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绽放的煞气·血莲
    第三百七十二章 135章 绽放的煞气·血莲

    符文点亮,光芒瞬间绽放,汲取了大量鲜血的云巅台,它绽放的金光中泛上了丝丝血芒,将震耳的虎啸消弭。

    狂暴虎妖瞬间一脸的茫然,而后被极速划过的血色斩掉了首级。

    倒是其余的虎妖没敢在战场失神,一把把厚重的砍刀斩向了墓的身躯、四肢。

    血色的刀光旋过,一柄柄制式的中品法宝连带着它们的主人断成了两截,成为干尸跌落在地。

    但这并未吓住其他的妖族,或者,和那些死后“重生”的红眼疯子比起来,墓的所作所为显得并不那么可怕了。

    墓随手斩杀了一只化出原形的巨大蜈蚣,将它的毒液、血液都干涸一空,接着突然轻诧一声,银白的光芒裹挟着身影瞬间消失,在不远处重现。

    墓看着之前所在的地方,那些布满了阵纹的坚硬玉砖上斩开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

    一个和人族相差无几,满头银发,脸颊浮现妖纹的妖族面容冷漠的看向墓,双手提着苍白匕首,咧出一道凶狠的笑容后,身形凭空隐去。

    左移一步,墓将往生斜撩,数道锵锵声突然响起,他看向空无的前方,右眼绽放血色光华近乎将紫色的虹膜遮盖。

    “血煞煞气。”殷红的往生上泛起了血色的雾气,墓再次挥刀。

    古烈骨牙看着那泛着血色气息的长刀,心头猛地一跳,磅礴的妖力涌动在双腿让丝丝血渍崩开皮肤四散开来。

    爆炸般的力量让他暴增了数倍的速度,却依然被往生在右臂上划开一道血口。

    幽冥的力量在不断的使用中与墓融合的越发深刻,带来的血戮煞气也更加狠毒。

    痛,深入骨髓,深入灵魂的剧痛让古烈骨牙面色扭曲,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伤口在不断的扩大。

    哪怕用大量的妖力“冲洗”伤口,也根本无济于事,咬了咬牙,骨匕削掉了一层血肉,那伤口才开始愈合。

    而剥离的血肉失去了妖力的支持,不过瞬息便被“腐蚀”一空。

    墓则是诧异的看着躲开往生挥斩的妖族,心中微动,刀身上缭绕的血色的雾气更加浓密了。

    有着血瞳的视线,妖族的隐身简直像是一个玩笑,墓抬手又是三道挥斩,血色的光刃泛着血雾斩向了古烈骨牙。

    不过,有了之前的警示,古烈骨牙在墓抬起手时便开始躲避,略过身边的光刃将十数道身影斩开,其中有妖族也有人族。

    嗤嗤~

    稠密的血雾渐渐不止在刀上浮现,玉白的地面发出被腐蚀的声响,红色的血雾在地上涌现,凝聚为水,乍一看好似血色水潭,覆盖了不的战场。

    而古烈骨牙早已飞到了空中,满脸阴沉的看着那不断扩大的“水面”。

    这次,血水在墓的心意下并没有无差别的攻击,血水之上的妖族要么灵感惊人,及时躲开,要么被血戮煞气“腐蚀”成渣。

    而血气对人族却视若无睹,让他们满脸懵然,然后在几个心思灵动的弟子的带领下,站在血水上开始攻击妖族。

    甚至将妖族拉入血水,让血水将妖族“腐蚀”,血色水渍沾染在了兵刃上,让被击中的妖族痛苦哀嚎。

    “水面”泛起了波纹,一道道血色的“水柱”冲而起,古烈骨牙满脸怒容的四处躲避,好似被追逐的苍蝇一般。

    “血涌,多叠海浪!”

    墓的兴趣渐渐消磨,他抬手一指上的敌人,瞬间一层层的“血流”向着空扑去,好似一道呼啸而起的海浪一般。

    “血浪,多重翻涌!”

    尚未平静下来的血水随着话音继续向空扑去。

    “化形!”古烈骨牙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化成了原形,他感觉自己之前像是被耍的猴子一般可笑。

    身躯在膨胀,皮肤化作月华般的皮毛,帅气的面容便成了狼首,不过转瞬,一尊近百米高的巨狼站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向下方。

    “吼!”

    月华狼王·古烈骨牙对着下方扑来的血流喷出处一道好似月华般的光芒,瞬间,那些血流被击的溃散崩落。

    然而,古烈骨牙的面色却更加凝重,在他的预计中,这些血水应该化作虚幻,最后好似月华一般消散才对。

    墓看着站在空的巨狼,瞬间走神,双眼一虚不知道看向何处。

    “疾风,在哪?”墓嘴角一抽,终于发现了被他遗忘的事实。

    “去死!”古烈骨牙看着走神的墓,心中狂怒,吼叫间,一颗月白色的妖丹自口中蹿出。

    月华般的纯净妖力带着雷劫的气息自妖丹绽放,对着墓径直的贯去。

    “业火燃身。”墓瞬间回过神来,轻声一句。

    浊炎在白衣上燃起,妖力的冲击瞬间凭空消失,而空中的古烈骨牙如受重创,一口口黑红的鲜血喷吐而出,身躯也差点掉入血水。

    “血阳之域!”十三轮血色阳浮现在穹,泼洒下无穷无尽的灵力,独属于墓的灵力。

    “地之源!”无穷尽的灵力化作漫结晶环绕着墓,飞舞。

    “血舞……”

    墓将往生一划在手腕上轻轻一划,鲜血涌出,覆盖上了往生的刀龋

    “……莲华。”

    “第一式,舞动·血华刃舞!”

    墓抬手将附着了鲜血的往生劈入脚下的血水,血色的水池瞬间翻涌,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中冲出。

    一柄柄数百米长、十数米宽的刀刃从血潭中急速刺出。

    古烈骨牙虽然躲过了绝大部分的无差别刺击,却还是被两道道血刃刺穿了右爪、侧腹。

    “第二式,血气·煞血乱刃!”

    那好似由赤红刀刃组成的丛林中,冒出了丝丝实质的血雾,伴随血气喷涌,一根根巨刃向下劈落,同时形成道道血色光龋

    古烈骨牙的右爪被劈落,侧腹开出来一道大口,脏器也碎裂了大半。

    一阵血色雾气从急速枯涸的月华狼王逃离,在干枯的尸体不远处重新凝聚了身躯,不过与原本近百米的身高相比,此时只有十数米高的他好似玩具一般。

    而四周的妖族更加悲惨,血色刀刃将身躯“斩成”肉糜,又被汲取了血肉化为灰尘。

    同样,飞出的光刃没有放过四面八方的妖族,将百分之一的战场剿灭一空。

    因为有了预计,得以滴血重生的古烈骨牙在空中急速喘,他没有过多的思考,身影隐去,急速奔逃。

    “第三式,初荷·滴血之荷!”

    墓双手把握着往生长长的刀柄,刀气蔓延,化作无数的血刃泄露。

    水面上,无数巨大的血气刀光拼成了一片片花瓣,花瓣片片抱合好似一朵朵花骨朵。

    这含苞待放的骨朵的顶端闪耀其红色的光芒,一道道的血色波纹向着四面八方、穹大地扩散。

    已经疾驰到了血潭边际不远处的古烈骨牙嘴角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狂笑,然而一道道血色波纹扫中了他,“残破”的身躯又一次重伤。

    不仅如此,血色水潭追逐着扩散的波纹急速扩张。

    “第四式,刃莲·刃血莲开!”

    花骨朵的缝隙中逸散出淡淡血雾,柔韧的花瓣漂摇着腰肢,绽放开来,一道道的光刃随着花瓣的舞动,而肆意飞射。

    急速飞射的光刃不过数息百年跨越了血潭的边界,比血潭扩散的速度更快上数倍,斩开血肉之躯。

    “第五式,华雨·莲华骤雨!”

    绽放的花随着微风吹拂散落为一片片巴掌大的微型花瓣,围绕着墓的身躯旋转。

    漫的花瓣在空中飘荡,华美异常,令人痴迷。

    微的花瓣“飘荡”,扩散在大半个战场,落在玉砖上,落在妖族、人族的身上。

    轰!轰!轰……

    一一片花瓣瞬间爆炸,化成了浓密的血戮煞气。

    “第六式,化莲·重生莲荷!”

    “腐蚀”了目标之后,一团团的血雾飘落在玉白的地面,化作一滩血戮煞气凝结的水洼。

    好似清风将水面吹拂,那的水面微微波动,一朵朵的莲花从水洼中生长,

    那浅浅水洼在莲花长成之后,开始扩散,直径数十公里的圆形平台,巨大的战场即将的被血潭覆盖。

    那血潭扩散的极快,不过十数息后,平台所有的地面都被掩盖,再也看不见一丝丝的玉白之色。

    “第七式,血莲·血荷之阵!”

    当血潭覆盖了所有时,的莲花大肆汲取着血戮煞气瞬间成长,没一会不过二三十厘米高的花朵就长成了数米高。

    高大的血色荷花微微绽放着摄饶红光,令人想到鲜血的光芒。

    在这光芒的照耀下,所有的妖族都感觉自己好似穿上了玄铁重甲,行动迟缓、无力抬臂,但是可惜的是只有恐怖的重量,却没有丝毫的防御力。

    不仅是迟缓,嗤嗤的腐蚀声,血肉中的痛楚都让它们发狂。

    而人族在血光的照耀中,却感觉身体轻盈,耳聪目明,轻易的便将敌人斩落首级。

    不是没有妖族想要斩落花朵,可惜,哪怕耗费力气将花朵斩落,那落地的花瓣又飘飘荡荡的在各处重生出大片荷花。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