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感悟·流风
    第一百七十一章 171章 感悟·流风

    一道道五『色』流光不断从墓的身边掠过,他讶异的看着这光芒的世界,不断的在五『色』的光芒上行走。

    没有任何景物,没有任何生灵,唯有让人眼花缭『乱』的光芒充斥在整个世界,而从进入《天涯之旅》的一开始,一道好似呢喃般的轰鸣突然在墓的脑海中响起。

    “走下去……”

    墓皱褶纤细的柳眉在光芒中停滞了一会,便如其所愿的开始了行走,没有声音的寂静让墓的心灵空净,并且早在“基础……”的感悟世界时,墓的耐心得到了很好的“磨练”,所以他能够有耐心的走了百天……

    没有说明,没有指引,更没有锻炼,墓眼中含着焦躁,他很疑『惑』仅仅只是走下去就能够炼成《天涯之旅》吗?

    又是一百天,或许是两百天?墓的感官在无尽的行走间渐渐开始模糊,他已经无法计算时间的流逝。

    终于,或许是十年、或许是百年过去,身边无尽的光芒在墓的眼中发生了变化,原本不过是道道流光的『色』彩竟然“变化”成了模糊的人影、模糊的建筑、模糊的天地……

    每一道流光都是一个风景,每一道流光都是一个故事,然而墓却无意去观赏,他在这枯燥的、漫长的旅途中早已失去了神智,失去了思维,只知道不停地迈动着步伐而已。

    就像是在“基础……”的感悟世界中埋下的心理阴影,墓没有想过停下脚步,毕竟这只是感悟空间而已。

    与“基础……”的感悟世界不同的是,墓的体力只是被极大、极大的增强而已,并不是无限、无尽的,所以……在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后,墓终于迈不动脚步了……

    嗒~好似老迈的病人一样,墓颤颤悠悠的迈出了左脚,然而右脚抬至半空却再也无法落下,啪嗒一声,墓倒在了光芒中。

    “到了……”那道好似呢喃般的轰鸣再次于墓的脑海中响起。

    而不知是因为墓停下的脚步,还是墓正好走到了终点,无尽的缤纷光芒瞬间化为一『色』,化作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那无法言喻的『色』彩却突然被一抹血『色』覆盖,任凭『色』彩如何“挣扎”,血『色』依然坚定的替换了所有。

    最终血『色』的光芒也成为了一道风景……

    血『色』的天空,殷红的海洋,扎根于血海的通天巨树,以及那保卫着巨树的三座石碑,最为醒目的则是血海边缘的那个少年,那个“沉睡”中的少年……

    光芒中的少年突然一睁双眼,两道血『色』光华『射』出,径直的没入墓无神的眼眸。

    “呃~”墓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恢复了神智第一眼便看到了血海边上自己“沉睡”中的画面,然后不等他细细观察,墓再次陷入了黑暗。

    漆黑的空间里,眼前依然“漂浮”着两个小小的世界,一代表着《流风之刃》的充斥着风暴的世界,失去了『色』彩的灰『色』的《天涯之旅》的世界。

    “怎么回事?”  墓目『露』疑『惑』、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那颗灰『色』的世界,他感觉自己只是走了几个小时候便回到了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学到。

    “……”无言的摇了摇头,墓不再去苦思缘由,心神一动,青『色』的风在眼前瞬间清晰、放大。

    “不对!”墓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他突然想起一次感悟是九天的话,那么《流风之刃》的感悟空间应该是又一次的感悟吧……

    感受着在身边呼啸而过的凛冽“寒风”,墓摇了摇头,将多余的心思抛之脑后,一个让他倍感熟悉的猩红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前。

    光人站在墓的身前,两个幽蓝的眼睛微微眯起,好似感到无奈,只见他摇了摇头,一把青『色』的“往生”浮现在他的手中。

    光人对着墓撇撇头示意墓跟着去做,只见他持起往生对着前方呼啸而来的“风”斩去,无形的“风”被一记普通至极的挥斩“斩断”,接着“风”声微微停滞,又是一道“狂风”吹来。

    墓见到光人再次示意,便跟着他开始挥刀,然而当“风”第三次被击溃一空后,光人停止了动作,走到墓的身边,用刀背敲打墓的肢体,纠正他的动作。

    专心致志的墓没有发现在他挥刀的步伐间,一朵朵嫣红的好似火焰的光芒在脚下升腾,没过三息却又消散一空。

    当再次失去了包括斗气武装、魔法、血装特『性』、灵根、法相乃至于全身的灵力等等所有的能力后,与凡人别无二致的墓一下下挥舞着猩红的往生。

    渐渐地墓感到这一股股奇异的“风”吹到了肉里,吹到了骨子里,自己好像变成了“风”的一员,每次挥舞都是在与“同类”打着招呼。

    入体的“寒风”渐渐浓郁,好似“打招呼”一般的挥舞渐渐变成了命令,刚开始只有一丝微不足道的“寒风”听从“指令”溃散开来,接着每次听从指令的“风”越来越多,伴随每次挥舞而溃散的“风”同样越来越多。

    不知过了多久,墓每次挥舞都带起了一半的“风”,“风”与“风”之间开始了瞬间的对战,被下令的“风”与不听调令的“风”相互冲击,导致每次挥舞都带起了爆炸般的声响。

    又是一段时间过后,所有的“风”都听从了墓的指令,每次挥舞“风”都好似停止了一般。

    见到墓终于达到了预期后,光人有一次的挥斩了刀刃,与上次不同的是,光人每一次的挥舞都使“风”更加狂躁,更加迅疾,同样是三次示范后,光人再次开始纠正墓的动作……

    一开始听从墓指令的“风”在他的指挥下『乱』糟糟的排列,瞬间的冲突造成了震耳的空爆声,墓一次又一次的挥舞刀锋,一次又一次的指挥“风儿”,终于他对“风”的掌控愈发强大,每一次的挥舞都让“风”都更加迅速,狂暴。

    “风”渐渐的停止了,当狂啸而过的风渐渐减速后,墓才讶异地看到那“风”原来是一道道的刀气,无尽、无边的刀气相互组合就形成了漫天的“风”。

    光人持刀与墓对峙,突然间,墓看着挥砍过来的青『色』“往生”便提刀一格,将刀刃引向一边,同时下意识的迈动脚步,瞬间来到了光人的背后,血刃挥舞,锋锐的往生略过了光人的脖颈。

    墓这才发现脚下的殷红“火焰”,趁光人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来,墓极快的四处走动,一道道“火焰”升起,三息后便会消散。

    这火焰给墓带来了极高的速度,若不是懵然间跟随着光人练习刀法,身体渐渐适应了速度的加持,恐怕在与光人的对战中,不过瞬间便被他给找到破绽而一击击杀了。

    光人好似终于回过神来,再次持刀与墓对峙,两人静立瞬间便提刀就砍,不过这次光人瞬间便赢得了战斗……

    墓嘴角抽搐的看着光人身上汹涌泛起的灵力波动,好想大声吐槽,为什么自己会以一个连众生一阶都不到的凡人之躯与领主五阶的光人对战。

    狂风再次席卷,墓在光人的刀下屡屡“死亡”,不过每一次的死亡都不是无用的,渐渐地,墓能够在光人手下撑到半分钟了。

    十天过去,墓能够与光人对打的有声有『色』,血刃挥舞的更快、更狠了,他已经可以在其手下撑到半个小时。

    百天过去,墓每一刀都可以掀出狂暴的“风”,早已能够与光人打出胜负,虽然输多赢少……

    二百天过去,死在光人手下无数次的墓终于可以做到百战百胜了,每次掀起的“风”愈加狂暴,那“风”中是无数次挥舞往生所带起的刀气。

    唰~

    光人不再凝聚青『色』“往生”,任由血刃划过脖颈,他停止了攻击,对墓持着断刀行了一礼后便消散一空了。

    呼~

    随着光人消失,整个感悟空间里的“风”好似失控、狂暴起来,但仅仅一瞬间后,墓掌控了整个世界的“风”。

    ……

    “呼~”墓张开了双眼,凛冽的眼神让趴在他脸上的薰儿大吃一惊,从他的脸上掉了下去,落在墓的腿上。

    “主人,你好坏啊,吓死我了!”薰儿拍拍胸口,对着墓抱怨到。

    “薰儿,这就是你说的不恐怖?”墓黑着脸捏起薰儿的翅膀,将他提溜在眼前,良久,在薰儿无辜的眼神中,墓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把薰儿塞到了白、青交杂的发丝中。

    “主人,你进入了两次感悟空间,已经过去十八天了!”然而薰儿不甘心被如此“封印”,从头发中又飞了出来,对着墓提醒到。

    “怎么了,有什么紧急的事吗?”墓不解的问向满脸笑嘻嘻的薰儿。

    “主人,学院的分班、分级已经开始啦!”薰儿娇嫩的手指点点下巴,眼睛转了转,接着幸灾乐祸的对着墓说道:“主人,你的师尊也在那里哦,而且已经不耐烦了呦~”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