耗的轰向急速飞来的墓,于是一截截一段段的残肢就那样被无情的遗落在了晶地之上。

    六翼飞舞,磅礴的灵力涌动,墓终于近身飞到了藤蔓晶兽的身前,看着那根根扭曲纠缠在一起形成的怪物,他毫不犹豫的劈斩了下去。

    卟!卟!

    然而,好似破刀斩在皮革上的声响与力道让墓的身形微微一滞,顿时数十道藤蔓顺势将他包裹,藤蔓晶兽见状狂躁的嘶吼一声,团成一团的藤蔓球更加紧密的纠缠在了一起。

    卟!

    藤蔓晶兽的背后传来了另其发狂的剧痛。

    作为空间具现的宇空灵晶又怎么可能无法使用瞬移这种简洁且实用的力量,墓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藤蔓带来的干扰,在其背后斩上一刀,可惜,效果并不理想。

    吼!

    嚎哦!

    ……

    突然间,无数狂躁愤怒的吼叫传到了墓的耳中,仗着宇空灵晶的力量他毫无顾忌的转头看去,诧异的发现原本千疮百孔的晶地中钻出来了一只只庞大的千奇百怪的晶兽。

    而这些晶兽竟然没有在一开始就向着自己攻击,而是开始啃食着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蓝色晶体藤蔓碎块。

    紧接着让墓瞳孔一缩的事情展现了出来,没有去管一道道对着自己抽来的藤蔓,他死死的盯着那些自同类口中夺到了食物的晶兽。

    火焰、水流、石甲、风娶残娶木藤……

    雷电、光翼、黯幕、寒冰、毒气……

    金、木、水、火、土、风,衍生灵气,各种各样的能力在这些之前只能使用晶体力量的晶兽身上浮现。

    甚至墓还敏锐的感觉到了空间的波动,哪怕那波动如此微弱,根本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丝毫阻碍,却依然让墓心中一紧。

    不过,墓却没有去理会那些暂时还无法对自己造成伤害的晶兽,转身盯着藤蔓晶兽面色凝重。

    如果像之前那样继续下去,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晶兽得到空间的力量,而且一定会越来越强。

    “十方猩红·四影!”四道血色身影在墓的背后浮现,融入了他的身躯,带来了十六倍的全方位增幅。

    不过丝丝银色的血液也自墓的嘴角留下,负载了宇空灵晶的他被狂暴的力量再次撑起,让超过了自愈速度的损伤开始浮现。

    “七璇·宇空崩灭·千劫重现!”

    墓双持的往生双刃突然轻轻一“颤”,刀刃显得有些模糊,接着便对着藤蔓晶兽劈斩了下去。

    银亮的光芒耀眼,双刀绽放了炫目的光华,仅仅只是一击,原本还坚不可摧,让墓无可奈何的藤蔓晶兽便被斩成了无数的碎块。

    甚至就连那些碎块,绝大多数也被爆散的空间力量侵蚀,消融成了漫的银色光点。

    “噗,咳咳!”一口银白的鲜血自墓的口中咳出,不过这也只是瞬间的力量宣泄造成的内伤,那十六倍的力量随之消散后,区区内伤不过瞬息便已经愈合。

    墓微微喘息的看着仅剩下的甚至连十分之一都不到的残躯,以及那极速消散的漆黑雾气中的晶莹的紫色花朵。

    “这应该是师姐要找到晶兰花吧。”墓无视了尚未完全消无的堕落气息,飞到了晶兰花的身前,眼神冷漠的看着瑰丽的花朵,没有丝毫犹豫的抬臂提刀对其狠狠地斩了下去。

    似风吹,又似恐惧般的躲避,晶兰花微微摇摆,却依然躲不掉那银色的刀刃,被冷漠的斩断、消逝、消散。

    轰!

    藤蔓晶兽仅剩的残躯失去了最后的力量,轰然倒下,引起了四周晶兽的争夺。

    “吸引力这么大吗?”墓诧异的看着四周无视了自己的晶兽群,松开了左手中的往生任由它“支离破碎”,化作银、红交织的色彩融入另一柄往生之郑

    “呼!”全身的银白色迅速褪去,就连铠甲与发丝都恢复了原本的色彩,那夺目的光芒回归了铠甲胸口处的圆环,回到了圆环上那颗银白宝石之郑

    抬头,看着空那浮在穹上的十三轮血色阳,感受着那泼洒下来的无穷无尽的灵力,汲取着独属于他的灵力,独属于他的灵力结晶。

    感受到体内的充盈后,墓再次抬手,腥红的往生发出了轻鸣,仿佛预知到了下一刻的饕餮盛宴,仅仅只是这只藤蔓怪的魂血可满足不了它的渴求。

    “灵根·建木·血海!”

    通的建木之影乍然浮现,猩红的血色海洋也随之显露,包围着烈焰灼灼的晶岛的血海泛起了波涛。

    晶地仍然源源不断的诞生着贪婪的晶兽,占领着无垠的战场,而那无数晶兽却在此刻停下了吞噬的举动,恐怖的威胁,恐惧的心神让它们无心分神。

    “血戮煞气·血海滔!”

    原本还算平静的血海瞬间狂暴,一浪高过一滥向着四周的晶兽扑去。

    藤球、冰结、火焰、雷击、风刃劈海、空间转移,无数的招式在对抗着灾,整个战场泛起了绚丽的光彩,双方分庭抗争,晶兽甚至渐渐占据了上风。

    “血舞莲华。”墓丝毫不慌的将往生搭在手腕上轻轻一划,鲜血涌出,覆盖上了往生的刀龋

    “第一式,舞动·血华刃舞!”

    附着了鲜血的往生刺入脚下的血水,一柄柄数百米长、十数米宽的刀刃从血潭中急速刺出,穿透了大片晶兽的身躯,斩断了大片的肢体,留下无数残躯。

    “第二式,血气·煞血乱刃!”

    那好似由赤红刀刃组成的森林中,占据了大半个战场的森林中冒出了丝丝实质的血雾。

    伴随血气喷涌,一根根巨刃向下劈落,同时形成道道血色光刃,将晶兽斩成“肉糜”,又被汲取了“血肉”化为灰尘。

    “第三式,初荷·滴血之荷!”

    墓双手把握着往生垂直于地的刀柄,刀气蔓延,化作无数的血刃泄露。

    海面上,无数巨大的血气刀光拼成了一片片花瓣,花瓣片片抱合好似一朵朵花骨朵。

    这含苞待放的骨朵的顶端闪耀其红色的光芒,一道道的血色波纹向着四面八方、穹大地扩散。

    一道道血色波纹荡漾在血海之上,这波纹将重赡晶兽“震”亡,将完好的晶兽“震”伤,不仅如此,血色水潭追逐着扩散的波纹急速扩张。

    “第四式,刃莲·刃血莲开!”

    花骨朵的缝隙中逸散出淡淡血雾,柔韧的花瓣漂摇着腰肢,绽放开来,一道道的光刃随着花瓣的舞动,而肆意飞射。

    急速飞射的光刃跨越了血潭的边界,斩开无数晶兽的结晶躯壳。

    “第五式,华雨·莲华骤雨!”

    绽放的花随着微风吹拂散落为一片片巴掌大的微型花瓣,围绕着墓的身躯旋转。

    漫的花瓣在空中飘荡,华美异常,令人痴迷。

    微的花瓣“飘荡”,扩散在大半个战场,

    轰!轰!轰……

    一一片花瓣瞬间爆炸,化成了浓密的血戮煞气……

    毫无还手之力,抵抗没有丝毫的作用,顽强没有丝毫的意义,这片战场上所有的晶兽都已消逝,甚至血色的海水仍在不断的腐蚀、吞食、同化这下方的晶地。

    立于血海之上,墓回首看向师雪所在的方向,感知到了一道道奇异的波动,抬手一挥,血海瞬间静止,开始消退。

    赤色的海水哗啦啦的冲走,消失在了冥界之中,重新化作血雾回归于另一片世界的血海。

    在墓的视界中,一些唯有墓才能看见的景象渐渐显现,无数的赤色流光“飞奔”过来,融入了往生的刀身。

    在墓的眼中,此时的往生近乎无法透过流光看到刀龋

    “师妹,干得不错!”空间微微波动,血色的身影从中走出,师雪赞赏的打量着下方整体消失了近百余米的晶地。

    “……师姐,成功了吗?”墓有些无奈的听着师雪对自己的称呼,摇摇头,问道。

    “啧,差一点!”师雪撇了撇嘴抬手一招,一道空间裂隙被暴力的撕开,与墓契合地、指令空间不同,这完全是暴力的运用。

    “品相都有些差啊。”墓看着从裂隙中一朵朵掉落下来的晶兰花有些诧异。

    “嗯,都不符合要求,看样子要去帝都找一找了。”师雪双眼微微一眯,不怀好意的道。

    “原初领域·具现!”墓没有看见师雪嘴角的坏笑,一滴滴的魂血在他的手中浮现,又在转眼间消散,没一会,一朵虚幻的影像渐渐凝实。

    “给,晶兰花。”墓抬头看向师雪,把晶莹的紫色花朵递给了她。

    “……”师雪眼角微微抽动,无语的看着他。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