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古言 > 咸鱼锦鲤的败家日常 > 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大小姐,其实我自己能够走过来的。”

    长寿被林羡鱼忽然抱起来,一下子愣住了,等到林羡鱼放下她,才反应过来。

    “不碍事,我的小长寿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好了,不要紧张,有我在呢。”

    林羡鱼开口说:“你放松,昨天我已经帮你温养胎儿了,他告诉我他一切都很好。”

    林羡鱼柔声的安慰,让长寿仿佛感觉到了极大的力量。

    不过林羡鱼也不完全是安慰长寿,实际上她的确能够跟还在娘胎里的秦乐道沟通,感受他的心情。

    “东方夫人,您在这里,我们就放心了。”

    没有一会儿,稳婆们就来了,看到林羡鱼在,她们也都放心了下来,别小看稳婆,她们对于其他的不熟悉,但是对于妇科圣手可是了如指掌,更不要说,不少夫人小姐都曾经因为林羡鱼的原因或者自称因为林羡鱼怀孕了,更是让林羡鱼名声大噪。

    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子,稳婆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而且因为传说中神医弟子,还是有福泽在身的护国圣女在,稳婆们觉得这一次一定稳了。

    “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管我,我陪着长寿就行,如果有问题我再出手。”

    林羡鱼握着长寿的手,给了长寿无穷的力量,但是即使是林羡鱼,也不能阻止长寿感觉到下体撕裂般的疼痛。

    不过长寿毕竟是二胎,就一切还算顺利,加上林羡鱼给长寿准备的回复体力的药物,还用灵力偷偷摸摸的帮助长寿,整个生产过程居然无比顺利。

    “哇哇哇。”

    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李卿山以为已经过去了很漫长,实际上不过过去了不到两个时辰,对于一位产妇来说,其实已经非常快了。

    “恭喜老爷,恭喜老太爷,母子平安。”

    稳婆们的话才说完,李卿山就直接冲到了长寿的床边,甚至没有看儿子一眼。

    让稳婆们有些尴尬,还好秦大儒接过了秦乐道:“都重重有赏。”

    稳婆们这才笑逐颜开。

    而李神医也跟着秦大儒一起看秦乐道,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主要目的,当然是观察婴儿和产妇,产妇如今他不太方便直接进去,一会儿再说,这婴儿可得仔细瞧瞧。

    秦大儒也看出了李神医的意图,也让李神医仔细瞧瞧,毕竟秦乐道是不是健康,让李神医看看还是挺好的。

    “长寿,你没事吧?”

    “那小子可真丑,跟个猴儿似的。”

    李卿山的话让在床上的长寿都乐了。

    “我很好,比生景阳那个小丫头的时候好太多了,我想这都是羡鱼的功劳。”

    长寿看起来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却还不错,李卿山也放心了下来。

    林羡鱼确认过长寿的状态之后,就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口子,不过没有多久,李卿山也出来了,因为长寿虽然精神还不错,但是实际上还是极为疲惫的,很快就昏昏欲睡了。

    林羡鱼这才小心的检查秦乐道的状况,虽然她知道师父已经检查过了,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过可惜的是,不管是林羡鱼还是李神医都没有办法检查出这个孩子是不是智商比别人高,不过健康健壮到是真的。

    “恭喜秦爷爷了。”

    林羡鱼也笑着说:“秦乐道以后一定是个好孩子的。”

    “还是要谢谢羡鱼你啊。”

    秦大儒开口说。

    “对了,卿山,这喜讯有没有通知你家里人?还有林家和东方家。”

    林羡鱼不确定秦大儒是否想大肆宣扬,但是不管怎么说,林家东方家和李卿山家中是必须要通知的。”

    “派人去送信了,其实我娘子的预产期在这个时间,我早就通知了家里人,不过如今家里人却没有派人来,估计也不介意吧。而且……”

    李卿山有些难以启齿:“我爹娘居然没有反对我让儿子姓秦,反而欣然同意说,说我脑子转的快,还说这样的话,就更要好好帮帮我侄儿,最好能让我侄儿在爷爷门下学习,被我恶狠狠的拒绝,他们就说不会参加我儿子的洗三礼了。”

    李卿山本来不想说,但是他想到以后自家爹娘可能会来这边,到时候在秦大儒面前说些有的没的,到不如自己说:“爷爷,你不用管他们,我从来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不过如果你希望我收下你侄儿,也不是不行。”

    秦大儒居然意外的开口了。

    “爷爷,真的不用,我侄儿的资质也就一般,更何况我爹娘,我本来觉得他们都为人正派,虽然有些偏心大哥,但是也是因为大哥比我有出息,可是自从我娶了长寿,他们知道长寿是你的孙女之后,就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总希望让我通过爷爷你帮助大哥。”

    “甚至根本不在意我的心情,把一切都当成理所当然,甚至我大哥也……”

    “我记得我大哥和我爹娘以前都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成了这样了,至于我侄儿,爷爷,我说实话,我侄儿资质一般,根本不配当你的弟子,而且也不希望我家里太以你的名字作威作福。”

    李卿山格外的诚恳:“若是我侄儿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中举,那让爷爷指点一二也无妨。”

    “真的不用介意你家里人吗?”

    秦大儒有些没有想到李卿山的说法。

    “我很在意他们,否则我也不会因为他们的偏心而耿耿于怀,但是爷爷你不用在意,更不用因为我的缘故给他们什么优待或者帮助他们在朝堂之中做什么,因为我知道我爹和我哥哥的能力,也就只能像如今这样了,再更高的位置,他们的才德都配不上,也正是因为在意他们,所以才不希望他们到不该去的位置去。”

    李卿山的话格外的清醒,到是让秦大儒刮目相看,一味的偏帮家里人并不是什么好事,让家里人呆在合适的位置,衣食无忧,不去做属于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才是真的孝顺,尽管李卿山的家里人未必能理解就是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你的大哥父母。”

    秦大儒开口说了一句。

    “我知道,其实他们因为爷爷你的关系已经得到不少优待了,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但是如果还想更上一层,甚至是让爷爷帮我大哥在仕途上走的更远一些,我却是觉得不可取,也没有必要,我大哥真的担不起这个重任,以前我一直觉得我大哥很厉害,是怀才不遇,但是等我到了京城,见识到了足够的人,我才知道,我大哥那点才华,真是不值一提。”

    李卿山说的十分坦诚:“不论是林家大哥还是楚家公子,更别说东方大人了,就是爷爷你的诸多弟子们,哪个不比我大哥出色,实际上我大哥能够做到如今这个六品小官,已经是在他能力的极限了,以后熬着资历,做到五品官,就已经算光宗耀祖了,更高的,他能力不配,也不应该去肖想。”

    “不过我爹娘显然不这么认为,所以我们因为这个事争执了不少,爷爷你桃李满天下,在朝中有素有威望,就是皇上对您也十分看重,他们觉得如果您愿意出手的话,大哥调到京城来都不成问题,但是我狠狠的拒绝了,我怕这次乐道满月的时候,他们过来,会跟爷爷提,所以干脆先说了。”

    “大小姐,到是让你看笑话了。”

    李卿山没有避开林羡鱼,反而十分坦然的说,这点也是林羡鱼最欣赏李卿山的地方,他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没有那么容易心软胡乱答应别人的条件,更何况,你爹娘未必敢在我面前开口。”

    秦大儒明白了李卿山的意思,直接开口说。

    “爷爷明白就好,我去厨房里吩咐别人给长寿做点好吃的,然后洗三礼估计我爹娘那边也不会来人了,毕竟他们都没有提前过来,离的又远……”

    李卿山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他娘的声音:“听说长寿生了,我来的正好,不过你爹和你大哥都有公务,没有办法过来,只有我和你大嫂来了。我的乖孙健康吗?”

    “娘,你来了。”

    李卿山刚才说的再多,看到李夫人过来的时候,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至少自家娘亲还是来了。

    “羡鱼如今是越来越漂亮了。秦先生更是身体十分硬朗。”

    李夫人却没有搭理自己的儿子,反而和秦大儒套起近乎来了,按说秦大儒,他们应该叫做叔叔或者伯伯,但是李家人对于秦大儒一直非常敬畏,反而跟着喊秦先生,秦大儒纠正了几次,也就随意了,反正见不了几次。

    “李夫人,好久不见,你也依然这么年轻。”

    林羡鱼虽然觉得这位李夫人进来只问了孙子,然后就开始和自己还有秦大儒套近乎,感觉有些不爽,至于李神医此刻已经悄无声息的进入长寿的房间,打算把个脉仔细的研究一下长寿是否有什么变化去了,当然就算在,也懒得搭理李夫人就是了,李神医一向是不管人情世故的。

    “亲家母,一路辛苦了。乐道很健康。”

    秦大儒也点了点头,其实也是看在李卿山的面子上,不过对于丝毫不问儿媳妇的行为还是有些不爽,然后对于李卿山的招呼也基本不理,也是皱了皱眉头,这自然就带着些许威严。

    让李卿山的大嫂在问好的时候更是局促不安。

    “乐道,好名字。李乐道吗?”

    李夫人的话让李卿山更皱眉,他明明在信里说的很清楚,这个儿子跟娘亲姓秦,但是李夫人却仿佛不知道一样,这明显就是提醒秦大儒,这个孩子的情分,让秦大儒答应他们某些条件。

    “娘,他姓秦,秦乐道,我和你信里说过的,跟他娘亲姓。”

    李卿山有些不满的开口,生怕秦大儒误会自己,不过秦大儒刚才已经听李卿山说的明白自然是知道李夫人是什么意思。

    “不管姓秦姓李,都是卿山和长寿的儿子。”

    林羡鱼不咸不淡的开口,她当然也明白这李夫人的意思,偏偏就不顺她的心意。

    李夫人用眼神暗示李家大嫂,但是李家大嫂哪里敢胡乱说胡,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大胆的人,加上秦大儒的脸色看起来淡淡的,林羡鱼也十分有威严,就不说话了。

    实际上李家大嫂根本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当秦大儒的弟子,因为这样她就看不到儿子,儿子就常住京城了,她对于自己的儿子最了解,有些小聪明,但是没有大智慧,又吃不得苦,还是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最安全,最重要是她真舍不得儿子。

    “对,东方夫人说的对,不管姓什么都是我儿子。娘,你一路辛苦了吧?要不要去看看长寿?”

    李卿山自己对于自家娘亲进来就没有问过一句长寿就不爽,就更不要说秦大儒和林羡鱼这两个将长寿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了,连忙开口说。

    “看什么看,不过生孩子而已,又不是第一胎了,而且刚才你们不是说了母子平安嘛。”

    “我一个做婆婆的还需要去看她?”

    好嘛,李夫人这话一说,不止是林羡鱼和秦大儒脸色变了,连李家大嫂脸色都变了变,不过还是忍耐了下来,众人也看在李卿山的面子上,不说什么,横竖他们也不在一起住。

    不过林羡鱼心中更是庆幸,幸好长寿不和李夫人一起住啊,不然长寿这柔顺的性子,还不知道被怎么欺负呢。

    “娘,那你先坐,我让下人给你收拾房间,这次来京城住多久?”

    李卿山有些无语,他自幼觉得娘亲十分温柔可亲,可是没有想到对儿媳妇的态度居然是这样,李卿山觉得自家娘亲已经没有办法抢救了,自己也不需要担心秦大儒或者林羡鱼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帮助自家大哥谋取什么利益了,就冲自家娘亲这两句话,基本上就杜绝了任何可能了。<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1/1901/"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1/1901/</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