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一百四十章 诞生
    第一百四十章 140章 诞生

    往生轻轻挥斩,青『色』的斗气羽翼划成几瓣,九阶武尊那已经触『摸』到法则边缘的领域也被划开,带着切割的风的伪法则没能伤到墓一丝一毫,就连蝎都没有动用。

    “风之法则领域,归一之刃。”

    “和蚀冰不一样,倒是和乔的程度差不多,不过也就这伪法则差不多了。”墓漫不经心的化开敌人的脖颈,带着伪法则气息的风刃甚至没来得及形成。

    缓缓走向重伤躺在地上的“最后”一个敌人,墓疑『惑』的看着另一边一个个的堕落使徒安静的注视着这一切,却又没有一丝动作,摇了摇头,白『色』的靴子踏在敌人的胸口上。

    “哦,你好像很恨我。”墓看着面『色』狰狞的修,好奇的说到。

    如果是以前的墓或许会一言不发的将最后一个敌人斩杀,但是在吞噬过那几乎未曾处理过的灵王魂血后,墓的『性』格有些改变,至少不再是近乎对所有事物都毫无兴趣的模样了。

    “你,毁灭了我的家族!”修嘶哑的说到。

    死了,都死了,斯宾塞家族最后的复兴之火熄灭了,两个八阶,六个七阶,五十一个六阶,甚至是仅剩的一个九阶,更别提六阶以下的炮灰,全都死了。

    本以为可以轻易碾压而过的报复目标化作了“深渊巨口”,将家族最后的力量一口吞下,看着那一个个干瘪的尸体修好似看到他们在无声的嘶吼着。

    然而这只不过是修的绝望罢了,被吞噬了灵魂与血肉的死者即使是想要成为亡灵都是一种奢望。

    “莫名其妙?”墓奇怪的看着修,这又不是地球,拿来的灭族复仇者,感到有些无聊的他挥刀斩过了修的脖颈。

    修最后的视线停留在了曾经的护卫身上,那漆黑的眼瞳与熟悉的面容让他回忆起了这段时间里最为后悔的事情。

    ……

    “赫尔曼,不要去谈了。”

    那阴鸷的面容好似近在眼前,那尊严被挑衅感觉好似触手可及……

    “是”

    “胆怯”侍卫不同寻常的模样竟然被一直的无视……

    “看情况,如果可以直接给我杀了他,听明白了吗!”

    ‘好后悔……’

    “是……是!”

    ‘真的,好后悔……我错了,爷爷!’

    ……

    血红而不可视的流光被摄入往生,看着修瞬间干枯的身躯,墓摇了摇头,抬起了往生,向着前方的阴影行者们大步走去。

    “血阳之域!”十三轮血日高高挂起。

    一道道堕落的灵力在纠缠着,却无法阻止阳光的照耀,在冥界本土,想要阻止血阳的召唤可真是难于登天。

    “发『射』!”赫尔曼·彼得抬起了手中的短剑,那一直诱人堕入混『乱』,堕入虚灭的冥器直指墓的身影。

    “蝎!”墓有些感觉不妙,一尊尊的巨炮突然被撤去了隐身,狰狞的外表与暴动的能量让他有些不安。

    轰!轰!轰!

    一道道漆黑的光柱打在了蝎金『色』的防御壁上,一束束的光柱或连绵不绝,或永不消退,青黑『色』的烟气在炮塔上弥漫,时不时的会有一尊狰狞机械爆炸,然而每有一尊爆炸,就会有一尊安置……

    “那不是!”卡特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发威的巨大机械,失声道:“那不是馨兰帝国的制式灵力聚合炮么,好像还是漆雕-千一型的。”

    “漆雕-千一型的?”哈帝挠挠头,说道:“好像六年前闹得怪大啊,我记得科隆斯王国都被打残了。”

    “比这还惨,科隆斯王国现在已经没了,不到半年新的王国就成立了,好像叫米瑟约王国!”应明接口说到。

    “活该啊,谁让他们觊觎了不属于他们的东西,而且当时到最后不还是没找到聚合炮的下落么,现在倒是有结果了。”卡特点了点头说道:“可惜已经被堕落污染了,不敢用啊!”

    一旁躺在地上喘息着的克里斯托弗三人有些『迷』茫的听着三人的讨论,他们可没有那么多闲心去关心这些。

    ……

    “最高,不,去掉限制器,全功率攻击!”赫尔曼没有眼白的漆黑的双眼看着完好无损的金黄『色』防御壁,面无表情。

    一个个灰黑交杂的零件被暴力的拆卸了下来,一个个堕化、异化的金属触手好似在不满的挥舞,黑『色』带着腐蚀『性』的润滑『液』滴落地面,大地也被污染了。

    轰~

    轰~轰~

    轰……

    一座又一座的炮塔炸掉,然而目标却能够悠闲地坐在地上好似看戏般的望着自己的举动,赫尔曼感到有些棘手。

    轰!

    终于,最后一个三人高的炮塔爆掉,这是显『露』出来的炮塔中最大也是最后的一个。

    “继续!”赫尔曼用着嘶哑好似漏气般的声音说到。

    一个个灰黑交杂的残破零件向着赫尔曼身边蠕动,他划破胸口,漆黑的污血流淌,将手指摊入血肉中来回拨弄寻找着,很快赫尔曼好似感受不到痛觉般,面无表情的取出了一个漆黑的石子。

    巨大的,足有十三米高的炮台被拼凑而成,时不时掉落的零件自己蠕动着爬上缺口,填补进去。

    赫尔曼将短剑一般的堕落冥器『插』入身边的炮塔壁身,再将那颗血肉中取出的石子捏开,一个小米粒大小的宝石被他按了进去。。

    “为了虚灭,发『射』!”赫尔曼好似冰山般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那是即将为了伟大而献身的表情。

    没有声音,只能看到漆黑的光柱好似逸散着丝丝黑雾径直的飞向墓,那速度不快,甚至在墓的眼里有些缓慢,一种渴望与拒绝的感受从心底浮现。

    墓的脚下,地面被巨大的力量踏碎,墓瞬间离开了那个位置,然而一种绝对会被命中的感觉浮现在心底。

    “业火燃身。”望着“缓缓”改变路径的光柱,墓有些皱眉,为了解决心里那矛盾、难言的感觉,墓激发了白衣的特『性』。

    业火燃身的第一个『性』质是能够在瞬间减少百分之八十的羽衣防御力的同时,完全抵御两次攻击,这种无视攻击等阶的能力堪称恐怖。

    然而墓要的是另一种同样恐怖的能力,完全抵御一次攻击后反弹伤害,在五分钟内会一直生效。

    光柱如若无物般的穿过了金『色』壁障,壁障没有损耗分毫,没有裂纹,更没有波动,那光柱就像一道幻影般通过了拦截。

    墓看着即将命中身上浊炎的攻击,没有躲避,然而多次力挽狂澜的力量却在这次让他失望了。

    不是特『性』失效,更不是超出了特『性』拦截的范围,而是,那根本就不是攻击,没有一丝恶意,甚至被白衣判定为了有益的效果,黑『色』光柱直直的“刺入”了心口。

    虽然本身的『色』泽无法描述,但若是有人能看见墓的本源,只会理所当然的“看到”那片令人赏心悦目的『色』彩,以及令人恐惧的黑『色』雾气。

    着附着在本源上的雾气在黑『色』光柱现身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舞动,然而这舞动却是小心翼翼的,好似唯恐被别人发现了似的。

    黑雾聚集在本源之上,将虚幻的恐惧小心翼翼的开了个孔,光柱自心脏通过,即将解除到了黑雾。

    “滚,虚灭,还没到时间!”灵王淡淡的瞥了一眼黑『色』光柱,那光柱瞬间泯灭,黑雾傻愣愣的呆立了一会后,漠然的回到本源上,就好似习以为常了一般。

    “我会等着的……”

    “完整是属于我的……”

    “吼喝~哈哈哈哈~”

    灵王听着着狂『乱』的声音默然不语,轻轻的闭上了眼眸。

    就在黑『色』光柱诞生时,那团瞒过了所有的一切,漂浮在混『乱』的空间洪流中,纯粹由幽深之暗、生命之伤、善念之罪、祝福之恨……世间所拥有与未诞生的、矛盾与合理的、过去未来及现在的一切之恶的聚集的五彩斑斓的光团……动了……

    那无形的恶念大口一直在吞噬着冥界的能量,光团一直在急速的“发育”着,终于在黑『色』光柱泯灭时,光团的“外壳”瞬间硬化。

    一个百米大小五彩斑斓的巨蛋摩擦着四周的能量向下坠去。

    灵力、魔力、灵气、日月精华……一道道浓郁到近乎凝固的能量与蛋“摩擦”,好似火焰般将它包裹。

    巨大虽然燃烧着,却没有任何生灵发现他的身姿,蛋突破了一层又一层的阻隔,一层又一层的拦截,终于在一个小小的水池中降落,没有冲击,亦没有震动,蛋好似羽『毛』般飘『荡』在了水面。

    咔嚓!

    细微到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响起,接着又是一道道的裂缝伴随声音遍布蛋壳。

    哗啦啦~

    蛋壳最终还是没有想龙出生那般被利爪破开,一粒粒米粒大小好似晶石的蛋壳碎片铺满了水面,有渐渐在水中化开,好似没有一丝异状。

    黑『色』的披肩长发没有打理,披在简洁的白袍上,抬起头,乌黑发丝下,帅气的面容微眯着眼看向天空,适应了一会光线后,才发觉……

    没有太阳……

    “这种能量浓度,是哪一个通天界?”带着磁『性』的声音缓缓的说到。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