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晶化冰松
    第三百七十四章 137章 晶化冰松

    巨大的裂痕占据了视线中的整片空,而在那裂痕中,一只庞大的蓝色兽瞳自破碎中凝视着坠落的蓝色光芒。

    紧接着,那兽瞳微眯,一声震而响的怒吼近乎碎裂整片穹。

    在逐渐愈合的裂痕中,还能够看到一根根冰白的枝条划过鳞甲,将蓝兽瞳的本体束缚。

    可惜,那无数的枝条上竟都被晶体侵蚀,一片片的表皮都发生了晶化,变得更加脆弱的枝条被鳞甲的巨兽轻易扯断。

    “出事了,不陪你们玩了!”师雪看着空中那道急速愈合的伤疤,面色凝重,转头冷漠的看向那未敢偷袭的妖皇、妖王。

    “血噬!”

    师雪手中的方画戟绽放血光,那长戟好似半融化一般失去了形体,重构成了一柄无法定形的血枪,对着浑身战栗的妖皇、妖王掷去。

    长枪化为一道血色“光流”将空间拉开了一道狭长的裂缝,瞬间洞穿了古烈千骨和莽谷的头颅,消融在了它们的体内。

    两尊巨大的妖兽自额头上的孔开始被一片血色吞噬。

    五百米高的古烈千骨的尸首不过四、五秒间便被吞噬一空,至于八百米高高的莽谷的尸首,只撑了不到两秒便消融不见。

    毕竟莽谷的体型虽大,修为却远远不及古烈千骨,“只是”一尊九阶妖王而已。

    两具尸首最后只剩下两道纯净的血流被师雪摄入了手中的葫芦郑

    这时,那坠落下来的蓝色光芒接近了云巅台的附近。

    “那是?”墓透过刺目的蓝光芒看到了内里的生命,面色古怪的收回了手中的往生。

    无数的灵力结晶在坠落的光芒下方衔接、织网,一层层柔和的将光芒拦截。

    “这是你的宠物?”师雪好奇来到墓的身前,看着那蓝结晶中的身影,脸上已经不见丝毫嗜血之色。

    “她叫疾风。”墓看着被巨大结晶封印的疾风,有些苦恼,这些结晶好似将要和她融为一体了。

    不出意外,最多几个时之后,疾风便会化为通透的蓝结晶,可墓却没有把握让疾风完好的破封。

    “师姐,你有办法吗?”无奈,墓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师雪。

    “我啊,能救是能救,就是不知道救出来是死是活了。”师雪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笑道。

    “这是灾厄造成的,我的修为和它差的有点多。”无奈一叹,师雪蹙眉道。

    呲啦!

    墓随手打开一道的世界门扉,把一脸不爽的彼岸捏了出来。

    “什么……疾风!”彼岸原本还有些不满,但是看到结晶后,满脸惊诧的喊道。

    “能救出来吗?”墓盯着彼岸的面容,期待的问道。

    “我试试,好像……冰松保护了她。”彼岸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一朵朵鲜红的彼岸花由晶体四周的玉砖上开始生长、盛开,之后再逐渐的在蓝结晶上开始生长。

    然而,在晶体上生长的彼岸花没一会就被结晶的气息侵染,化为了蓝的晶花,在微风中破碎成灰尘飞舞。

    不过却并不是没有丝毫的效果,一朵朵彼岸花的生长将顽强的根须扎入了晶体,并且越来越深。

    三分钟后,就在根系即将触碰到疾风时,冰白的光芒自晶体内部复苏。

    只见原本通透的结晶内部,一层冰白色的松针显现,它们细密的交织着,将墨与结晶隔绝。

    见到冰松的松针复苏,彼岸花的生长速度瞬间加快,更加坚韧的根系急速的在结晶中蔓延。

    咔嚓!

    没一会,结晶被细密的根系撑裂、分隔,一块块的晶体掉落了下来,在玉砖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那些破碎的晶体碎片甚至还能将玉砖侵蚀,好在玉砖上自我修复的阵法将晶化的速度减缓至极慢。

    甚至那些晶化的玉砖还会被破碎,被剥离,从地面上排除。

    足足等了十余分钟后,所有的松针终于完全暴露,那些晶体已经被完全驱除。

    同时,暴露的松针也仿佛完成了使命一般开始化作冰晶四散融化。

    “极净之血。”将疾风对嘴掰开,墓划破掌心,一道带着氤氲之气,冒着宜人清香的血流滴入了疾风的口郑

    “……好好喝!”疾风咂了咂嘴,突然张开双眼,猛地一起身跳了起来,高呼道。

    墓手中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恢复,此时,他一脸黑线的看着朦胧着双眼四处寻找血液的疾风。

    “咦?”疾风终于回过神来,迷茫的看向四周,待发向了墓后,一头拱在他的胸前,摇晃着脑袋磨蹭着。

    “主人!”身材、外貌与人类二十岁一般的疾风在一副未成年模样的墓身上撒娇显得极其违和,却又带着令人惊奇的可爱。

    “好了,发生什么事了,身体没有事吧?”墓在疾风的脑门上重重一敲,无奈的轻叹道。

    “发生了……”疾风揉了揉脑袋,蹙着眉,终于回想起了原由,满脸惊惶的道:“主人,快去救救冰松啊,灾厄被放出来了!”

    “……好。”墓稍稍迟疑后点点头,接着又看向周围的人问道:“你们去吗?”

    “好像很有意思,我去。”师雪根本没有丝毫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我也去,还有,把尊也带出来。”彼岸狠狠的蹙着眉,满脸担忧的道。

    “尊吗,好。”墓虽然有些奇怪彼岸的要求,却没有深思,抬手在尚未关闭的门扉中一捉,便把满脸迷茫的尊拉了出来。

    墓手上浮现了十余片建木之叶,叶片化成粉末,交融在宇空灵力之中,瞬间,一扇旋涡般的银亮传送门构建了出来。

    “师姐,云巅台怎么办?”半只脚踏入了传送门,墓突然想起了浮台的问道。

    “放心,放心,设个导航让它自己飞回去就好。”师雪笑了笑,摆摆手表示无需担心。

    “在这里,没人敢动我的东西。”而后,师雪更是满脸无趣,霸气的道。

    “那好,走吧。”墓点头,身躯没入了“旋伪。

    “彼岸,发生什么事了,之前疾风怎么会没跟你一起回去。”漆黑的通道中,几“人”飞速的前行,趁着行进时的空档,墓开口问道。

    “……冰松想和疾风叙叙旧,所以我就把她留下了,忘了告诉你了。”彼岸嘴角隐蔽的一抽,无奈的道。

    “叙旧?”墓却好奇的看向彼岸,提问道。

    “是的,叙旧。”彼岸确定的点点头,接着道:“疾风可能是冰松最后的战友了。”

    “可是,疾风是我在无尽森收服的,那时候她还是一直幼狼。”墓满脸诧异,不解的道。

    “转世,冰松疾风是它战友的灵魂转世。”彼岸回答道。

    “有什么证据吗?”墓眉头一紧,有些疑虑。

    “是疾风自己同意留下的,她也又一种熟悉的感觉吗,而且,冰松还没有能在我面前干扰到疾风灵魂的能力。”彼岸郑重其事的道。

    “是吗?”墓怀疑的看了眼彼岸。

    这让彼岸的脸色发黑,她承认在战力上是比不上开挂的冰松,但其他方面却是不同,不过看了眼好奇的尊,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这是黑料,决定不能轻易曝光给尊的黑料。

    “师妹,疾风的本体是什么啊?”师雪看着身披大氅,一头青绿色发丝的疾风,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不太清楚。”墓在师雪诧异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我第一次遇到她时,她只是五阶的青冥狼狼王,但是后来遇到青冥狼的前任狼王,它否认疾风是青冥狼。”同样不解,墓回想着解释道。

    “这样吗,不过至少是狼形的生命吧?”师雪心中诧异,将那问道。

    “是。”墓不解师雪的激动。

    “镇压灾厄的事迹是有记录的,记录在冰松扎根的虚无处中的石碑上,而且那石碑我弄不坏。”师雪一脸诡异的看向疾风。

    “记载中,当时镇压灾厄时战力最高,出力最多的是风祖,准确的是风祖的一道神念。”

    “当时风祖神念的外形就是狼。”

    沉默……

    就在墓诧异,沉思时,远处终于亮起来一道光芒,出口即将到达。

    “准备一下,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墓叹了口气,不再多想,开口提醒道。

    墓的身上灰雾浮现,瞬间,三对骨翼展开,一条骨尾延伸,同时穿戴好了灰烬龙铠。

    师雪的发丝便成了血红,眼中绽放着不做丝毫压抑的癫狂。

    最后,在几“人”诧异的眼神中,尊竟然化作了碎片包裹在彼岸的身上,形成了一身血色的铠甲。

    穿过了门扉,十三轮血色阳被瞬间召唤,虚无泛起血色,三千繁星在闪耀,无穷尽的灵力也化作了漫结晶。

    然后……

    一座巨大的,不比世界中顶立地的建木上多少的冰松,那扎根于虚无,近乎九成被晶化成蓝结晶的冰雪巨松显现于眼前。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