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五十九章 诱饵到来
    第五十九章 059章 诱饵到来

    “那伙人既然能洞开屏障,说不准还有其他手段,要不大家一起『逼』问,既安全又不伤了和气。”

    “也好。”

    “不错。”

    ……

    就在布鲁尔静静到看着吵闹的同伴时,忽然眼角瞟到一抹紫『色』光华,他不动声『色』的缓步走了过去。

    悄然的,布鲁尔将那抹紫『色』摄到手中,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颗晶莹的紫『色』圆珠,仅仅是拿着它就感到身体传来阵阵愉悦。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突然一道疑问从背后传来,布鲁尔手腕一翻,将其放入储物戒指内,转身一看,松了一口气。

    “我拿到的东西,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一个满脸横肉宛若屠夫的冒险者不屑的看着质问着自己的瘦弱游侠。

    “你!”游侠狠狠的盯着冒险者就欲开骂,突然一声惨叫传来。

    “救,救命啊,啊!”

    场面一静,惨叫声显得更加响亮。

    沙沙沙~

    沙沙沙~

    惨叫声戛然而止,不远处的树林中传出阵阵异响。

    白『色』、绿『色』、黑『色』、红『色』、黄『色』,五『色』的“浪『潮』”汹涌而来。

    “跑!”布鲁尔当即反应过来。

    哗啦啦!

    身后的蚀海内也爬出一只只的鳞蚁,原本停在岸边的船只也没能幸免于难,被鳞蚁吞噬殆尽。

    嗡~

    天空中传来嗡鸣声,五『色』的“海浪”包裹了大片大片的沙滩。

    轰!

    一道将近十米大小的火球将鳞蚁的包围圈烧出个空洞。

    呲啦!

    百余道粗壮的雷电将想要合拢的包围圈再次击散。

    布鲁尔全身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混在逃跑的大军内不断的加速突击。

    “光明神在上,这到底是什么怪物!”看着被柔和光芒包裹的黝黑手掌,布鲁尔心中颤抖,他只不过想要拿住一只红『色』的怪物观察一番,没想到那怪物当即自爆,直到现在右手还是一阵阵的麻木。

    身边不断传来的惨叫声让他心中惊颤,敢于在紫蚀海闯『荡』的人哪有低于四阶修为的人,就连五阶也不过寥寥无几,更多的是六阶、七阶的冒险者,就连十阶甚至超脱凡境的存在都不罕见。

    这次的秘境开启也不乏九阶、十阶的强大存在前来客串一下冒险者,虽然因为结界导致只有九阶修为以下的生灵才能进入,但是心中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连自己算在内,八阶修为的足足有一百余人。

    想到刚进入秘境时满脑子都是怎么多分到一份宝藏心思,在对比这一声声的惨叫,布鲁尔心中充满了绝望。

    ……

    小世界内,一排小木屋坐立在血海边。

    “墓,都三天过去了,也该差不多了吧?”希拉躺着木藤编制的吊床上,百无聊赖的说到。

    “还要再等几天。”墓抬手接住一片碧绿的树叶,双指一撮,树叶化作光点飘扬在他的眼前,组成了一道光幕。

    上面赫然是鳞蚁构成的浪『潮』在追逐冒险者的画面,这犹如慢动作电影般的画面是墓新发现的功效。

    使用建木的树叶可以将坐标点的画面投影出来,代价便是消耗一片树叶,相对于那近乎“无穷尽”的数量,这点代价也是微乎其微。

    “我做的几个坐标已经被他们拿到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围观着光幕的众人没有对逃亡的冒险者们留有同情,毕竟人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如果他们没有拾取蚀水结晶,鳞蚁们也不会如此疯狂的追杀。

    ……

    “呼呼~”布鲁尔喘着粗气,身上坚实的格莱温之铠也已经千疮百孔,一道道沟壑般的创口也布满强壮的身躯,若不是那颗紫『色』的珠子在储物空间内也能影响自身,让伤口快速愈合,恐怕他早已分尸在那群怪物的口中。

    不断地看着四周,防止那群怪物隐藏偷袭的布莱尔突然发现了另一道紫『色』的光华。

    只见一个七阶的冒险者身上一道巨大的创口几乎剖开腹部,他左手一翻,取出储物空间内的紫『色』珠子,那创口极速的开始复原。

    布鲁尔看到这一幕,心中泛起强烈的不安,果然,那个七阶冒险者身边的怪物疯狂的冲击过去。

    轰!

    轰!

    轰!

    ……

    一道道的爆炸让布鲁尔惊骇欲绝,更让他恐惧的,是爆炸后显现的那到即将愈合的空间裂缝。

    怪物洪流般的涌入了裂缝,悍不畏死,一往无前,而布鲁尔却没有在地面上看到那颗紫『色』珠子,心中越加不安。

    下意识的想要掏出空间内的紫珠抛弃,然而又一个教训让他放弃了想法,原来又是一个人看到了七阶冒险者的下场。

    他和布莱尔一样想要抛弃珠子,并且先一步实施了行动,可惜不断的爆炸声让人惊悚,绚烂的光芒过后,再是一道空间裂缝,洪流依然涌入。

    布鲁尔这次仔细的看了一眼空间裂缝,发现那并不是空间陷阱,里面那稳定的气息不可能搅碎任何生灵,这竟真是一个传送口。

    ……

    哗啦啦!

    墓静静的看着一只只鳞蚁投入了血海,瞬间化作血水融入其中。

    没一会,第三道裂缝愈合,墓伸手一招,又是一颗蚀水结晶飘到他的手中,随手将结晶放回蚀水净瓶,继续看着光芒中的情景。

    呲啦~

    裂缝张开,金『色』的光芒刚刚突入,便转换方向向着一旁飞去,同时将手中的紫『色』珠子掷入血海中,一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毫无停滞。

    哗啦啦~

    尾随其后的鳞蚁投入血海……

    “吼!”

    布鲁尔看着四周的情景尚未反应过来,便听到蚀冰那震天的吼声,毫不迟疑,原本因抵御爆炸而暗淡的金『色』光芒骤然大盛。

    “神之庇佑!”

    轰!

    冰蓝『色』光柱径直轰击在宛若太阳下的黄金般闪耀的布鲁尔身上,冰蓝『色』摧枯拉朽般的驱逐了金『色』光芒,将其化为了一座冰雕。

    咚!

    冰雕被扔在墓的身边,墓有些惊讶的看着布鲁尔。

    “恢复。”

    冰雕的头部恢复了原状,其余的部分仍然被冻结着。

    “呼!”

    布鲁尔呼出一口寒气,定睛看着眼前的身影。

    看身高大约十四岁,一头及踝的白青交织的长发,带着一枚发环,脸部即使被不知名的龙鳞遮掩了一半,右眼被三根雪白羽『毛』覆盖,仅仅『露』出一只眼睛,却仍然可以看出那倾世的光彩,简洁而又华丽的白『色』风衣绣着奇怪的纹理。

    “小……”还说完,布鲁尔便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围绕在身边,急忙改口:“大人,请原谅布鲁尔·罗斯·科姆的冒犯。”

    “完全恢复。”

    咔啦!

    一块块薄薄的近乎透明的冰块掉落在草地之上。

    “谢谢大人!”布鲁尔单膝跪地,不敢有其他心思,刚才那道将他冰封的光柱根本无法防御,若不是没打算杀死他,没用上多少威力,现在的布鲁尔连冰渣都剩不下了。

    而墓更让他感到心悸,仅仅一句话,冰层便解除、碎开,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只有一瞬间仿佛被世界盯上的感觉缭绕心间。

    “哦。”墓淡淡的回应了一声,便不再管他。

    ……

    小世界内过去了十天,相对的冥界过去了一天……

    “呼~总算是逃过去了!”孙见之看着空中不断掉落的鳞蚁以及四周寥寥无几的冒险者,心中叹了口气。

    鳞蚁这个称号是他听到一个冒险者临死前吐『露』的,不过也仅仅只有一个名称而已,没什么作用,毕竟这里属于西方的地盘,即使是同一个物品,与家乡的叫法相比差别巨大。

    孙见之从怀中掏出储物袋,拿出一枚紫珠,心中思绪万千,这个储物袋是他和至交好友布鲁尔一起搜集材料炼制的,对于好友的全名,他已经不记得了,毕竟那串长长的名字对他来说有些拗口,不过现在看见不免有些唏嘘。

    他只记得布鲁尔取出和这枚紫珠一样的物件,便和自爆的鳞蚁一起消失了,想来也是回归冥峰了。

    看着手中的紫珠,孙见之面目阴晴不定,良久,他看着疯狂向着自己扑来却死亡殆尽的鳞蚁,手中掐起手印,打算在蚁群内引爆紫珠,算是对好友的悼念。

    就在这时,伴随着“呲啦”的响声,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展现在他的面前。

    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取走了悬浮在眼前的紫珠。

    “既然你不要了,那我就取回来算了。”墓走出小世界,背对对孙见之淡淡的说到。

    孙见之没有理会墓,而是激动地看着随后走出的布鲁尔,走上前去狠狠的拥住了他:“你,没事就好。”

    “你这样,我很尴尬的,用你经常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布鲁尔也是狠狠的抱了一下孙见之:“哦,对了,我不是基佬!”

    “去你的!”孙见之松开好友,重重地向他的胸口擂了一拳:“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怎么会有事,你还欠我两条命呢!”布鲁尔神情激动,故作不屑到。

    “吖,浪开!”这时一道『奶』声『奶』气的话音响起。

    布鲁尔浑身一个激灵,赶紧拉着孙见之走到一旁。

    咚,咚,咚!

    雪白的弑熊迈开脚步,十米高的个子走在坚实的石板上,让地面震得一颤又一颤,身后跟着韦恩一行人。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