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悲痛欲绝
    第二百三十四章234章遇袭

    蹙眉,看着冰镜的景象,墓呆立了好半天,才散去了冰属『性』的灵力,光洁的冰镜瞬间碎成无数冰晶,抬手轻抚这灰『色』的羽『毛』,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

    没有沉溺于“命运指引”无法恢复的烦恼,墓大步的走出了“小庄园”,向着课堂的传送门走去。

    一路,墓不由自主的分析着雪羽的问题,心神稍稍有些分散,不过即使如此,墓的感知依然庞大、恐怖。

    理所当然的,那遍布在四周的淡淡恶念也被墓知晓了。

    看着人影稀疏,或者则根本没有普通人的花径,墓停下了脚步,而一直飘『荡』在右肩附近的龙珠也流淌出赤红的“血『液』”,混合着红、黑二『色』的星尘……往生在手凝聚。

    “血阳之域!”

    没有啰嗦,十三轮天阳在封闭的异空间降临,无穷尽的灵力被释放了出来。

    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没想到会提前暴『露』,纷纷唤出兵装向着墓冲来。

    “信仰·腐朽·万国俱灭!”四周的元素之灵化为腐朽之力,“坚石”铺的地面,缤纷的花园,清新的空气,一切都开始了腐化、枯朽。

    “信仰·枯萎·俱失!”在腐朽苟延残喘的生命化为了干枯,枯萎与腐朽相互攀附向着墓扑去。

    “信仰·丛生·夜魔之草!”在干裂、沙石的地面,灰绿『色』的夜魔草急速的冒出来“嫩芽”,尖刺的草叶边缘滴落这毒汁,绿『液』……

    “信仰·腐毒·千虫之毒!”淅淅索索的攀爬声从半人高的毒草传来,一只只各式各样的毒虫沾染着夜魔草的毒『液』,即使全身被腐蚀的千疮百孔,却依然毫无所觉的向着目标爬去。

    “命运之证·堕落毒花·万毒花园!”惨绿『色』的异形勋章在身前凝结,刺目的光芒照耀了临时开辟的异世界,猛烈的剧毒遍布了整个“世界”,渗人的毒气凝结成了朵朵碧绿的花儿,随“风”摇曳。

    “命运之证·克烈之湖·万毒鲨域!”水滴般的蓝『色』异形勋章落在手,淡绿『色』的水流冲刷着魔花、毒草。

    两枚命运之证是得益于噬灵者的特殊,即使刚刚步入十阶的殿堂,也可以融合天地的眷顾:命运之证,并且能够进一步的培养命运之证直至成神。

    六截然不同的绝杀铺天盖地的砸向了墓的身体。

    “天地之源!”墓却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仍然在为自己加持着,那漫天的灵力结晶在墓的背后飘飘扬扬。

    面对墓的轻蔑,六人没有丝毫不爽、不忿,死士的变态心灵并不存在这种情绪。

    “化形!”一对骨翼张开,将墓急速的带半空,然而这蓄势已久的必杀显然不会如此简单,铺天盖地的向着墓追踪而去。

    脚下焰光燃起,六道必杀四处追逐着,并且在同化着四周,向着墓合围而去。

    “武装,龙鳞轻铠!”墓依然一副轻轻松松的模样,默默地积蓄着力量。

    金属碰撞般的铿锵声响起,十指覆盖着的铠甲恍若龙爪,全身包裹着的血『色』盔甲反『射』着冷光,狰狞的头盔好似咆哮的龙首,一对尖角向后延伸。

    白青交杂的长发束成马尾,在两角之间穿过,血『色』面甲契合在了白鳞之,同时流出了血『色』的“『液』体”将其染得猩红遮掩了绝世的容颜。

    灰黑的雪羽在右眼处透过通透水晶显『露』出纯净的雪『色』,左眼,一朵紫『色』火焰静静燃烧。

    威武的甲胄细密如龙鳞般的突起遍布,小臂、小腿处甚至延伸着血『色』利刃,手肘、膝部关节处有着锋锐的尖刺,背后两对巨大的龙翼与摇摆的骨尾燃着赤红的光芒,好似流淌的血『液』,双手用力一握,锵锵声响彻耳边。

    四种粗糙的信仰之力,两道命运之证的演化,它们已经彻底化为了本源的冲击,浓缩了大部分的繁杂,六道“极光”已经『逼』近了墓的身体。

    滋滋滋~碰!

    “极光”腐蚀、灼烧着自行显现的魔法盾,不过五阶的魔法盾竟然能够抵挡几息,不过也到此为止,破碎的魔法盾没能消耗丝毫的“冲击”。

    “光芒”已经极为接近墓的轻铠,赤红的龙鳞轻铠好似即将毁灭。

    嗡!

    突然间,金黄『色』的光芒将墓包裹,那六道“极光”被蝎所张开的壁垒轻易阻拦,没能泛起一丝的涟漪。

    “……”六个敌人仅仅是微微皱眉,便接着前进攻。

    “龙神之裔·游龙!”三条雪玉般的游龙长『吟』着降临于世,一束束的金『色』光芒伴随着多彩的魔法光华不断的干扰着敌人。

    “十方猩红……三影!”血『色』的虚影在墓的背后浮现,融入了他的体内,八倍的全方位增幅让墓的身体胀痛不已。

    “血戮煞气!”血『色』的『迷』雾包裹在了往生的长刃,带来不祥的气息。

    “猩红九裂,”

    “东极、南离、西灼、北冥,刺血、离舍、逐神,炎王、翔空!”

    墓提起手的往生,随手划出了九道散发浓郁血气的猩红空间裂隙,九道裂隙停滞在墓的身前,静止不动……

    “隙空星坠!”

    随着墓的最后一刀随手划出,九道散发浓郁血气的腥红裂隙交织、融合,融为一道巨大的十字状空间裂隙闪烁在半空,向着灰黑草原的某一处狠狠砸落。

    无声无息间,猩红的裂隙将所遇的一切吞噬,丝毫不留,丝毫不剩,无论是残破的空间还是剧毒的夜魔草,全数都被吞噬殆尽后,在那诡异的猩红空间内被搅碎,泯灭。

    十字状的猩红裂隙对着那不再隐藏的身影狠狠坠下……

    “雷之韵·天劫!”金『色』的雷电从身迸裂,向着猩红的裂隙反冲而去。

    金黄『色』,带着审判万物的天劫气息的雷电与猩红裂隙僵持不下。

    裂隙不停地吞噬,雷电却稳如泰山,然而,八倍增幅的恐怖还是将雷电吞没,失去了三分之一威能的裂隙依然恐怖,错『乱』的破碎空间为它引导,径直的追向了面『色』大变的修仙者。

    “三千雷炎阵·万律之守!”一道道的符篆不停地被抛出,三千道符篆在修仙者全力的『操』纵下,构建出了复杂的符阵,好似一张巨大的盾牌挡在了猩红十字前。

    “赦!”一道道符篆被激发,刺目的紫『色』雷电闪着金『色』的电花相互链接,增幅。

    哧!

    “呃~”赤红的刀刃自胸口突出,修仙者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刺目猩红,全身早已融合为一的血肉与灵魂被往生急速吞噬。

    无力的感觉从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传来,不过几息,连干枯的尸身都没有留下,修仙者那被劫雷淬炼的身躯被往生全部吞噬。

    失去了所有血肉的他,也不可能做到滴血复生,更没有如此多的能量去填补。

    “解决一个。”墓绝美的面容冰冷,紫『色』的眼眸,血『色』的竖瞳,冰寒的望着那六道身影。

    接着,秘技·隐的力量再次激活,脚下的焰光“消散”,“瘦弱”的身影消失在所有人的眼。

    被蝎束缚在金『色』空间的六道身影虽然没有了绝大部分的情感,但是仍然有些心头发寒。

    接着,处于秘技·隐状态下的墓皱眉的看着,六人取出那熟悉的赤『色』丹『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爆血丹。”皱着眉,墓有些烦闷,虽然血能够绝对的束缚没有超脱凡境的敌人,但是敌人竟然一口气吃下去十余枚爆血丹,显然是活不成了。

    “信仰·腐朽·自我救赎!”身体腐朽,血肉化为飞灰,恐怖的腐朽之力数十倍的爆发。

    腐朽的波动不停地冲击着金黄屏障,却连一丝涟漪都无法做到。

    “信仰·枯萎·失乐园!”如同同伴一样,身体枯萎直至干裂,“干尸”对着金『色』的屏障点去。

    咔嚓,干枯的尸体被力量的波动粉碎,屏障完好无损。

    “信仰·丛生·夜魔天魔!”一株灰绿『色』的魔草在身身生长,精华被汲取,一株夜魔之花灿烂绽放,无数的尖刺“果实”向着屏障攒『射』,却毫无意义,直至魔花透支、枯萎。

    “信仰·腐毒·古毒!”惨绿『色』的一滴毒『液』从心脏破开血肉,一个个苦闷的灵魂在其尖嚎着,义无反顾的扑在壁障“撕咬”着。

    以灵魂为“燃料”的毒素终于让壁障微微颤动,不过可惜的是,这只是蝎有些嫌弃肮脏,下意识的厌恶之举。

    “命运之证·堕落毒花·毒神花园·献祭!”异形的勋章布满了裂痕,从渗透出了碧绿的光辉……

    “命运之证·克烈之湖·鲨之残域·献祭!”异形的勋章融为了残骸,从面滴落了蔚蓝的光芒……

    两道光芒越来越强,蝎感受到了不安,毕竟这是命运之证,即使是品质最差的勋章,也代表了凡境的超脱。

    轰~

    狂暴的能量光华从蝎刻意张开的空洞爆裂而出,将整个异空间破碎。

    “啧,全部『自杀』了吗……”墓看着这些异常果决的死士,有些烦闷,不过好歹不是没有收获,如此想着,他看向左侧的草丛。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