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奇幻 > 冥界追忆录 > 第四十一章 记忆解封·第一重
    第四十一章 041章 记忆解封·第一重

    “怎么样,你选择那种强化,这几种强化并不冲突,全部选择也可以的。”灵王对墓诱『惑』道。

    “现在手里没有好的晶石、魔核,附魔的话没有确定的方向,等以后再说……强化品级和极限强化需要多少魂血?”墓想了想,准备进行两项强化。

    “强化品级需要的魂血和制造装备消耗的数量相同,并且针对自身以外的强化消耗为五分之一。”

    “极限强化,一至五级都是一百滴一阶魂血,六至十级是一千滴一阶魂血,十一至十五级是一百滴二阶魂血,十六至二十级是一千滴二阶魂血,以此类推,同样针对自身以外的强化消耗减半。”

    “那么就强化至四十级。”

    看了看剩余的四万五千六百一十三滴魂血,墓想好了方向,决定试验一下强化的效果。

    碧『色』的光芒再次闪亮,围绕着天墨的新衣服浮现、旋转、消散。

    叮~

    极限强化完成,已强化两个阶段,获得异次元空间、削弱两种属『性』。

    异次元空间,分为内层与外层,内层可以存储物品,外层可以吞噬部分能量攻击。

    削弱,方圆十米的范围内的能量攻击弱化百分之五,并减弱范围内敌人百分之五攻击力与防御力。

    “效果不错啊。”墓看着光屏上显示的内容,说到。

    “怎么样,功能不错吧。”灵王撇头看向墓,懒懒的、淡淡的回应到。

    “不过你自己的血装就别想了,血装可是不能进行极限强化的,而且兵装品级也是随着你修为的增加而增强,根本不需要品级强化。”

    “嗯,知道了。”

    其实对于这个结果,墓刚刚也差不多猜到了,不然灵王早就提醒自己强化追梦了。

    “不过和直接购买兵装对比起来,同等级别制作功能好像贵上五分之一啊。”

    “毕竟是不同的方法,价格当然也不相同,商城内直接购买不一定有你想要的,当然商城内除了基础的兵装外,也能够收录你所知晓的兵装,那时候选择就多了,比如你刚才给天墨制造的兵装样本,已经收录完毕了。”灵王拍了拍背后的十二只翅膀,躲开了天墨的两只小手后,回到了追梦里面。

    “好了,现在开始穿衣服了。”墓将床上的衣服拿起来,抖了抖,转头看向盯着自己手指不放的天墨说到。

    当天墨听到要穿衣服时,脸上『露』出了一个呆萌的笑容,紧接着……便是一声嘹亮的哭声。

    “哇~~哇~~~哇……”

    墓黑着脸,看着把两只小手伸进玄『色』长袍内,护住胸口的天墨,欲哭无泪。

    “有什么好害羞,就算是长的比较大点,也才差不多两岁啊!”

    天墨听了,当即一愣,没过多久,翘立的呆『毛』萎靡的趴下,又是一声比一声高的哭喊,好像在悲哀着什么似的。

    “呜……哇~~哇~~~哇……”

    墓郁闷得一手提着衣服,一手捂着额头,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衣服给天墨换好了。

    “灵王,灵王,这是什么情况?”

    “呀~呀~”

    看着刚刚换好衣服,就停下哭喊,跳到自己怀里玩耍的天墨,墓急忙唤出灵王问到。

    “哦,是吗,我没给你说么。”灵王带着笑意的声音幽幽地传到墓的耳边。

    “没有……”

    “好吧,天墨可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大能的转世之身,会有一些记忆传承是很正常的,而且,别看她这这么小,你用探查功能看看,她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一阶三段众生级了。”

    “我试试。”

    墓听到后,急忙打开探查面板。

    “还真是一阶三段啊,还有一个天赋!”

    姓名:天墨。

    『性』别:女『性』。

    种族:仙(进化中)。

    修为:一阶三段(众生)。

    功法:天道歌。

    天赋:天道傀儡。

    兵装:白衣·伪。

    状态:正常。

    年龄:一天(幼年)。

    “呀~”

    “早知道该叫你‘丫丫’的。”墓看着被含在天墨小嘴里的手指,看着天墨血红的嘴角,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向后一仰,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墓……”

    “干什么,灵王?”

    “你看看成就面板……算是惊喜吧。”灵*音迟疑了一下,带着些许古怪的说到。

    ‘成就’墓默念。

    叮~

    获得成就:至强养成。

    至强养成:时代的变迁将她带至你的身边。

    成就奖励:记忆第一重解封。

    叮~

    是否领取奖励?

    “是!”

    嗡~

    瞬间,墓的眼前一黑,转眼间,面前的天地一变。

    ……

    血『色』,漫天的艳红,空气中的血腥气味浓密至极,整个世界都被恐怖弥漫着。

    咔哧~

    一柄血红的细长刀具被折断。

    哧啦~~

    半截细长的刀身在空中分解,一片片的血红残片,诡异的凭空蒸发着。

    残存的刀刃到『插』入心口。

    “那是……我?”

    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身影,比自己高上许多的身高,一头白青『色』的长发垂到脚踝,紫『色』的虹膜中血一样的细长瞳孔透『露』出无边的愤怒。

    “血祭,死吧。”

    原本轻灵的声音,此时却散发着无尽的凶残,一阵无形的波动自“墓”的体内迸发,没有速度,也无所谓速度,话音落下,便是结果的诞生。

    整个地球,整个宇宙,整个世界,所有的修炼者迸发着,他们体内的血『液』逆流着,诅咒着,毁灭着,这身边,所有的一切。

    无尽的血气自毁灭中消失,“墓”的身边,无尽的血海汹涌着波涛,顺着心口的刀柄流入往生之中。

    “‘墓’,你疯了!”

    “这个声音,是,是梦……”

    “……”

    “墓”冷冷的看着眼前,那与自己如同一个模子中刻出的人影。

    “梦。”

    “你怎么了,‘墓’?”

    “献祭……”

    “‘墓’住手,你真的会死的。”

    “……转生。”

    “墓”的身上一阵紫『色』的豪光耀世而出,渐渐地转化成金黄的光芒。

    金『色』的光芒散发着令人欢愉与恐惧的气息,那是生与死的界限。

    唰~

    光芒急速地脱离了“墓”的身体,投入了身后的废墟。

    而“墓”的身体也跟着一晃,便直接躺倒在地。

    梦看着倒在地上的“墓”,幽幽一叹,走上前去,轻轻把“墓”扶起,额头贴着额头,又是一阵金『色』的光芒,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只余下一个紫『色』光罩笼罩方圆百米,静静的守护着,等待着。

    “这是……”

    墓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些呆滞。

    紧接着眼前便是再次一黑,耳边似有似无的传来一阵喊叫。

    ……

    “醒了,哥,哥醒了。”

    ……

    天『色』渐渐昏暗,十二颗耀世的天阳逐渐暗淡,冥界再一次迎来了静谧的夜晚。

    “爱格伯特,你确定能行吗?”

    “谁知道呢,反正是一定要阻止那个人再次捣『乱』了。”

    “嗯,前两次没有成功,再来第三次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让他得逞。”

    亚度尼斯·弗雷德看着眼前的紫蚀海,坚定的说着。

    “绝对不能让他得逞!”爱格伯特·尤莱亚也似乎想到了后果,大声的吼道。

    嘭~

    “你傻啊,这么大声,你埋伏谁呐?”

    “你还说我,谁的声音大啊,啊?”

    紧接着两个人便扭打在了一块。

    “血剑·密血。”

    一道红『色』剑光划过。

    “还来真的!”

    “风暴·刃风。”

    “血剑·狂血。”

    “暴风·龙卷。”

    ……

    “嗯~”

    “呀!”

    清晨,墓张开双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一片乌黑。

    “阿嚏。”

    “天墨啊。”

    墓『揉』了『揉』鼻子,将天墨披散在自己身上的黑亮长发拨开,站起身来,顺便把天墨抱在怀中。

    “呀~”

    天墨一口含住捏着自己脸蛋的手指,稍一用力,便美滋滋喝起血来。

    与此同时墓的双目失去了焦距,呆呆的坐在床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昨天看到的记忆:“我原来沉睡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良久……墓重新打起了精神,不再去想那注定无法得到的答案。

    “灵王,现在几点了,哦,对了我该喂她什么,总不能一直喝我的血吧。”

    墓看着正在高兴的含住自己手指的天墨,郁闷得蹙了蹙眉头。

    “现在是九点四十五分。”

    随口报出时间后,灵王接着想了想。

    “其实,用你的血喂养也挺好的,因为你的血对她十分有益,对比之下并没有其他合适的食物喂养她。”

    “除非你想用罕见的天材地宝喂养,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比不上你的血更加有利。”

    “嗯,知道了。”墓听到答案,有些无奈,不过好在天墨吃的不多,还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

    呲啦~

    “盖安之木啊。”划开空间裂缝,墓来到了拍卖行的门口,墓转头四处看了看,抱着再次睡着的天墨走进了拍卖行内,一阵清新的感觉迎面而来。

    “请问客人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吗?”

    一个花仙子飞到墓的眼前。

    墓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右手一伸,存放在小世界内的晶卡出现在手心上。

    “啊,是彩虹贵宾卡,客人请跟我来。”

    巴掌大小的花仙子一边说着,一边在空中飞舞,哼着奇怪,但十分悦耳的歌声,把墓带进了贵宾室中。

    (忽悠无止境,待续……)http://www.123xyq.com/read/0/5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