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中文网 > 玄幻 > 麻衣相师 > 第1183章 一身黑鳞
    江辰没躲。

    这一下,是碰在了另一个东西上。

    那是一口很厚的朴刀。

    朴刀是雪花钢锻造出来的,古色古香,隐然有一些致密的花纹,像是——龙鳞。

    可那些龙鳞跟真的龙鳞不一样,形状是尖的。

    毋庸置疑,上面黑气夹杂青气,妥妥是个法器,但这种杀伤性很大的法器,在行内,是极其少见的。

    一个小个子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鬼魅一样的出现了,只有我的一半高,但是,抓着刀柄的手,极为稳当。

    那刀柄上,也怪,不是普通的刀鞘,而像是裹着一层稻草。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他一个鹌鹑蛋似得秃头,模样挺猥琐的,但是,偏偏穿着一身华服,看样子极不相称。

    这谁啊?

    不认识是不认识,可这个人,本事很大。

    我手心里微微发麻,暗暗吃惊——不会比池老怪物和皇甫球他们差。

    这人眯起眼睛,嘴角勾起,露出了一口黄牙:“就是你?”

    你认识我?

    江辰重新坐稳,看向了豢龙氏,微微摇头,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这位伯祖,看来人缘不佳——这么多子孙,竟然没有一个肯护着他的。”

    那些豢龙氏,瞬时都紧张了起来。

    江辰从哪里弄到了这么厉害的帮手?

    难不成——打长乐岛上?

    这个小个子一挠头皮,认真的看着我,以一种大大咧咧的口吻说道:“你模样好看,所以我看你不大顺眼,我跟你商量商量……”

    他的小眼睛一沉:“你能不能死一下?”

    这要求挺霸道啊!

    话音未落,那个雪花钢的朴刀翻转过来,对着七星龙泉就反砸了下去!

    只听“当”的一声,我掉转七星龙泉,就觉出手上的龙鳞猛地滋生了出来——护住了虎口,不然,非得震出血来不可!

    他一只手,甚至还能去搔稀疏的后脑袋,悠闲的说道:“你这法器不错——杀过大灵物,还淬过无极尸的血?是好东西,放心吧,我跟你商量商量,以后,我替你好好用它!”

    这实力,配得上这种霸道。

    不过,我早就把七星龙泉调转,逼出了皇甫球的行气。

    左居南斗,右居七星,紫气东来,蝴蝶翻玉树。

    那秃子眯着的眼睛,猛然暴睁,眼睁睁的看着朴刀以一个没见过的速度和力道,被七星龙泉整个震翻,人退出去了好几步,要不是后面一棵老紫薇树,勉强给他扶住了,他当时就得坐在地上。

    而他的手,也瞬间就是一抹红——他先被震出血来了。

    江辰猛地站了起来。

    他很少失态,这算一次。

    而那些豢龙氏见状,整齐划一,大声就是一句:“好!”

    我微微一笑:“说起来,我会算命,见面就是缘分,我问问你——你算什么东西?”

    那秃子咬紧了牙,眼里顿时就是一抹凶光。

    而被我这么一震,他那身跟本人极不相配的华服,瞬间也乱了不少,脖颈露出了几分皮肤,我一下就看出来了。

    神荼郁垒的桃木剑。

    这是个打虎客。

    上次我们就在东海遇上过打虎客,能耐确实不容小觑——而这一位,得是他的前辈。

    打虎客的规矩我也知道——只要是接下了这一单买卖,天王老子都不会手软,失败了,赔命。

    所以——都是一些把脑袋挂在裤腰上的亡命之徒。

    我看向了江辰:“找了这么个保镖,花了不少钱吧?可惜啊……”

    我盯着那个秃头:“就算你人傻钱多,这钱花的,也未必上算。”

    江辰冷了脸。

    那个秃头就更别提了。

    他从老紫薇树边站稳当,先是仔细把衣领子给整理好了——看样子,对外在打扮还挺上心。

    朴刀潇洒换手,一口唾沫吐在了手心上,在裤子上蹭了蹭,重新握紧了朴刀,接着,一阵破风声冲着我扑了过来,那声音跟鬼魅一样,倏然逼近:“不愧是算命的,口条还挺利索,我跟你商量商量——能不能,让我切下来泡酒?”

    话音未落,嘴边就是一阵寒气,我后心一麻——好快!

    但是七星龙泉猛地翻回来,直接架在了朴刀上,两下锋芒一撞,“当”的一声,就是一个火星子四溅的巨响。

    我手腕子发麻,这个家伙个头是小,但是,论起力气来——比东海遇上的那个打虎客,厉害三四倍!

    当然了,一般货色,江辰也不会请来。

    这个打虎客,跟“使者”,是不是也有关系?

    这个时候,小个子的手,就不经意似得往右胳膊上一拂。

    还没等我想明白,就觉出不对,这个朴刀——似乎比刚才重了许多!

    仔细一看,就看出来了,这个小个子的胳膊,颜色不对。

    神气!

    我眉头一皱,他怎么会有神气?

    不,这是“借”来的神气。

    也就是,跟传统文化之中,“请神上身”,还有我之前用了皇甫球给的雷符一样。

    行气上了眼睛,我看到,他胳膊上的神气,泛着一道金光。

    金甲神?

    这个能耐,跟哑巴兰他们家的“阴阳身”倒是颇为相似——但是,比阴阳身更灵活,阴阳身会把整个身体都作为容器,这个小个子,却能只借来一个部件儿,还保持着自己的神智。

    不简单啊!

    小个子注意到了我神色的变化,不禁露出了几分得意:“我跟你商量商量,你也别费力气了——反正,你打不过我。”

    比起你,应该说金甲神吧?

    而他一双眼睛,翻过来看向了赤玲,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神色:“还有个事儿,也想捎带脚跟你一起商量——你这个女儿,嫩的掐的出水来,我想掐一掐。”

    行内都讲究高洁,性格淫邪的,可不多见!

    赤玲还沉浸在了恐惧之中,没有完全恢复,只死死的趴在我背上,不住的抖。

    小个子眼里的得意和欲望,越来越深重了!

    这么下去,我可不讨好,非得想出主意来不可。

    不过,怎么想呢?

    就在他的手腕子要压下来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扫到,他的胳膊上,贴着一个膏药一样的东西。

    于是我立马说道:“赤玲,帮我一把,把他胳膊上那个东西给撕下来!”

    小个子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而赤玲一听这话,既然跟我有关,那她连害怕也没顾得上,伸手就把那个东西给撕了下去!

    小个子一愣,可还要顶着我,哪儿有法子翻手,眼睁睁看着“嘶”的一声,那东西就被赤玲直接扯掉!

    我刚才就想出来了——既然这个能耐,是跟人借来的,那就跟雷符一样,必定有符纸,或者某种神器。

    借神力的,应该就是那个“膏药”!

    可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已经飘然过来了。

    江辰!

    那些豢龙氏也看出来了,他显然是要偷袭,立刻挡在了他面前,数不清对付龙的东西,对着他就下去了。

    可那些东西碰到了他的一瞬间,那黑色龙鳞猛然滋生出来,几乎刀枪不入,把那些利器,统统碰掉。

    豢龙氏直了眼,但是,并不意外。

    我知道——他们认识龙。江辰,不是普通的龙。

    可同是龙鳞,他为什么不怕那些对付龙的东西?

    而且,很明显,他的黑色龙鳞,比之前,更加坚固了——也许,甚至比我的金色龙鳞,更加坚固!

    难不成——去了一次长乐岛,他的龙鳞,还给加固了?

    他修长的手一翻,一道寒芒出手,面前那些豢龙氏,齐刷刷就翻了过去。

    妈的,麻烦了!

    我跟小个子也就是势均力敌,江辰要是插进来,保不齐我要吃亏。

    程星河气的恨不得挣脱出来——现在董乘雷已经过去,亲自把他解开了,他一边挣脱一边大骂:“你大爷的江辰,吊死鬼抹粉——死不要脸!”

    可江辰没表情,抬起了手。

    他手上那个东西,寒光四射。

    程星河是来不及搭把手了。

    可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从哪里,脏兮兮的钻了出来,对着我就扑。

    金毛?

    它浑身已经被脏兮兮的东西糊住,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不知道它之前跑哪儿去了,泥潭里吗?

    但是——来得正好!

    我厉声说道:“金毛,给我咬他!”

    江辰瞬间一愣,但看到金毛之后,漆黑的的丹凤眼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不屑。

    我心里暗笑——他跟其他人一样,把金毛,当成了一条土狗。

    金毛得令,张开大嘴,对着江辰就扑了过去,那动作又狠又准——直奔江辰的脑门!

    是啊,金毛不吃龙肉——只吃龙脑!

    江辰倒是想退,但是,金毛似乎有预知他下一步动作的本能,单是眼前一花的功夫,金毛已经逼到了江辰的面门,一口下去了。

    自然,江辰的额头上,瞬间也是一层黑鳞。

    那黑鳞泛着莹然乌光,自然是坚不可摧。

    他虽然吃惊,可眼神有得色,同时,手上一道寒芒要出鞘。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金毛的獠牙,“咔”的一声,一瞬间就贯穿了他头上上的黑龙鳞。

    江辰的眼神,顿时就定住了。

    他自然不知道——世上,真的还有有犼。

    这一下,他头顶上的龙鳞,跟炸开的烟花一样,碎的分崩离析,溅的到处都是!

    江辰顿时就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颀长的身体往后一倾,直接被金毛扑在了地上。

    hf();http://www.123xyq.com/read/1/1133/ )